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萧石竹听到此,稍加思忖便想到了一个问题:抹除记忆和仇恨?难道神魂无法永远的控制人魂,或者压制人魂吗?

    想到此,为了确定自己心中所想,他便开口问到:“难道人魂要比神魂厉害?还是说神魂们至今还对人魂心有余悸?”。

    “是的,因为人魂是神魂中最古老的氏族有蟜氏的两兄妹创造的。”墨翟看着自己酒杯,悠悠说道:“那两兄妹把自己的神力一分为二,阴为魄,阳为魂,完美的揉合成为了人魂。”。

    “女娲娘娘造人?”萧石竹双眼一亮。

    “是的,所以就算是神魂们,也拿大部分人魂没办法;最重要的是,冥界也需要大批的奴隶来搞建设。”墨翟把头一点后,又道:“但为了防止想要毁灭人类的恶神们卷土重来,大战后造人的两位神魂也留在了人间,暗中保护着人类。”。

    “但恶神们却也没能活下来,当他们背负着奇耻大辱,从人间灰溜溜的回到冥界时,留守冥界的那个神魂,已经习惯了万万鬼之上的生活,他可不想别的神魂们来平分了自己的权利和地位。于是他和他的追随者,设计杀死了从人间才返回冥界不久,正在着手建立轮回制度的恶神们。天理昭昭,真是报应啊!”语毕,墨翟长吁一口气后,抬起头来用饶有兴致的目光打量着着萧石竹,一字一顿的问到:“阁下也是聪明人,想必猜到这位神魂是谁了吧?”。

    萧石竹啃着指甲稍加细想后,张嘴缓缓吐出几个字:“人间神话里地府冥界的最高神灵,传说中的地狱之主——北阴酆都大帝!”。同时他也发现墨翟脸上的怒气已经消散,取而代之的是点点欣慰之色。萧石竹心里本已消退许多的戒备心,再次升腾了起来。

    他眉头微微一皱,心里说到:“这墨翟肯定要搞事情!”。

    “对。”墨翟很满意的点点头后,对萧石竹投去了赞许的目光,又道:“他与留守冥界的一名名叫鬼母的神仆,里应外合杀死了所有的恶神后,完善了恶神们建立的轮回制度,一面统治者冥界,一面奴役折磨着人魂。”。

    萧石竹也不傻,听到此后结合起墨翟千年都不入轮回来看,他顷刻间便猜出墨翟对他又是送酒又是讲故事的殷勤举动,十有八九是打着交朋友的旗号,拉拢他这个人魂一起,反了北阴酆都大帝。

    可萧石竹不想反;先不说这位自称是墨翟的干瘦小老头是不是真的墨子,就说说他给自己讲的这些故事只怕也是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

    虽然听了这么多后他知道轮回苦,轮回累,轮回就是活受罪;且来来回回匆匆忙忙的,不过他还是觉得不管是做人还是做鬼,那都是要有自知之明。自己永远都只适合做个大大的良民。

    打定主意后,萧石竹嘿嘿一笑,打着哈哈的说到:“原来这就是冥界史啊?多......”。企图将话题岔开。

    “是的。”不等他把话说完,墨翟便注视着他脸上的笑容,开口打断他的话缓缓说到:“阁下也是人魂,不如......”。

    话未说完,萧石竹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快速抬起手来打断他后,把话挑明道:“打住墨掌柜,我活着的时候就是个小人物,现在死了也无非是个小鬼,你的宏图大志在下实在帮不上忙,谢谢你的酒,改日我再来光临。”。说完打了个长长的饱嗝,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后,放了一张冥币在桌上;接着也不管是给多了还是给少了,就自顾自的往门外走去。

    他刚刚离开,那跑堂的便走过来,看了看还在注视着萧石竹离去发现的墨翟,又看了看萧石竹给的冥币面值才是一百亿后,大叫一声,道:“这小子钱没给够啊!”。

    “算了。”墨翟淡淡的说了一句后,微微一笑。接着伸手拉住正要去追赶萧石竹的小跑堂。

    “巨子大人,您怎么就看上这小子了?我可都打听过了,这小子无耻得很;在人间如此,来了冥界亦是如此,今天早些时候他还贿赂秦广王那个狗腿子了呢。”小跑堂哼了一声,不服气的嚷嚷道:“现在又如此不识抬举,您都放下身段,亲自来跟他同桌对饮,他居然还敢说走就走,真不把我们墨家放在眼里吗?”。

    “禽滑釐亏你还是在人间做过我的接班人的人,你怎么能只见暗而不见明呢?”墨翟收起笑容,瞥了一眼那个名叫禽滑釐的小跑堂,道:“这小子机灵得很,我话还没说完他已经猜到我们要拉拢他了,是个难得的鬼才。”。

    禽滑釐看着墨翟一愣,眉宇间尽是不解之色;几次张唇却没能发出声来,最终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既然巨子大人您这么看好他,是不是要小的传令酆都所以的墨者,对这小子暗中实施保护?”。

