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鬼母面有肯定之色,回想起自己刚才与刺客交锋,悄然间一掌正中对方胸脯时,那刺客的胸脯软软的,同为女鬼的她顿知对方也是女鬼。

    于是她立刻联想到了宫中,那几个由酆都大帝派来的女密探,已知的有名有姓的是绿珠绿萝和辰若,而辰若早已暗中投诚,剩下就是绿珠绿萝了。

    所以收招之后,鬼母不再隐瞒什么,一语道破对方是酆都大帝派来的;这话说得是五分笃定,却也有五分的诈意。

    鬼母不动声色的暗中观察,见此言一出,那刺客右眼微微一眨,按萧石竹教她的微表情,说明那刺客心虚被她说中了。

    如此看来,酆都大帝是还想趁机暗杀了鬼母,让萧石竹方寸大乱,使得九幽国彻彻底底的陷入混乱之中。

    鬼母一说那刺客为宫中女鬼,本还愣了愣神的吾丘寿,霎时反应过来。

    玉阙宫乃是九幽国如今的政治和军事中心,守卫森严不说,宫中禁军的战斗力也是极强,全是九幽国军的精锐,还各个都擅长追踪反追踪。

    而且玉阙宫地形虽是天坑,却复杂得很,殿堂楼阁间大道小路密布,广场亭台遍地,交错宛如迷宫,易守难攻。不了解地形和宫内侍卫安排之鬼,根本没法绕开宫里的明哨暗岗,进入深宫。

    加上刺客能轻而易举,且轻车熟路的杀到绝香苑中,又知道鬼母此时在绝香苑,并且潜入后还能未惊动苑外侍卫们,恰好说明对方百分百是宫内之鬼。

    若是宫外来的,还真没这么大的本事。

    如此看来那刺客南逃,想必是个幌子。自己在宫内饶一圈后,逃回自己的住处。

    “去双壁宫。”鬼母思忖间见吾丘寿已然恍然大悟,未再过多的解释,只是环视着青岚和那些侍卫们,语气平静的说到:“秘密逮捕绿珠和绿萝后,玄教其后立刻秘密接收双壁宫,宫中一切事务也是照旧,千万别走漏了半点风声。”。

    “诺。”青岚也没废话,拱手一拜,对身后的侍卫们招了招手,带着他们列队走出绝香苑。

    鬼母和萧石竹都早已想拿下绿珠和绿萝了,奈何一直没有契机,而且之前也不好和酆都大帝撕破脸;可事到如今酆都大帝都已然在暗地里紧锣密鼓的组织着进攻九幽国了,不巧今日又遇到了这么一个好机遇,那鬼母是不会错过的;不管这两姐妹是不是刺客,她都打算先拿下再说。

    “通知四司衙门和内朝官员,代理近来朝政,朝中甲级事务统统采取秘密的方式,对我进行汇报。”鬼母踱步几圈,若有所思的对吾丘寿说到:“对外就说我遇刺了,昏迷不醒。并且告知朝中其他大臣,不可声张。”。

    吾丘寿在惊诧之余满脸尽是费解,不禁脱口惊呼:“啊?”。

    “敌人想要什么,我们就给他们什么?”鬼母嫣然一笑,道:“这叫将计就计。”。

    语毕,她招招手示意辰若附耳过来后,在对方耳边悄声嘀咕了起来......

    鬼哭滩,状如口袋一般,滩头狭窄,且礁石林立,属于易守难攻之地。也正因如此,海风吹入海内,会因地形而变得犹如鬼哭一般凄厉,故名鬼哭滩。

    过了这几十丈的滩头,便是豁然开朗的一片平地;方圆四五里大小的平地上,尽是密密麻麻的细沙,令鬼行走于此地颇有举步维艰。而在平地的南北和西面,又皆有危崖耸立的群山环抱,树木苍苍郁郁。

