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叫余小宝,是个孤儿,打小和爷爷相依为命。听爷爷说,他是从坟边把给我捡回麻姑村的。

    爷爷是麻姑村的先生,年轻时跟着云游道士学过些本事,只要村里有人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或者是迁葬看风水,都会请爷爷帮忙。

    但爷爷很固执,打死也不让我接触这一行,说干他们这一行是和死人不干净的东西打交道,也就是吃的死人饭,是迟早会遭报应的。

    可命运往往喜欢捉弄人,在我刚满十八岁没几天,爷爷因为带着我给人迁了一所邪门的祖坟,不但害死了他自己,还害了全村人……

    我记得很清楚,那天下午村长来找我爷爷,说村里的大土豪胡建国要迁老坟,让爷爷出手帮忙。

    当时爷爷说啥也不同意,全村人都知道那所祖坟有些邪门,一年四季那老坟周围都是寸草不生的。随时从那里过,都能看到一只黑乌鸦停在墓碑上,哑哑的叫。

    在农村黑乌鸦是不详的征兆,一般乌鸦聚集的地方,都会出事情。这些忌讳是老一辈留下来的,多少还是有些邪门。

    不过说起胡建国那祖坟,那就更邪门了。这胡建国原本是麻姑村地道的农名,很穷,穷的连媳妇儿都讨不了。

    他父亲死的时候是悄悄下葬的,村里没一个人知道。但说来也奇怪,他父亲死了三年后,胡建国就突然在外面发了大财,生意越做越大,他的兄弟姐妹也都被他带出去了,做官的做官,做生意的做生意,算是飞黄腾达。

    村里的老人都说是他家的老坟冒青烟了、开始管事了,这才让他发了大财。可发了大财,他家里也跟着出了些邪门的事。

    先是他的哥哥姐姐,都没活过五十岁的坎儿。而那些比他小的姊妹,家里也不顺,要么出轨离婚,要么生大病。

    出了这些邪门事儿,爷爷也去看过他家的祖坟,说恐怕是他家的祖坟出问题了。但爷爷却不同意迁祖坟,说这祖坟很古怪,风水很好让胡家发了财,可家里发生的凶事又不知啥原因。

    有钱人都怕死这句话一点也不假,胡建国今年就是五十岁的坎儿,心里着急就让村长来找爷爷帮忙,如果爷爷答应出手帮忙,就给村里修一条马路还有一所小学。

    麻姑村很穷也很偏僻,村里人都穷怕了,村长说不动爷爷,后来全村人都来了,爷爷没有办法才答应了下来,但事先打了一声招呼,出了任何事都和他无关。

    迁坟的时辰选在了晚上,但奇怪的是,胡建国不让村里人帮忙,就让爷爷还有村里的四个力气大的叔叔上山帮忙。

    爷爷当时觉得有点不对劲儿,可想着已经答应了也没办法,最后怕人不够,就把我也带上了。

    爷爷带着我们上了后山,先让胡建国给他的老坟上香磕头,又摆了些贡品,跟着他才开始出手了。

    换上了道袍的爷爷,烧了文书后,又念了一通咒语,最后才在坟前插了三炷香,说是问路香,如果在挖坟的时候香没有断,那就说明胡建国的父母同意给他们换阴宅,要是挖坟的时候香断了,那就得立马住手,从此打消这个念头。

    等了差不多三四分钟的样子,那三炷香还在燃着,爷爷才下令让他们挖坟,还让我死死盯着三炷香。

    那坟上面寸草不生光秃秃的,刚好前天又下过雨,所以很好挖。但挖了一会儿,那坟里刨出来的土就开始沁出了凉悠悠的白气,很是阴冷。

    爷爷一直皱着眉头,一会儿看看他们挖坟,一会儿又看看坟前的三炷香,一言不发。

    村里请来的四个叔叔都是把劳动好手,不一会儿就把坟给挖开了,快要挖到棺材的时候,李二叔突然害怕的喊了一声:“余老爷子,这不对劲啊,这土里有血!而且,这棺材好像是竖着下葬的……”

    这李二叔一喊,所有人都是惊了一跳,全都凑过去看。这一看,果然就看到那棺材是竖着葬下去的,棺材上的土还有血沁了出来,那血很新鲜,把土都给沁红了。

    而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我就看到了那坟前的三炷香快速的燃烧了起来,好像是有人在吸香一样。

    爷爷回头也看到了这一幕,脸色很沉重,咬牙喊道:“快把棺材拖出来,把坟给填了,快!”

    爷爷一发话,那几个人就加快了动作,绑着棺材就拖了起来。

    那棺材一拖起来,所有人都傻眼了。只见那棺材上面缠满了密密麻麻的红线,最起码有上百根,纵横交错,好像是一张红线织成的网把棺材严严实实给包裹了起来。

    而且,那棺材盖上面还有血珠子滴下来,说不出来的渗人和恐怖。

    爷爷一脸沉重,快速走到了棺材边上,用手蘸了一下鲜血放在舌头一舔,脸色刷一下就白了:“这不是鸡血……”

    他这么一说,其他人都害怕了,全都挨在了爷爷身边,只等爷爷发话。

    “余老爷子,现在没办法了,快把我爹的骸骨拿出来,迁坟就完事了。”一直沉默的胡建国开口了,显得很心急。

    爷爷瞪了他一眼,道:“胡建国,你是不是有撒子事瞒着我?”

    胡建国的眼神有些慌乱,说:“余老爷子,我哪里敢有事瞒您啊,我就是找高人算过,说是我家祖坟出问题了,还给我在外面找了一块风水宝地,让我带着我爹的遗骨回去迁葬就行了。”

    爷爷咬了咬牙,没有看胡建国,而是走到了那四个叔叔的面前,小声的给他们说了一句。

    我听不清楚,但看到那四个叔叔的脸色都有些白了,显然很害怕。我心里也寻思不对劲儿了,还没反应过来,爷爷已经用小刀把那棺材上的红线给割断了。

    跟着才合力把那棺材盖给抬开了,在棺材盖打开的那一瞬间,周围就刮起了一阵阴风,吹的我后脊背一阵发凉。

    而不知何时,那坟前的三炷香竟然咔嚓一声全部断了。

    该死!

    看到这一幕我也是慌了,正要喊爷爷,可谁晓得,爷爷却愤怒的骂了起来:“狗日的胡建国,你他娘敢害老子!”

    爷爷的喊声把我吓了一跳,我不知道爷爷他们到底在棺材里看到了啥?只能看到那打开的棺材竟然有浓郁的白雾沁了出来,不一会儿就把周围给笼罩了起来,能见度瞬间降到了半米左右。

    我担心爷爷,正想要跑过去拉他走。可谁晓得,爷爷突然回过头,脸色苍白如纸的盯着我,惊慌的朝我大喊道:“小宝,快跑,快离开麻姑村,能跑多远就跑多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