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鬼母微微一怔停下了前进的脚步,喃喃自语道:“来的好快。”。脸上却无惊惧之色,一如既往的平静。

    “把他们迎到天阳宫中去。”鬼母转头叮嘱了青岚一句后,又回头看着辰若说到:“通知菌人,让他们把这个消息先通告英招,让他做好防御准备,再告知主公,乙计划可以执行了。”。

    辰若和青岚闻言,虽都不知道乙计划是什么?却还是不敢怠慢,纷纷点头称是后,快步离去办事去了。

    鬼母随后出了惩恶司,独自朝着天阳宫而去。

    走了一盏茶的功夫,她进了天阳宫里在偏殿里坐下后,悠哉悠哉的喝起宫女奉上的热茶来。

    对于黑白无常的到来她并不惊讶也不着急,一个月前她已接到了密报得知了此事。再加上她和黑白无常是有所交情的,也了然这两兄弟暗中是站在萧石竹这边,故而对黑白无常没有过多的担心和防备什么。

    茶过三巡后,青岚才带着风尘仆仆的两兄弟,来到了天阳宫偏殿之中。

    “请二位交出你们手中兵器。”不等黑白无常对鬼母行礼,青岚便望了几眼黑无常腰间挂着的的索命钩后,把目光移动又落在了白无常手中的哭丧棒上。

    黑白无常齐齐一愣,呆呆的看向不卑不亢,至始至终都直视着他们的青岚,异口同声怒斥道:“我哥俩还从未对酆都大帝以外的鬼缴械过呢!”。

    “好了好了,青岚你先出去吧。”鬼母赶忙摆了摆手,打圆场道:“这二位是不会害我的,你就安安心心的吧;武器也不用没收了。”。

    既然鬼母都这么说了,虽然青岚还是对黑白无常抱有怀疑态度,却也不敢忤逆她的意思,赶忙点点头,带着伺候在一旁的宫女们,垂手低头着退了出去。

    “萧石竹的跟班。”鬼母目送着他退出去后,又转眼看向严肃的黑无常和嬉笑着的白无常,嫣然一笑:“一片忠心而已,二位老友就别跟孩子计较了。”。

    黑白无常收起微怒把头一点,见偏殿中只剩下他们和鬼母后,齐齐一整衣袍,对鬼母双膝一弯跪下之后,叩首一拜,齐声恭谦道:“参见主母。”。

    见四周也无外鬼,黑白无常不再隐瞒什么。

    “起来。”鬼母笑着起身扶起他们,和蔼地说道:“想必老友你们也听说了我们九幽国没有跪礼,二位还是入乡随俗吧。”。眼中闪烁着的久别重逢的激动和喜悦,又平添了几分。

    “谢主母。”齐齐一答后,黑白无常缓缓道出了此行的目的;三鬼早已认识,虽然往日为了避免酆都大帝的怀疑而从不通信,但一直友情牢固,且曾经都是效忠于人皇的,如今又都是效忠于萧石竹的,故而也并没有假模假样寒暄什么,直奔主题而去。

    语毕,他们还告诉了鬼母此次巡视无非是个幌子,他们一到就会传信给酆都,告知酆都大帝可以发兵了。

    “其实我和萧石竹都早已知道了。”鬼母请他们在自己下方入座后,缓缓说到:“九幽国也在小半年前就暗中做好了战斗准备。”。

    黑白无常闻言一愣,瞪眼面面相觑片刻后,又以困惑的目光望向鬼母,齐声道出心头疑惑:“那萧石......那少主怎么还出兵南蛮了呢?”。

    来之前他们就知道了萧石竹发兵南征之事,且兵分多路声势浩大,甚至亲自上阵;大有举全国之力,合力消灭杜子仁之势!

    可如此一来,酆都大帝猛然发兵攻打九幽国时,萧石竹必然无法及时回援,因此黑白无常两兄弟一路走来,虽面色依旧如常,但心里却担心得很。

    “为了迷惑酆都大帝,造出一种九幽国兵力空缺,必败的假象。”鬼母淡然一笑,毫不隐瞒的直言道:“我夫君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想必你们远在酆都也略有耳闻,他是绝不会做无用功之事的同时,喜欢把恶作剧和兵法策略结合起来玩耍对手,这一直是他乐此不疲的爱好。”。

    此言一出,很是想不明白的黑白无常又是一愣;接着黑无常挑起额上黑眉,白无常把两道白眉一皱,齐齐望着鬼母,大呼道:“为什么啊?”。

    “我夫君不傻,也知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拿到酆都大帝那道可以随意征伐的圣旨时,就知道总有一天酆都大帝回来找茬的。”鬼母微微扬起嘴角,淡淡说到:“以其被动的等着酆都大帝来打,不如提前做好准备,在合适的时机把他引来。”。

    “请君入瓮?”白无常吸了吸嘴,思忖片刻后,又问到:“难道少主已经有了两线作战的实力?”。

    “嗯。”面有坚定的鬼母把头一点,道:“早在五年前,九幽国就开始了各项准备,包括了新军训练,物资储备等等。”

    此言一出,黑白无常长吁一口气,都安心了不少。

    “那你们有什么计划?”鬼母略有好奇的望着他们问到。

    “我们兄弟计划是这样的;十天后再给酆都老贼发飞鸽传书,这样飞鸽到酆都至少需要一个月,而他从大军调度到整装发兵也至少需要两个月,要到夏末酆都军才能对九幽国发动进攻。”黑无常稍加思索后,说到:“而九幽国就有三个月的准备时间。”。

