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来到鬼市尽头,只见有一牌坊横在萧石竹身前不远处。

    这高三丈,宽约两丈的牌坊也很有冥界的特色,虽是为仿木结构的二柱一间三楼,却在一楼额枋上有"阴曹地府"四个篆刻大字,横梁正反各有浮雕狴犴一对,英武异常威风凛凛。坊柱上雕刻出百鬼夜行图,有挣扎的,有嘶吼的,有正在受刑的,活灵活现大有呼之欲出之象。

    过了牌坊,便来到一座类似古代衙门的建筑群门口。

    萧石竹跟着黑白无常大步走入衙门,首先映入他眼帘是一面照壁,为青砖浮雕组成的一字型建筑群,正中有一个龙头、狮尾、牛蹄、形似麒麟的怪兽;萧石竹晓得这东西叫贪,寓意警告官员别太贪。可不知为何,萧石竹看着那石兽后居然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或许是他深知,一个破石头根本就没什么警告作用吧。

    过了照壁,又见一大门,大门面阔三间,明间为百米甬道的过道,东梢间的前半间置喊冤鼓一架,供百姓击鼓鸣冤之用;西梢间的前半间立有两通石碑,上面刻着“诬告加三等,越诉笞五十”。门头上有一竖匾,上书“鬼判殿”三个大字,门口站着两个身着青衣乌帽的带到鬼差。

    进入大门,便来到了大堂上,宽大却略显昏暗的殿堂里阴风呼啸,鬼火翻飞;使得有点大堂中忽暗忽明,更显阴森。

    萧石竹定睛一看,只见大堂深处正中摆着一张公案,案后端坐着一人豹眼狮鼻,络缌长须,头戴冕冠身穿黑袍之鬼;他身上黑袍正面绣着一个大大的“广”字。若没他身上这身衣服,倒是有几分杀猪屠夫的气质。

    公案下方左右两边,各有一队手持水火棍,青面赤发的鬼差。一见萧石竹步入大殿,并齐声拖着长音喊了:“威武!”。

    在那公案后,那豹眼狮鼻之鬼右首之处有一丈台高,镜大十围,向东悬挂,上横七字,曰:“孽镜台前无好人。”。一看这台子,萧石竹便知道那豹眼狮鼻之人定然是传说中的秦广王了。

    黑白无常把他带到大堂正中,按着他的双肩使他面朝秦广王跪下后,高高在上的秦广王便眯眼打量着他,缓缓问到:“堂下所跪之鬼姓甚名谁?”。

    “萧石竹。”萧石竹赶忙答了一句话。

    “哦。”秦广王说着,翻了翻自己身前公案上的书卷,细看几眼后又把目光从书卷移到萧石竹身上,砸了咂嘴后,轻轻的摇着头用颇为惋惜的口吻对他说到:“劣迹斑斑啊,几乎每日都在打着算命的旗号做下行骗,威胁得恶事,还经常雇凶打人,你这在阳间也不是什么好人啊!来啊,先打一百杀威棒吧!”。话音刚落,左右便有一个鬼差出列,狞笑着朝着萧石竹走来。

    “慢!”闻言后萧石竹没有惊惧,反而是抬手打了个暂停的手势,让那两个朝着他而来的鬼差愣住后,赶忙从口袋里掏出两个五十两的大元宝,高举过头顶,对秦广王朗声道:“大王真会说笑,小人那是心里咨询,为广大众生开导心结,是积德的善事。您不知道如今阳间自杀的人太多了,没有小的去给他们开导开导,还不知道要给大王您增加多少工作量呢。还请大王明鉴!”。说着就自顾自的站起身来,大步走到公案前,把手中的那两个元宝放在了秦广王身前。

    之前在黑白无常的身上,萧石竹已经知道有钱能使鬼推磨不是空穴来风之事,此时他再次故伎重演,希望能减轻自己罪行。

    秦广王看着那两个金元宝,眼睛都看直了。如今人间私自印刷冥币的人越来越多,且面值越来越大,间接的导致了阴间通货膨胀的厉害。下来的鬼已经很少有带着金银宝这等的硬货的了。

    今日他见萧石竹一出手就是两个大元宝,心里早已是欣喜若狂。但是他还是很快便镇定了下来,毕竟身为十殿阎王之首的他,虽欣喜却还是得保持着一个大王该有的处变不惊,否则威严何在?

    于是,秦广王赶忙定了定神,咳嗽两声后,义正言辞的沉声呵斥到:“骗人就骗人了,还说什么心理咨询来美化自己,罪加一等!一百杀威棒改成三百,打完直接丢到拔舌地狱拔一百年舌后再说。”。

    但他说话间,目光始终盯着那两个金元宝;可见他此话也是说的有口无心,无非是想着再看看萧石竹还有没有钱,能不能再撬出点来。

    好在萧石竹也是聪明人,一听这话便知道其中玄机,马上又掏出两个金元宝,放到秦广王身前,把头往前一伸,悄声对秦广王道:“大王,就算我在人间的种种行为是算命,那也是用了周易六爻等神术的,好歹也是算修行之人,怎么能说我是美化自己呢?”。

    秦广王见又多了两个元宝,已经彻底的动了心,于是他又咳嗽一声,赶忙用手边书卷把四个元宝盖住,装出一副惊愕的模样,大喊道:“莫非是本王看错了,你且等本王再看看。”。说着,装模作样的翻起书来。

    片刻后秦广王笑笑,拿着笔在书卷上写写画画了什么后,若有所思的道:“还真是本王看错了,你是有功德之人。这样吧,这杀威棒就免了,你且先退下。至于今后你何去何从,本王还得好好想想,十日后再宣你来。”。

