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阴月藏到了云朵后,山顶又是暗了几分。

    山风呼啸而过,吹散了山顶树林中夜的祥和与宁静。

    近来九幽国军的袭扰让敌军寝食难安,忽然停下夜袭,是可以让敌军睡个好觉没错,且能全部熟睡没错。但是烧山就能让敌人立马惊醒后,注意力吸引过来。

    但因为最近都没能休息好,敌军想要灭火必然也是力不从心。

    “好啊好啊。”萧茯苓激动的一阵手舞足蹈后,收起几分兴奋,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滴溜一转间,环视着黑夜下的四周,那些密集茂盛的树林和灌木,思索着问到:“可是父王,此地树草不少,一旦火攻我们不是也跑不了了?”。

    “傻丫头,爹会让你去送死吗?”萧石竹哑然失笑,也顿觉茯苓虽然机灵,但是小鬼毕竟是小鬼,思虑尚不周全后,于是又给她耐心的解说到:“待会我们在坞堡附近挖出一条防火沟,砍断周遭数十丈之内的树木草丛,用来沾了猛火油后点燃往崖下投去,不是就烧不到我们了。”。

    萧茯苓恍然大悟,兴奋再次回到脸上后,嚷嚷道:“那我们快准备吧。”。

    “嗯。”萧石竹把头一点后,目光落在身背两把长剑的小思身上:“开始烧山前,你得带十个侍卫去悄悄的伐木,与你素天居的剑术,砍树这活应该是轻而易举的。”。

    “诺。”小思微微垂首一答。

    “神骥。”萧石竹又唤一声,随之有个菌人从他领口一跃而出,站到他的肩头后,萧石竹转身,接着朦胧的月光眺望着远方,那滩头西面的两山之间,隐于嶙峋岩石,峭削直立间,只能看出个轮廓的关隘,又道:“通知巫小灰,清风岭大火一起,立刻派五十个飞天兵,携带小型毒火神炮和火龙出水来支援我们。同时下令大军,即刻进攻对面的明月山。战船靠近滩头,炮击海滩西面的鬼哭关。”。

    “明白。”说着,神骥把双目一闭。

    “抓紧时间。”萧石竹迈步,朝着坞堡中而去。

    他带着大花爬上了坞堡南面的塔楼,凭栏俯瞰下方,见坞堡前危崖不过数十丈,再往下就是一片陡坡,向下延伸到了鬼哭滩北面边缘。

    月光穿梭出云,洒下一片蓝色的月光,照亮了那陡坡上,树影间的营房和塔楼。

    山坡上那些南蛮军营房极为简陋,皆为用泥土做墙,木材做板瓦,就连椽子也多用竹材或竹木混合,再以竹篾、山藤等绑扎。

    只有夹在营房之间塔楼要好一些,多用砂土和石块垒砌而成,风格古朴粗犷,但也是竹木为顶。

    这样的建筑本来就很易燃,加上又都建在茂林之间,所以只要一把火,就能不费功夫的将其全部点燃。

    萧石竹观察了片刻后转过身来,望着站在由碎石铺成的院落里的萧茯苓,正在井然有序,有模有样的指挥着自己的侍卫们做事后,微微一笑。

    那些侍卫放下物资后,在她的指挥下分成两拨;一拨负责打开坞堡中的武器库,搬来储存在坞堡里的箭镞和滚石。另一拨由小思带领,出门去挖防火沟了。

    九幽国军战力极强,除了训练有素,实战经验丰富之外,他们的单兵装备也极其精良。按萧石竹的要求,每个步兵和飞天兵除了要身披精钢铠甲和头戴精钢头盔,以及持一柄用得顺手的冷兵器外,还要背着粮袋和弹药袋,以及连弩或是火铳一把。腰间要求都挂有*或是暗器五到十枚,用于爆破或是暗杀。腿上还要绑有匕首,腰后皆要带着的都是短柄的铲子或是铁锹。

    这些铲子又全是按萧石竹要求军器监,按他画出的人间折叠工兵铲图纸来打造的。

    往日训练时,九幽国军都是要带全装备的,且除了战术训练外,还要和军中匠军学习修筑城郭沟池及有关防守之事;所以九幽国军也各个都会挖掘战壕,既可打战又可当工兵使。

    而小思虽然带走的都是女兵,往日训练也和男兵一模一样,所以挖条防火沟对她们来说就是小意思。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他们就已悄无声息的挖出了一条宽半丈,深五尺的防火沟,环在了坞堡外。

    随即小思又带着侍卫们,从坞堡中水井里取水,浇到沟中;使其既可防火,又可以作为防止敌军靠近坞堡的壕沟。

    一切就绪后,小思带着这拨军士把坞堡四周十几丈内的树木,悄悄的伐倒后,逐一运入了坞堡。

    小思剑快,加上坞堡附近的树木不算密集,半个时辰后她就完成了萧石竹交代的伐木任务。加上这坞堡附近的岗哨,早已被萧石竹解决了,而坞堡又孤立与山顶;今夜崖下的敌军们又获得了难得的宁静,都已然熟睡,所以她们的举动并未被敌军发现。

