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借着尚未完全熄灭的山火,隐约望见不少南蛮军正朝着清风岭涌来,萧茯苓心头一慌,当机立断的把手一挥,对手下侍卫们大喝一声:“准备迎敌!”。

    “别慌。”萧石竹听她喊话声音微颤后,俯身抬起右手,轻轻的拍在了女儿肩头,暖暖一笑:“为将者,要临危不乱。”。

    语毕,一支响箭从他左手袖口划出。

    从容淡定的萧石竹随之握着响箭,大步走到坞堡东面塔楼上,对着海岸那边拉响了响箭。

    耀眼的响箭,拖着长长的啸声疾射升空,在高空中绽放出灿烂的烟火。

    海面上随即尖啸连连响起,九幽国军所有的飞天兵,齐齐展翅,从甲板上飞了起来,在空中迅速的编队后,黑压压地朝着清风岭冲来。

    这些飞天兵全是讙头民和羽民,他们手中持有着火铳或是连弩;而为首的却是羽荣的胞弟——羽苔。

    他带着飞天兵飞到清风岭上空后,先来了一个盘旋后,把手中鼍龙弓张如满月,对准了下方一个落荒而逃的敌军脑后。

    接着羽苔背后双翅平伸,在空中身子前倾来了一个俯冲,一道青光呼啸着,似雷电一般从弓上射出后,跟在羽苔四周的飞天兵们也是开枪的开枪,射弩的射弩。

    “咻!”“咻!”“砰!”“砰!”此起彼伏,空中火光连连闪烁间,九幽国的精钢箭怒啸疾射,火枪子铳漫天纵横,山坡上惨呼迭起四起,霎时间敌军多有血肉横飞,不是被精钢箭贯体,就是被子铳给开了瓢。

    有的羽民也不用火铳和弓弩,只是把腰间的*取下点燃后,朝着敌人扎堆的地方投掷而去。

    瞬间便能带来一片翻飞的土石和敌军的残肢碎肉。

    一片狼藉的清风岭上,刹那间四处可见血洒焦土,尸横遍野。

    飞天兵们在第一轮的进攻结束之后,立即变幻阵形;除了羽苔之外,其他羽民冒雨统统后撤,而剩下的讙头民们组成了两两相互的若干小队,先高飞至空中对敌军开枪射箭后,在来上一个交错俯冲,仆一落地就抽刀杀向四周敌军。

    再带走了南蛮军几条鬼命之后,他们又立即在伙伴掩护下展翅腾空,收刀入鞘后在高空之中回旋转向,重新瞄准地上的敌军弯弓放箭,装弹开枪,再背起弓箭或是火铳后,抽刀俯冲杀入敌阵。

    飞天军速度极快,又互相配合默契,出手都快准狠,攻势更是快如闪电;虽数量不及南蛮军多,但却始终占尽了上风。

    加上连续数日南蛮军都没能休息好的,早已惊慌失措的他们,少许还被山火带起的浓烟熏得七荤八素,根本没有像样的还击,没多久就被剽悍的九幽国军冲得个七零八落。

    风雨中,惨叫声和杀伐声交织在一起,在黎明前的天空中响彻不断......

    在玉阙宫东南面,那天坑壁底部有一湾澄碧翠绿的狭长水潭,立在天坑边缘的岩壁边上,湖面上空有一道宽有近百丈的瀑布,从岩壁上喷涌而出漫顶而下,落在潭中。飞沫反涌间,如烟雾腾空,势甚雄厉。

    在瀑布中段,一道天生的石梁从瀑布两边附着朵朵钟乳、层层翠林的山壁之上横生而出,架在了瀑布之前形成了一座天生的石拱桥。

    此桥由混合岩化花岗岩构成,桥面下呈微拱形,成了一座浑然天成的石桥。而在桥后的那道瀑布后,还暗藏一洞。洞呈葫芦形,深有百丈,而最窄处也有数十丈。洞门前水帘飞泻而下,微风拂过水珠摇曳分合间随风飘洒,仿佛天女散花,又恰似悬挂珠帘。

    而九幽国的惩恶司衙门,就建在这宽广的瀑布后的洞穴之中。故而桥上拱卫森严,长不过百丈,宽十丈有余的石桥上,居然站有而百名威风凛凛的禁军。

    在洞穴深处,有一道拱形石门镶嵌在正中处岩壁上,推开厚重高大的石门,就可见一条旋转而下的暗道,直通惩恶司之下,由赖月绮暗中主持,秘密修建的的“恶”字号大牢。

    顺着暗道直走到尽头,过了横在尽头后的三道大门后,就可以见到巨大的洞窟。借着墙壁上忽暗忽明的壁灯,就能见到不少狭小而低矮的天然洞穴,排布在洞窟中交错纵横的过道两边,镶嵌在洞口的坚实牢门上,贴满了各种束缚神符。

    而在此关押着的,全是试图颠覆萧石竹政权的反贼。其中不乏各类反对萧石竹解放奴隶,男女诸鬼平等政策的豪强子弟。

    因为洞穴矮小,他们在其中只能挨着脏臭的马桶,倦缩着体魄坐在胡乱铺了些稻草的地上。

    而在洞穴边缘,布满了拷问室,里面摆满了各类刑具,从铁箍到枷锁,从铁杖到皮鞭应有尽有。还有夹棍、竹签,也是一一俱全。

    且在萧石竹推行的拨乱之政,以刑为先的政策下,惩恶司的捕快们齐齐动脑,发明出了各类奇怪的刑罚,至今已足有一百多种。

    每个进了惩恶司的反贼,如果一天被使用三种刑罚,可以一个月下来每天都不带重样的。故而关押在此的囚犯,全部都总是奄奄一息的。

    萧石竹也知道这样不人道,但奈何冥界就是个乱世,都说乱世用重典,盛世才能施仁政,他这么做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此时此刻,鬼母正带着辰若和青岚,缓步走入了这昏暗的大牢之中。她还是第一次亲自到大牢之中来,却始终面色平静,对四周那些气若游丝的囚犯们也是视而不见,在衙役的指引下,径直的朝着最深处的那间拷问室而去。

