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空荡荡的船舱过道上,安静的连呼吸都格外清晰;船板发出的咯吱细响,也格外刺耳。挂在墙上的壁灯,也随着船身的摇摆微微晃动,带起一片接着一片,变化无穷的忽暗忽明。

    此时夜已深,萧茯苓和自己的侍卫都不在屋中,就连被她带来的天狗大花,也不见了踪影,这令萧石竹和巫小灰都是一惊,有些不知所措。

    “萧叔您别着急。”巫小灰一阵抓耳挠腮,转身就欲离去:“我这就去调集军士,开始找寻翁主。”。

    “回来。”很快就镇定下来的萧石竹,一把将巫小灰拉住,沉声说到:“此事不能声张。”。

    冷静后仔细想想,萧石竹已猜到了萧茯苓是去了哪儿。以他对萧茯苓的了解,这小鬼一定是带着自己的侍卫和小思,摸到敌营外围,准备等着萧石竹发动进攻后,来个里应外合。

    想到这儿,萧石竹赶忙对巫小灰说到:“你来代替我指挥进攻,一切按计划来不能改变。”。

    他从自己怀中掏出一面令旗,递给了巫小灰后,转头对着不远处的阴影里,又说到:“范锦鸿,你负责帮助巫小灰指挥军队;翁主不见了的事情,绝对不可声张,以免军心大乱。我的女儿,我会自己去找回来。”。

    范锦鸿已随着他的话音落地,从阴影中现出身来,把头一点。

    巫小灰也手握令旗,有点紧张的答了一声:“诺!”。

    萧石竹缓缓闭上双眼,凝神聚气开始感知萧茯苓的气息。虽然他如今还做不到盈盈那么强的感知力,但他有玄力在身,且已经能将其掌控得炉火纯青,偶尔集中精神感知一下四周,未必不如盈盈。

    玄力流走全身,冲开他肌肤上的哪一个毛孔。

    片刻后,萧石竹猛然睁眼,看了一眼鬼哭滩的方向后,使出了鬼魅神功,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玉阙宫,绝香苑中。

    春风徐徐,从窗上雕花里吹入楼中,吹醒了楼中,诸多含苞欲放的花朵,带起一阵阵淡而不浓的清香。

    满楼都是生机勃勃之象,但梧桐鸟架上的耷拉着脑袋的凤凰却开始掉毛,早已没有昔日的光鲜亮丽,像极了像两只羽毛稀疏了的斗鸡;鬼母看着它们却不惊不惧,也未着急,反而很是欣喜。

    她的凤凰是不会死的,只会每五百年涅槃重生一次;涅槃后的凤凰,则会更是健壮。而此时此刻的掉毛,正是这对凤凰即将涅槃重生的前兆。

    鬼母给它们喂了点水后,坐到书案后自顾自的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忙了一会后,她又轻叹一声,放下手中朱笔,转头望向南面愣愣出神,眼中泛点焦虑。

    萧茯苓随萧石竹走了两个多月了,虽然送来的军报都提及到他们平安无事,且安然无恙的收服了舟幽灵,但鬼母心里多少有些担心。

    尤其是萧茯苓,最令她担忧;虽然这小鬼不学琴棋书画,却擅长专精弓马骑射,但小鬼就是小鬼。又是第一次上战场,且战场上刀剑不长眼,会发生什么不会发生什么都很难预料。

    正想得入神时,门外就传来了辰若的通报:“国母,吾丘寿大人求见。”。

    鬼母定了定神,说到:“宣!”。

    随即,辰若带着吾丘寿,应声而入。

    “见过国母。”吾丘寿在她身前站定,咳嗽着一整衣袍,拱手一拜后,见楼中也无外鬼,便道:“北边来了密信。”。

    说着他从自己袖中,取出一枚青枣大小的蜡丸,踏前一步后将其双手奉上。

    经过一冬,吾丘寿的脸色更是苍白了,咳嗽也更是频繁;鬼医都几次上门为其医治,却都被他以公务繁忙之由,给推了。

    “吾丘寿,赶紧去看看病,你都削瘦了不少了。”鬼母瞥了一眼吾丘寿,边叮嘱着边伸手接过,接着手指发力碾碎那蜡丸后,从中取出一张卷起纸条,徐徐展开后定睛一看,不由的吸了吸嘴,但脸上却无惊无惧。