    萧石竹何等聪明,立刻知道秦广王是想着十日后在敲诈他一笔;可他也知道,马上反驳或者强求只会让秦广王反感。要是这秦广王一怒之下把自己推上孽镜台,这恶鬼的罪名就坐实了。那以后可就有得罪受了不说,还能不能再回人间都是个问题了。

    于是萧石竹赶忙点了点头,把双手举过头顶一抱拳后,高声大喊:“大王不但英明,还很帅气,实乃冥界众生之福。”。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果然秦广王见他如此懂事,也顿时面露满意之色;他捋了捋颌下络腮胡,轻轻的挥了挥左手手,示意萧石竹可以退下了。

    片刻后,黑白无常带着萧石竹出了鬼判殿后,站到了鬼衙前的牌坊下。黑白无常还没开口,萧石竹便是肚子“咕噜”一响,他尴尬的笑笑后,对两位鬼差道:“二位官爷,小人这一路多得二位照顾,因此想请二位吃饭,不知道二位能否赏脸?”。

    说话间,他在心里想到:“人去世了不是时间就禁止了吗?怎么我还会有肚子饿的感觉?难道神话里都是骗人的?难怪清明冬至要给死人献饭呢!”。

    “不了不了。”白无常笑笑,对萧石竹道:“我们哥俩还得去接引别的灵魂,改日再聚。”。虽然相处时间很短,但白无常对萧石竹还是颇有好感的。往日总喜欢笑里藏刀的他,不知为何对这个年轻的小鬼就是下不了狠心。

    而黑无常则是看了萧石竹一眼,只是一眼似乎便看透了萧石竹的心中所想,开口道:“鬼魂也需要进食,才能保持魂气不散,不至于魂飞魄散。鬼市里有酒肆,饿了你去酒肆买些吃的果腹便是。”。

    语毕,这两位鬼差头头便一同大步往酆都城外而去。

    萧石竹站在原地,目送着两位鬼差离开后,也往鬼市而去。

    这个鬼城让他既觉得陌生,又倍感好奇。所以虽然肚子饿了,他却还是在鬼市里逛了逛。随后发现这里的鬼们几乎都穿着古代的汉服,而他却是一身牛仔裤,短袖t恤,总觉得不协调,于是先去裁缝店买了身合适的衣服,换上后才去吃饭。

    出了裁缝店后,他随意找了个酒楼,走了进去。才进大门就见到挂着白毛巾的跑堂,笑眯眯的迎了上来,对他说到:“客官里边请,您要吃点什么?”。

    “你们有什么拿手菜?”萧石竹说话间,目光漫不经心的环视着四周。只见这酒楼大堂中,整齐的摆放着六张方桌,只有一桌上有食客,正在喊着“五魁首啊,六六六!”的划着拳,其他的桌子则都是空着的。

    大堂深处有个高大的架子,上面摆满了酒罐,柜子左边有把木梯,通往二楼。而柜子前不远处有一张长桌,上面有茶罐钱罐,算盘账本及文房四宝之物。一个干瘦的中年男子,站在长桌后,将右手竖起杵在桌上,把头靠在手掌里打着盹。

    此人身着粗布衣裤,不像掌柜却也不像是帐房先生。一时间连萧石竹这种能察言观色的老江湖,也看不出那人的身份来了。

    萧石竹随着跑堂来到了大堂深处靠窗边的那张桌子坐下,只听跑堂的对他说到:“客官,小店最拿手的是清蒸赢鱼,和红烧虎蛟肉,您要不要一样来一份?”。

    “赢鱼?虎蛟?”萧石竹面带疑惑的望向小跑堂的。如果他没记错,这都是记载在古籍里的奇珍异兽,人间是没有这些东西的,没想到阴曹地府居然能吃得到,这使得他顿时来了兴趣。

    见小跑堂对他很肯定的点点头后,他便咽了一口口水,道:“好!一样来一道,然后来个汤,在来碗米饭。”。语毕摆摆手,示意跑堂快去传菜。

    “好嘞。”小跑堂笑着就折身往厨房而去。萧石竹则转头望向窗外的街景愣愣出神;此时阴日西落,红色的余晖布满了酆都的每一个角落,不仅没有半分半毫诡异,反而让萧石竹感觉惬意。

    却没注意到,店中柜台后那人已经悠悠转醒,正盯着他打量个不停。

    片刻后,之前在柜台后打盹的那人,亲自去厨房里抬着萧石竹点的菜走了过来。给他一一摆好后,那人又叫跑堂的去拿来一壶酒和两个杯子,然后自顾自的坐到了萧石竹的对面,不等萧石竹开口询问便对他笑道:“此乃本人自酿的青竹酿,取三十六种花露,七十二种谷物制成,送与客官尝尝。”。说着就把一个空杯摆到了萧石竹身前,站起来身来为萧石竹斟酒。

    顷刻间,萧石竹四周空气酒香四溢,让人一闻便已有三分醉意。

    紧接着,才陶醉了三秒的萧石竹赶忙摇摇头,定了定神;他见对方神色恭谦,脑中突然闪过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话,同时多了一份心眼,却不喜于色,嘴里不急不慢的问到:“来你们店里的都有这个优待吗?”。

    “不,只有客官你有。”那人说着坐下,又给自己斟酒后,看着萧石竹的眼睛,道:“在下是这小酒楼的掌柜,姓墨名翟,想用此酒与阁下交个朋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