    故而杜子仁安排在此的驻军,都不是在滩头上扎营的,而是在这三面的高山之上。

    所以萧石竹一开始也没打算循规蹈矩的往滩头进攻,他的进攻计划就是从南北两侧的山脉挺进。而这个计划,萧茯苓是偷听到了的。

    趁着夜黑,萧茯苓带着自己的五十个侍卫和小思,统统换上黑色的斗篷后,乘坐着十条载着满满的*和装满猛火油的十几只木桶的小船,趁着萧石竹发动的最后一次袭扰时,悄然离开了舰队,朝着滩头北面的清风岭而去。

    一旦被鲛人和舟幽灵发现,萧茯苓就会让小思出面,说谎是萧石竹下令他们去偷袭的。

    故而一路走来,萧茯苓他们虽然多此被警戒的鲛人发现,却也蒙混过关了。无鬼知道,翁主就在这十条小船上。

    这也是萧茯苓坚持带上小思的原因之一。

    待她们靠近滩头后,却见那儿并没有守卫后,萧茯苓不惊反喜,赶忙帮着侍卫把所有的猛火油和*,快速帮下小船后,再把船只都藏到了海岸边的礁石后。

    随之他们找准路后,小思和萧茯苓,带着大花在队伍最前面,一边顺着清风岭的石间小径,悄悄的摸黑上山,一边暗杀着山中的敌军暗哨和巡逻队,为身后的侍卫们开路。

    而侍卫们,则是负责把那些*和猛火油,给背上上去。

    萧茯苓虽然鬼龄不大,也是第一次上战场,但她可不是第一次杀鬼;早在玉阙城中时,她就随萧石竹在楚天郡内剿匪过几次。故而今夜悄然间就死在她手上的敌军已有数十,她也尚未手抖或是紧张。

    而跟着她的侍卫们,虽然都是女鬼却也各个都是身经百战的女鬼禁军。自然也没对四周的黑暗和那些形同张牙舞爪野兽一样的嶙峋怪石和参天巨树,有半点惊惧;各个是镇定自若。

    半个时辰后,萧茯苓她们悄然靠近了清风岭山顶。

    只见前方小径尽头处,临崖而建一座坞堡,隐于斑驳的树荫之间,堡中塔楼可俯瞰山下整个鬼哭滩;以青石砌起的一丈高的宅基,在阴月之光下,闪着幽幽的青光。

    萧茯苓和小思在这坞堡东面十丈开外的那几株松树后蹲下,伸开手臂,掌心向后对准身后的侍卫们。

    九幽国军用的手势,都是萧石竹在人间时从书上看过的军用手势,此时萧茯苓的意思,就是让部队先停下。

    那些侍卫见了,赶忙趁着山风拂来,四周树木枝叶连颤,发出一阵阵哗啦连响时,蹑手蹑脚的躲到了小径两边灌木和树后。

    萧茯苓伸手,轻轻的拍了拍身边那形影不离的大花的脑袋,示意它安静后,小心翼翼的探出头去,张望着那坞堡中一片黑暗,很是纳闷。

    这坞堡里一片漆黑,寂静得很。

    这不正常,很不正常。

    就算是这几日南蛮军被九幽国军轮番折腾累了,乏了,怎么也能有一两个守夜的卫兵吧?灯总得点上一盏的吧?