    纸条是老李传来的,上面的情报是酆都大帝已经派出了黑白无常,假意巡视玉阙城,以此稳住萧石竹,并且在抱犊关一带新建的新军已在做开拔准备,等待着黑白无常一到玉阙,就开始进攻朔月岛。

    另外还有一个情报,就是酆都大帝已派出鬼差潜入九幽国,暗中联络所有被萧石竹严惩了的豪强亲属,试图以这些鬼在他的大军进攻朔月岛时,在九幽国内制造动乱的同事,破坏运往朔月岛的物资线路。

    “臣不碍事,过几日天再暖和点就好了;多谢国母关心。”吾丘寿不以为意的笑笑,又是一拜。

    如今大战在即,他哪有时间去看什么病,还不如先撑着,反正自己除了咳嗽,也没察觉有什么不适。大不了吃点清凉降火的,也就少咳一些了。

    见他不听劝,鬼母也不好说什么了,只得轻轻的摇了摇头后,眼珠子快速一转,切声问到:“羽民和讙头民,如今有多少户?都分布在什么地方?”。

    “羽民有十一万户,讙头民比较多,如今已有六十三万户。”吾丘寿稍加回想后,回道:“但这些年来,全国都施行了迁移制,故而讙头民和羽民都分散到了全国各地。朔月岛,石竹、暮熙和玉阙城,以及毕方郡,丹水郡和啸风郡、涕竹郡等地,都有着羽民和讙头民居住。”。

    “从今天开始,一切从内陆运往朔月岛的物资,都由这些羽人和讙头民来空运。但凡鬼龄十五岁以上的,全部参加物资转运。”面对酆都大帝想要搞破坏的举动,鬼母立即想出了空运的办法,随即说到:“朝廷出钱,雇佣他们;物资一律与此方式,由各地空骑护送,运抵暮熙城后再装船,送往朔月岛。”。

    毕竟这些被严惩了的豪强亲友中,并没有会飞的妖魂,只要物资上了天,酆都大帝的阴谋就落空了。

    “诺。”吾丘寿何等聪明的人魂,顿时知道这是鬼母这个策略,是为了保证物资的安全,随即不敢怠慢,点头应声。

    他话音方才落地落地,门外就传来几声闷哼和扑通声响,随之一道鬼影陡然冲进楼门,闪电般直扑鬼母而来。

    鬼母见状,把双眼一眯,紧盯着那到转眼就已冲到了吾丘寿身后,就是足尖点地一跃而起的黑影,看清了来鬼浑身黑衣黑袍,脸上以黑布遮脸,只露出一双凶神恶煞的双眼。

    那鬼影跃过吾丘寿头顶,在她上空一丈之地顿住身形,一阵双手连动,暗器从他袖中猝然而发,朝着鬼母而去;接着此鬼从自己脑后头巾下,抽出一柄广三寸,刀锋似霜的羊角匕首,直点鬼母眉心而去。

    “都别动,他是我的。”危机近在眼前,吾丘寿和辰若正要护驾,鬼母就呵斥一声后,直视着那些漫天飞舞的暗器冷笑起来,直接抬起右手把袖袍在身前一甩,将所有距离她面门不过两寸左右距离的暗器,毫无遗漏的给挡开。