    “开门。”站到石室门前后,鬼母轻声说到。

    守在门外两边的禁军微微颌首后,取出钥匙打开门上巨大而又厚重的铁锁,合力推开大门。

    大门一开,便有一股刺鼻的血腥味扑面而来;鬼母微微皱眉,探头望去,就见顶上垂挂着钟乳石的石室正中处,并排而立着两个铁制的站笼,面色苍白,浑身满是血污的绿珠绿萝两姐妹,正分别站在这两个高大的站笼之中。

    早已是遍体鳞伤的她们,脖子和双手的手腕,都卡在笼子上端的枷里,*着的脚下垫砖若干块。

    一个面带英气,身着飞鱼服,手握长鞭的女官,站在站笼前。她那两道凌厉的剑眉下,一双透着透露着肃杀之气的眼眸,正冷冷的望着绿珠和绿萝。

    “还不招吗?”鬼母把辰若和青岚留在了门外,缓步走入石室之中,站到了那个女官身边后,举目把站笼里的绿珠和绿萝,都打量了一番。

    一个月前,绝香苑里的刺杀事件发生后,青岚立刻奉命率领禁军赶往了双壁宫,与化装成双壁宫中宫女和侍卫的玄教教徒们,里应外合秘密逮捕了悄然逃回宫内的绿珠,和正在给她擦药疗伤的绿萝。

    被捕之时,绿珠还穿着与鬼母交手时的黑衣,脑后盘起的发髻里,还藏着那柄羊角匕首;当场人赃并获。

    禁军和教徒们迅速出手,将她们三两下制服后,点了哑穴捆绑起来装入麻袋,秘密送往惩恶司,交给惩恶司判官丘鹬亲自审问。主要是要把与绿珠绿萝搭档的酆都密探,统统揪出来。

    “我,我,我怀了主公的骨肉,你,你,你们居然敢这么对我?”不等那女官回答,绿珠虽未开口,却已用恶狠狠的目光瞪着鬼母;而绿萝却是使劲动了动唇,气若游丝的骂道:“就,就,就不怕,不怕主公回来时,得,得知了此事,把你也给治罪了吗?”。

    “就你废话多!”她话音刚落,那女官脸上怒色显,立即把双眉倒竖,右手一扬一鞭子抽了过去,不偏不离的打在了绿萝的嘴角边,随即在对方美丽的脸盘上留下一道显目的血痕。

    “呵呵,这谎话说的可是清新脱俗。”鬼母倒是不急不怒,而是冷笑一声后,面露几分轻蔑后,冷冷的反问道:“你身为酆都大帝的密探,喝过黄棘汤的,能怀鬼胎?”。

    她话音方落,那两姐妹的双瞳便是不约而同的放大了不少,眼底也随之浮现了几分惊愕。早已干裂的嘴唇,也不禁微微张开。

    显然,她们都没料到鬼母居然知道酆都大帝为了保证密探的忠诚,会给女探子喝黄棘汤来绝育一事。

    “逮捕你们可是主公梦寐以求的事,更何况你们行刺我已是证据确凿的事实,我就算把你们杀了,主公也不会治罪我,只会拍手叫好。”鬼母又是一声冷笑,道:“从你们第一天见到主公时开始,他就知道你们是酆都大帝派来监视他的探子了;说吧,别撑着了,我国惩恶司的刑罚不比酆都的少,你们都是细皮嫩肉的,可消受不起。”。

    顿了顿声,鬼母顿时面显愠色,沉声呵斥道:“酆都大帝是否还给你们安排了内应?如果有,这内应姓甚名谁?”。

    绿珠和绿萝姐妹俩闻言,忽然不约而同的的微微扬起嘴角,眉宇间泛起的坚毅之色却是不减反增。

    作为密探,她们是接受了各种严格的训练的,其中就有反拷问的训练;虽然九幽国的刑罚不少,也很折磨人,但对她们来说,目前这种皮肉之苦还能撑得住。

    她们也心知肚明,只要自己不开口,鬼母最多可以定她们一个行刺罪,但密探的罪名是无法坐实的。

    故而她们笑了,带着对鬼母的鄙夷;却咬紧牙关死不开口。

    见她们依旧执迷不悟,鬼母也轻轻一笑,抬手拍了拍那女官的肩头:“丘鹬,去取些铁针来,插入她们的指甲里。”。

    “继续审问,手段狠一点也没什么,不必让她们太舒服。”说着鬼母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不愿再多看那两姐妹一眼。

    她方才走出大门,卫兵们就立即把大门关上并且上锁。

    她带着辰若和青岚,一言不发的朝着往来路而去;才走出四五步去,跟在她身后的辰若便加快脚步追上,与她比肩而行着悄声说道:“国母,方才玉阙城北门卫兵来报,说黑白无常带着酆都大帝的手谕进城了。”。

    【惩恶司——地府的四司机构之一,对诸鬼以“四不四无”原则量刑,四不——不忠、不孝、不悌、不信;四无——无礼、无义、无廉、无耻;轻罪轻罚,重罪重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