    “不必了,我看这小子能保护他自己的。”墨翟捋了捋自己颌下的山羊胡,双眼一眯,道:“让墨者们在暗中观察他的一举一动,随时向我汇报既可。”。

    “小的明白。”说着,禽滑釐对墨翟一整衣袍,躬身行礼。低下头去的那一瞬,他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诡谲的微笑。

    而萧石竹的命运,也在这一刻被彻底的改变,他的好运到头了。

    与此同时,鬼衙内,鬼判殿后堂中。

    忙碌了一天的秦广王缓步走入后堂,取下头上的冠冕随手丢给跟在他身后奴仆后,坐到了后堂深处的太师椅上,解开环在腰上的玉带,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紧接着就有三个婢女从屋外走了进来,两人手持火折子去把后堂里的灯都点上后,另一个婢女则为秦广王献上了才泡好的香茗。

    一切就绪后,那三个婢女缓步退了出去,而那个奴仆则是垂首站到了秦广王的右下方,双手好好的捧着秦广王的冠冕。

    偌大的后堂里,只剩下他们二人;不,是二鬼。两鬼都沉默着,使得后堂中安静极了。

    片刻后,秦广王吹了吹自己抬在手里的茶杯中的热气,又用壶盖刮了刮那杯中茶末后,抿了一口香茗。随后他斜眼瞥了一眼那个奴仆后,缓缓开口问到:“阿忠,你怎么看今天那个小鬼?”。

    “大王问的是哪位小鬼?”那矮小瘦弱,皮肤黝黑的奴仆,发现秦广王的目光在自己身上一扫后,把头垂得更低了一些。

    “萧石竹。”秦广王口吐这三字后,又吹了吹杯中升腾而起的热气。

    屋外传来阵阵虫鸣声,假山石脚的青草丛,伴随着虫鸣声,随着冥界稍微带着一点点血腥味的夜风,轻轻的摇曳着。

    这名叫阿忠的奴仆沉默半晌后,对秦广王答道:“借刀杀鬼。”。他的声音很轻很轻,轻得险些被屋外的虫鸣声盖住。

    阿忠在人间时,便是秦广王的家奴,因其忠心耿耿而被赐名阿忠;阿忠死后,早已在冥界考取公务员,当上了十殿阎王之首的秦广王又找到了他,暗中设法给他在地府官员名册上挂了个秦广王师爷这样不入流的一个小官职。

    虽说这总小官职拿不了多少月俸,混到死也还是个穷屌丝,却能使得阿忠可以不入轮回,继续为他秦广王出谋划策。从此以后,阿忠便成了秦广王诸多幕僚里不可或缺的狗头军师。每日秦广王在堂前审鬼,阿忠都会躲在后堂偷看。今日萧石竹的一举一动,自然也没逃过阿忠的眼睛。

    而两人做了千年的主仆,阿忠岂又不知道这秦广王贪财嗜酒的老毛病,就算做了鬼也没改。一听到秦广王问他萧石竹,他便想到了秦广王是惦记着萧石竹口袋里的那些钱财。

    他方才语毕,便在心中暗自幸灾乐祸道:“萧石竹啊萧石竹,谁让你不懂得藏富,偏偏出手如此阔绰,也活该你小子倒霉。”。

    “怎么个借刀杀鬼法?”秦广王放下茶杯,对阿忠招了招手,示意他上前说话。

    阿忠见状赶忙上前,站到秦广王身边后,他那本就不大的三角小眼中的眼珠子左瞄右瞟,确定这大堂外没鬼偷听后,俯身在秦广王耳边悄声问到:“今日鬼母那老不死派了个使者来说她要十五个鬼奴,不知道大王可还记得?”

    见秦广王微微颌首后,阿忠又道:“不如大王十日后判萧石竹鬼运之时,可以这么说,让他先去鬼母国当一百年的鬼奴,然后再入轮回。”。语毕,便不再说话。

    “让押解他的鬼差在带他进入鬼母国后......”接过话来的秦广王,说到此突然顿声,竖起右手大拇指在自己脖颈上做了一个从左向右一划的动作。

    阿忠顿时心领神会,微微颌首,淡淡一笑。

    “他会乖乖从命吗?”秦广王沉吟半晌后,眉宇间浮现一丝犹豫,对阿忠道:“别看他一副阿谀奉承的嘴脸,但这小鬼在人间也是见过大风大浪之人,可不是那么好威逼的鬼啊。”。

    “无法威逼,但可利诱。”阿忠又是笑笑,一语道破天机:“今日我在这小鬼眼中读到了一丝渴望,进入轮回做人的渴望。大王不妨告诉他,服役期满后,他可轮回做人,他定然欣然接受,说不定还会当面便先给大王一些钱财呢。”。

    秦广王对此深信不疑,闻言后便面露满意之色,捋着自己的络腮胡微微额首,道:“你小子是越来越精明了,就按你说的办。”。语毕,他的眼中闪过一道饱含杀机的寒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