    “反正也要和酆都老贼翻脸,随后我们兄弟索性就不走了,留在玉阙帮助少主治国;对外就宣称依旧再替酆都大帝巡视,与酆都老贼战事一起,我们对他就说我们被扣押了。”白无常接过话来,继续说到:“届时少主还可以拿我们威胁一下酆都老贼,让他退兵。”。

    “哈哈。”鬼母闻言仰头大笑几声,随之摇摇头,手指来回一指自己和黑白无常:“你们留下的计划可以,我们也欢迎你们留下来;但是以我对酆都大帝的了解,他不会怕我们拿你们去威胁他的;在人间信仰生死轮回的人类之中,你们确实地位不低,但在酆都大帝眼中,你我都是蝼蚁般的小人物。他会在乎你们的死活?”。

    鬼母此言一出,黑白无常都有着目光黯然;仔细想想,鬼母所言非虚,在酆都大帝看来,除了他之外的所有的鬼都不过是草芥蝼蚁。

    “所以要挟就算了。”鬼母收起笑意,道:“我们再从长计议。”。

    黑白无常也一时间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只好默然的点点头。

    “对了。”片刻后,黑无常从怀中掏出一卷泛黄的厚厚书卷,双手奉上:“我们哥俩还把生死簿的主薄给偷了出来,请主母先替少主收着。”......

    鬼哭滩上,再朝阳初升的清晨时分,再次安静了下来。

    山火早灭,风雨已熄;薄薄的晨雾从明月山上涌来,穿梭弥漫于满是狼藉的鬼哭滩上,带起一阵阵如波涛般翻涌不停的血腥。

    那满是细沙的沙滩上,此时随地可见南蛮的铁甲和黑沉沉的铁青兵刃,横七竖八的散落在细沙之上。

    九幽国军在萧石竹的指挥下一分为三,一部分去看押俘虏了,剩下的两拨军士不是打扫战场,就是去修补关隘去了。

    按萧石竹的揣测,杜子仁极有可能在得知鬼哭滩失手后,作出快速的反扑,收复鬼哭滩这个军事海港的举动来;因此他做出了先固守此地,绝不冒进的决定。那就必须得早做防御准备。

    “父王。”萧石竹正站在沙滩上,想着怎么把防御加强时,萧茯苓欢欣雀跃的朝他飞奔而来,手中握着一柄收在象皮制成的刀鞘里的弯刀。

    萧石竹的思路顿时被打断,却未发怒反而对已在自己身前站定的萧茯苓,淡然一笑;又看了看对方手中的弯刀,问到:“你缴获的?”。

    “那是当然。”萧茯苓微微昂头,得意洋洋的回答到:“我和师姐发现敌军中一个将军想要趁乱逃走,被我们给及时擒回来了。”。

    语毕就拉起萧石竹手,要带他去看看自己的战俘。

    萧石竹跟着她,来到了破烂不堪的鬼哭关下,就见小思带着几个翁主侍卫,围住了七八个灰头土脸,满脸血污的南蛮军。

    为首的那个南蛮军身材甚高,颊下留着黑短五柳须,孤傲冷峻的脸上,此时也多是灰土;头戴乌黑发亮的虎头兜鍪,身披破烂光明铠的他,与一般身着铁甲或是皮革甲裙的南蛮军相比,无论是眼神还是气质很不一样,一看就知此鬼是此地将领无疑。

    萧石竹注视着此鬼片刻后便心生狐疑,这个正在怒视着他,眼中几欲喷火的人魂脖颈上,居然与其他多数的南蛮军一样,都带着杜子仁的奴隶项圈。

    “你叫什么名字?”又打量半晌后,萧石竹缓缓问到:“什么官职?”。

    “寿光侯。”那鬼挺直腰板,沉声一答:“南蛮国鬼哭滩都尉。”。

    此言一出,萧石竹顿觉此名有些耳熟,沉吟着仔细回想一番后,猛然想起自己在人间书籍,宝干的《搜神记》上见过此名,便又问到:“可否是传说里,阳间汉朝时可以骇鬼的寿光侯?”。

    “是又怎样?”那鬼紧盯着萧石竹清澈的双目怒哼一声,冷冷道:“九幽王你是个小人,不配和我说话。”。

    萧石竹微怔过后哑然失笑,故意饶有兴致的问道:“我怎么成小人了?”。

    “你没有做到言必信,行必果!”寿光侯忽然激动极其,近乎咆哮的质问道:“九幽国与我国有着和平条约,你公然撕毁条约发动入侵,不是小人又是什么?还有没有公德心?”。

    见他大有张牙舞爪欺身而进之势,卫兵们不敢大意赶忙上前,将其双手缚住。

    “大胆!”萧茯苓也不甘示弱,抬手一指寿光侯的鼻尖,厉声骂道:“你是什么东西,也配职责我父王?”。

    “看来你往日没少看儒学书籍。”萧石竹猛然抬手,拦住了正要上前的萧茯苓,注视着寿光侯一字一顿的问到:“那我考考你,你可知孟子云: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义所在。”。

    此言一出,寿光侯当场愣住,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作答之余,满脸怒气也顿时被呆滞渐渐的取代。

    “我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没错。”萧石竹缓缓抽出腰间灭月剑,对准了寿光侯的眉心踏前一步,随之面露一丝狡黠的笑容:“但都是为了道义!”。

    语毕,高举灭月剑在头顶一顿,猛然劈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