    而且这附近连声虫鸣鸟啼声都没有,很是反常。

    但这坞堡此时却是一片漆黑,与黑夜完全融为了一体,让萧茯苓不禁心生警惕。

    “坞堡里有一个魂气浑厚的人魂。”紧接着,已感知片刻的小思微微一怔,蹙了蹙眉,在萧茯苓耳边悄声嘀咕道:“好像是......”。

    她话未说完,那坞堡的大门并伴随着一声划破寂静的“咯吱”声,被鬼从堡内缓缓打开。

    一道鬼影出现在萧茯苓她们,目不转睛的注视着的那道渐渐扩大的门缝后。

    萧茯苓心头猛然一惊,又是赫然握紧腰间短剑剑柄,轻轻的,轻轻的把剑身从剑鞘中抽出了几分。

    “丫头,你这是要对爹拔刀啊?”那道鬼影瞥了一眼树后显出的寒光,笑了笑道:“告诉你一个突袭和暗杀的诀窍,快准狠;别动不动就拔剑,瞅准了再出招,记住了吗?”。

    话音还未落地,大花就冲了出去围着那鬼影转了几圈,伸着长长的舌头呼哧呼哧的喘了喘气,摇了摇尾巴。

    萧茯苓见大花对其这么亲密,又一听这声音,顿时安心了不少。赫然收剑起身,一脸欣喜的惊呼道:“爹,怎么是您?”。

    其他侍卫和小思,也接着月光看清了来鬼的面貌后,一同起身,齐齐对萧石竹行礼道:“主公。”。

    那鬼影确实不是他鬼,正是萧石竹。

    他追上萧茯苓的时候,正见到女儿带着小思和侍卫们,顺着陡峭崎岖的山路,摸黑朝着清风岭而去。

    萧石竹本想上去拉回萧茯苓,但仔细一想本来就是给女儿出来锻炼的,自己暗中保驾护航一下就行,没必要事事都按自己的意图来。

    否则把女儿管死了,反而白出来一趟了。

    所以他继续藏匿气息,悄悄的跟在后面,静静的看着萧茯苓她们表演。

    直到快到山顶时,他想起了菌人的情报说,这山顶有座坞堡,高墙里面驻扎着一百多个敌军,还配备了床弩和投石机后,绕路先萧茯苓他们一步,潜入坞堡把里面那些睡着了的和没睡着的敌人,都逐一暗杀了。

    萧石竹大步上前,站到了萧茯苓对面,给了她当头一个爆栗,沉声呵斥道:“忘了你和你 娘 约定的了?一定待在我的视线内,偷跑下船这事,你说我是告诉你 娘 呢?还是告诉呢?”。

    “别别别。”萧茯苓疼得吸了吸嘴,连连摆手后,眼珠子一转,又笑嘻嘻的道:“我这不是在父王您的视线里了吗?”。

    萧石竹顿时一愣,随之不怒反笑,嘴上还是不依不饶的骂了一句:“臭丫头。”。顷刻间,脸上早已没了肃色,取而代之的都是欣喜。

    萧茯苓不但性子像他,就连鬼聪明的这点也随他,这令萧石竹此时心中只有欣慰再无其他。

    “行,算你能狡辩。”萧石竹俯身,随手从脚边摘来一根草叶咬在嘴里,有点含糊不清的明知故问到:“来,说说你的计划。”。

    “诺。”萧茯苓兴奋起来,虽然故意压低声音,却还是比之前分贝高了几度的滔滔不绝道:“我会夺下并且固守这个坞堡,在四周埋上*后,等我军开始进攻时,就在坞堡内的箭塔里,对下面的军营开始火攻。”。

    说完,用一种带着些许期许夹杂点点紧张的目光,望向萧石竹。

    紧张是因为她有点怕萧石竹否定了她的计划,同时又期许萧石竹闻言后,觉得她这计划也是可行,再好好夸夸她。

    “计划是好的,但还差点。”萧石竹有心点拨女儿,便稍加思索后,毫无保留的给她解说道:“这坞堡是坚固,但你把所有兵力塞进去就等于把鸡蛋,统统放在一个篮子里。若是敌人想要反攻,那你们就成了瓮中之鳖,无路可逃。只要敌人弄来些猛火油,往墙上一泼,然后在院外挨墙架起柴草,你们都得成了人间的北平烤鸭。”。

    萧茯苓一听,再一想还真是这个理儿,于是稍加思索后脱口而出道:“那我安排几个侍卫,带上火铳和连弩,埋伏在坞堡四周的草木之间,可有个里应外合。”。

    “孺子可教。”萧石竹伸手,胡乱一揉她的小脑袋顶:“你要里应外合可以,但还得快九幽国军一步打响战斗,把敌军一部分吸引过来,就算不能吸引过来也得让清风岭上的敌军大乱,来上个调虎离山,那这此夜袭也就算是接近完美了。”。

    “父王,那孩儿要怎么把敌军吸引过来啊?”勤学好问的萧茯苓,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后,又问到。

    “简单。”萧石竹坏坏一笑,偏头看了看她身后侍卫背着的油桶:“我们来玩个烧山的游戏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