    接着她不慌不忙的右手往上一撩,竟以胳膊来,稳稳当当的格挡住迅速刺来,宛如一道闪电般的羊角匕首。

    见匕首被鬼母轻而易举的挡住,刺客冷哼着,手腕往下一压,欲以一刀将那鬼母的半只胳膊卸下。

    不曾想,下一秒后只觉得鬼母胳膊上,凭空涌现出一股似喷薄泉水般的力道。与此同时,只听得铮的一声轻响,匕首竟被这股力道弹了开去,刺客也顿时虎口发麻。

    跟着就见鬼母手腕一个转翻,旋转间袖口中有一点幽蓝之光,恍若阴月之光一般,从袖中直泻而来。

    “小鬼,让你见识见识古神锻造的十大神器之一——嗜魂伞。”鬼母轻轻一笑,满脸尽是轻蔑。同时本是空无一物的右手中,已然多了一把散发着幽蓝光芒的纸伞,紧握在手中。

    话音方落,鬼母也是一跃而起,手中嗜魂伞连连挥舞间,朝着那刺客攻了过去,一刺一挑下变化多端,带起阵阵烈风。

    刺客大惊失色,眼中顿显几分惶恐,手中匕首连换了十几个刀式,才挡住那嗜魂伞千变万化的攻击。

    整个大楼中,刀影弥漫,蓝光大作,纵横交错下,鬼母和刺客你来我往,叮当作响不停,火花也闪烁不断。

    各种鸟笼中的各类鸟儿吓得惊叫,几道烈风如刀,在楼中一通横冲直撞后,削断了不少的花草茎叶。也削断了几根因鸟儿扑腾,而从鸟儿身上脱落的腾飞鸟羽。

    吾丘寿和辰若都看了个傻眼,一时间都愣在原地,微微张唇,目不转睛的盯着空中那两道,在漫天刀花和蓝光中闪来闪去的鬼影。

    鬼母和那刺客打了十几个回合后,两鬼方才收招,稳稳的落了下来,隔着书案而立;身上衣袂依旧飘飘。

    本还充斥楼中每个角落,呼啸不停,如猛虎啸谷般的烈风,也忽地停了下来。整个楼中,顿时安静了下来。

    鬼母安然无恙,那刺客也是毫发无损。

    两鬼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对立着,只是在默然下大眼瞪小眼,互相对视。

    不到一息功夫,刺客皱眉间,眼中闪过一丝痛苦后,脸上的遮脸布也随着他微微弯腰,手捂衣着完好无缺的胸膛的张口一呕,登时有着一片鲜红,在布上正中处绽放开来。

    转瞬之间,又有三五滴血珠完全渗透黑布后,从布头处缓缓滑落,滴在了地上。

    这刺客看来是受了内伤了。

    “你真以为与我斗,能占上风或是打成平手,酆都大帝派来的走狗。”鬼母一语道破天机,刺客进门时,她已知道刺客是谁了;随之她把刺客上下打量一番后,冷哼着直言不讳道:“你想要刺杀我,不就是想要让九幽国大战在即时,大乱起来吗?那就拿出点真本事来。”。

    语毕,把右手缓缓抬起,手中纸伞伞尖,直指对方喉结。

    那刺客又是一惊,以不可思议的目光,愣愣看着似笑非笑的鬼母片刻,实在想不明白自己倒底是什么时候,中了鬼母的招后,在心中暗自权衡一番,觉得斗不过对方,只得足尖地点身子往后一倒,借力倒飞出去。

    吾丘寿率先反应过来,拔腿追了出去。只见院中卫兵早已横七竖八的躺在了地上;但体魄并未消散,看来只是被刺客打晕了而已。

    再遁寻那刺客的退路望去,只见有道黑影朝着南方飞掠而去,在飞檐翘角间闪身几下就不见了踪影。

    于此同时,不远处的侍卫们也在听到楼中打斗声后的青岚带领下,赶了过来;一见满院子晕倒的士兵,顿时惊慌起来。

    直到鬼母和辰若从楼中安然无恙的走出来,青岚和那些侍卫们,才松了一口气。

    “臣这立马就带兵去追。”吾丘寿把手一挥,喊着此话正欲离去时,鬼母便摇摇头,轻声道:“不必现在去追,一会你也能抓到她。”。

    一句话,让吾丘寿和青岚他们都停下脚步,齐声惊愕了一声:“啊?”。

    “凶手是女鬼,还是宫中的女鬼。”鬼母很是笃定的说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