    随之她们又在埋伏到了防火沟里后,隐于夜色的黑暗下,准备在大战开始后,伏击一切胆敢靠近坞堡敌人。

    萧石竹则去取来几根长而粗壮的竹子,将其一剑剖开后,抬上塔楼挑到楼外,对准了悬崖下。

    然后在让侍卫们把油桶抬上来后,去坞堡的厨房中找来个水瓢,从桶中取油后,浇到了竹筒里。

    那些猛火油就这样顺着竹筒朝塔楼外流去,且移动竹筒,就可以让准确的它淋到崖下任何一个萧石竹想让它去的地方。一滴也没沾到崖壁上。

    诸鬼齐心合力,分工合作,不一会的功夫就把十几桶猛火油用得只剩下五六桶,而崖下敌人各个熟睡,居然谁都没有发现山顶倒下来的猛火油。

    萧石竹随之一抬手,示意侍卫们不必继续了后,点燃了那些还沾有少许猛火油的竹筒,将其抛下山崖。

    带火竹筒翻转着跌落山崖,在淋有猛火油的土地上,带起一条向南迅速延伸而去的火龙。

    须臾之间,一片火海在山崖下的树林边缘燃烧而起,撕破夜空的黑暗,借着夜风顺着四面八方蔓延而去,在崖下迅速形成一道密集的火网。

    此时虽是春季,但南蛮各地又是干燥少雨,再加上那些猛火油,让崖下树林瞬间淹没在火海之中。

    不一会的功夫,火光冲天浓烟滚滚下,清风岭上赤芒万丈,宛如白昼。

    那夹杂着浓浓黑烟的火焰见风就长,放眼望去就像无数条吞吐着信子的狰狞毒蛇,张血盆大口吹起灼热的热浪和热风,夹杂着肆意妄为的呼啸声,袭向敌营;但凡被它扫过之地,无一例外的一片焦黑。

    与此同时,巫小灰派出的五十个飞天兵,也携带者毒火神炮降临到了坞堡之中,按萧石竹要求在坞堡南面院墙上,架起了神炮。

    “你们专打敌营塔楼。”萧石竹一声令下后,带着萧茯苓来到墙上正中处的投石机后:“把震天雷搬上来,点燃后用投石机发射到崖下去。”。

    就在他下令之时,崖下敌军多数已是惊醒,不少敌军连裤子都没来得及提起,就惊慌失措的冲出了被烈焰包围着的营房。

    他们在浓烟和烈焰的包围下,注视着周遭狂烈焰飘的火海愣神半晌后,才缓过神来;随之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敲锣打鼓,呐喊连连来通告同伴快来救火,好不热闹。

    奈何海风不断,火借风势风助火威,熊熊大火仿佛发了疯似的,随风四处乱窜;而山崖下可燃物又多,那些竹木材质的营房,也是转瞬间便逐一起火。尚未睡醒或是未能及时逃出营房的敌军,转瞬间就同营房一道,葬身在火海之中。

    令本就休息不好,精神萎靡的南蛮军顿感杯水车薪。

    往日驻扎于此的南蛮军有舟幽灵和雷鬼的帮助,任何来犯之鬼都没法靠近鬼哭滩就会被灭,更别说可以悄悄摸到南北两面山顶去放火的了;但如今敌军已失去了往日的优势,又没有训练过防火和救火,也是第一次面对火攻战术的南蛮军,在烈焰紧逼之下,能做的只有手忙脚乱。

    惨叫,惊呼和咒骂声,伴随着呼啸着的热风,在清风岭上空回荡开来,久久不散。

    火焰很快就顺着山岭上的树丛,爬上了山顶,接近了山顶坞堡。奈何萧石竹早已下令将附近树木阀去,又挖了防火沟,纵然火焰高涨,也未能波及到坞堡附近。

    随之这些烈焰,又顺着山脊向四周窜去,整座清风岭遍地可见有火海在蔓延,火舌吞吐间点燃了山中一棵接着一颗的树木。

    就连空气中,都飘满了浓烟和带火的灰烬。

    放眼望去,清风岭就像一只浑身披着火焰的伏地巨兽。映红了四周的同时,照亮了天地。

    飞天兵们快速的架好的毒火神炮,借着冲天火光瞄准了崖下未曾起火的塔楼,依序开炮。翁主的几个侍卫们也按萧石竹的要求,不慌不忙的校准了投石机后,把点燃的打雷往上一方,朝着山下投去。

    剩下的侍卫们又把剩下的猛火油浇到伐来的树木上,点燃后从墙上朝着山下扔去。带火的木材滚滚而下,转眼融入火海后,追赶着四散而逃的敌军。

    顷刻过后,火海中爆炸四起。烈焰下,带火的土浪碎木翻飞不停,敌营中的塔楼柱断墙崩,一片狼藉。惊慌失措的敌军,更是六神无主,哪还有什么心思救火,大部分只顾得慌不择路的朝着鬼哭滩上逃去。

    但也没有多少敌军,能平安无恙的冲出火海。

    纵然有几个胆大镇定的敌军,发现火炮来自山顶坞堡之中,想要组织军士攻上山崖,也是力不从心;一来南蛮军被无处不在的火焰 逼 得四散而逃,二来那山顶坞堡四周随未着火,但四周数十丈开外尽是烈焰,想要攻打坞堡,就要冲入火海,无异于找死。

    望着不远处的海水,再看着漫山遍野的熊熊烈焰,以及四周的一片赤红,束手无策的南蛮军只能等死。

    看着在烈焰中惊恐挣扎的敌军,毫无还手之力,萧茯苓一阵欣喜。

    正当她兴奋得有点忘乎所以时,忽然听得头顶传来一声闷雷。

    萧茯苓一愣,抬头望天,就见本还月朗星稀的空中,不知何时已是乌云密布。

    【匠军——在军籍的匠人。专门负责私挖地道,暗置*,以轰城墙,和运输、作战还有架设浮桥的任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