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是夜,酆都城里除了鬼市里外,其他地方都已经陷入了万籁俱寂之中;安逸伴随着黑暗降临,将酆都城笼罩其中。

    出了墨翟的酒楼,萧石竹加快脚步往前而去,心里却暗自骂道:“当老子傻啊,几瓶辣嗓子的破酒就想拉老子玩造反这么作死的事?门儿都没有!”。接着,他狠狠的吐了一口口水,胸中有一股畅快感油然而生。

    骂归骂,这吐沫方才落地他便冷静了下来;好在此地没有带着红袖套管卫生的大妈大爷,不然就这一下一张红人头就没了。

    冷静下来的萧石竹顿时想到,如果那个干瘦老头真是墨子,且是人魂的他又可以千年不入轮回,那这人在这酆都城里势力不可小觑,城中也定然有此人的眼线。

    自己居然敢回绝这么一个千年大佬的要求,对方脸面肯定挂不住,说不定手下门徒一会儿就会来找自己的晦气。想来想去,萧石竹除了觉得刚才太冲动了点,也很快想到了一个避开墨家门徒的办法,那就是去个人多眼杂的地方待着。

    可这大晚上黑灯瞎火的,街上店铺十有八九早已关门,看着这冥界满地的古老建筑,相比是还没先进到有酒吧ktv等娱乐场所的!萧石竹稍加细想后,脑中浮现了“赌场”二字。

    这种地方鱼龙混杂人多眼杂不说,且开这样店的老板都有自己的后台,而在店里还有养着的打手,谁敢在赌场闹事?去这样的地方避开墨者们再合适不过了。

    而这里虽然是冥界,但是不可能是没有赌场的,千年来人间禁赌千百次,也没见把这行业赶尽杀绝以绝后患了。更何况以后他在等轮回时,要用钱的地方还多着呢,何不趁着最终审判尚未到来之前,去赌场赚点钱,来个一石二鸟。

    对于别人来说,多数去赌场那都是去输钱的,赚钱那是很不可能的,但是对于身怀千术的萧石竹来说,这种事情太简单了。在人间的时候他就经常这样赚钱,只要冥界的赌场也是骰子牌九什么的项目,他便有百分百的把握能从中牟利。

    打定主意后,萧石竹义无反顾的朝着前方不远处,那个门头上挂着一个绣有“赌”字幌子的店铺方向快步而去。

    进了店门后,萧石竹缓步步入大厅,只见这赌场装修的既奢华却不庸俗;宽大的大厅里每一张桌椅都是檀木所制,古典中透漏张扬。地上铺着琉璃雕花地板,雅致却不失高贵。高大红木圆柱撑起了屋顶,有着笔墨难以形容的富丽堂皇的气质。

    人满为患的大堂里,呐喊声叹息声交织在一起,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堂中摆着三张牌九桌,三张骰子桌前站满了的人。穿着华丽的婢女们抬着茶水点心水果等物,来回各桌之间为客人服务。

    萧石竹只是扫了一眼这大堂,便见到那些婢女们都会对其中的几个客人径直绕开,顿时明白那是在赌场里专抓出千人的“暗灯”。

    这时,一个长相秀丽的婢女径直的走到他身前站定,给他行了个万福礼后,恭敬的问道:“公子是要来乐乐吗?”。

    “这服务,还不错。”萧石竹满意的点了点头,目光一扫那婢女鼓鼓的胸脯,猛咽一口口水后,搓搓手掏出一锭金子道:“美女,带我去换筹码吧。”。

    婢女诺了一声,把他带到了换筹码的地方。换好筹码后,萧石竹随手拿了其中五个筹码看都不看一眼,直接塞给了带路的婢女当作打赏。

    看着他这门清儿的举动,这婢女居然认为他是常客,赶忙趁机给那些“暗灯”们使了个眼色。这一切没能逃过萧石竹的眼睛,他这种老赌徒自然也知道,这个眼神是让暗灯们注意了,他可能是个老千的信号。

    但萧石竹也不怵,他用的千术是赌场里都默许的借灯术,只要别赢得太过分就行,那些暗灯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萧石竹拿着筹码,左瞧瞧右瞅瞅后,缓步走到其中一张骰子桌边,看着那荷官娴熟的摇着骰钟,嘴里喊道:“来来来,下大下小一赔五咯!”。接着把骰钟往桌上一砸后,大喝一声:“买定离手了。”。

    骰钟方才落在桌上,不少人便分别在骰钟两边的大小盘上压筹码。而萧石竹却迟迟未动,只是默默地观望着。

    所有人都下好注后,荷官看了看他手中的筹码,笑嘻嘻的道:“客官,您不押吗?今儿个每局都是一赔五哦。”。萧石竹也笑笑,一看桌上押大的那个就几个小筹码,而押小的那边却又几十个大小不一的筹码后,他拿了一个最小的筹码,放到了押大的那边,淡淡的说了一句:“开。”。

    赌场养着那么多人,每天睁眼都要吃饭,虽然赔率只是一赔五,但是如果赢得客人太多,数额太大赌场也吃不消,是会倒闭的。因此荷官们往往都是让押的人少数额小的那边赢;只有在大小两边都押的人数和数额都差不多的情况下,赌场才会让客人体验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公平公正公开的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萧石竹正是因为知道这个原理,所以见到押大的那边没几个人不说,数额也不大,于是才拿了一个小小的筹码押上去的。这种钻赌场空子的办法,便是千术里的借灯术。

    当然为了不让赌场看出他用了借灯术,以免荷官把他咬死后只让他输,萧石竹每赢一局后就要故意输两局三局,只是不管输赢他下的都是小筹码,这样使得荷官觉得他无非就是个谨慎的新手,赢钱时无非是新人的傻运气罢了。

    呀时不时的还调戏一下给他送水果点心的婢女,装得一副心思压根没在赌桌上的样子,渐渐的连“暗灯”也懒得盯着他了。

    而萧石竹表面上看上去输多赢少,但他计算的很好,什么时候该赢什么时候该输他心里都有本细账;到了上半夜结束时,已经开始翻本了。除去本金,还赚了三两银子,虽然不多,归根结底却也是他赢了。

    他知道不能再玩下去了,借灯术虽好,却也得适可而止见好就收。于是他退到了一边,看着别人玩,任凭荷官怎么蛊惑他下注,他都只是笑而不语的摆摆手。

    看了一两个时辰后,天都快亮了时候,荷官才手中骰钟砸在桌上,所以的人就马上开始下注。待一切就绪后,荷官正要开骰钟,萧石竹目光一扫赌桌,只见因为前面十把都开了小,此时赌桌上大的那边押满了人,而小的那边却空无一物,没有人押。

    萧石竹见状,知道自己机会来了。他不急不慢的掏出一个十两的筹码,轻轻的抛到了小的那边。自信之色,在他眼中一闪而逝。

    筹码落桌后,旋转了几下才停了下来。荷官正在此时打开骰钟,桌子边的所有人除了萧石竹和荷官外,全都傻眼了,不少还使劲揉着眼睛。

    那三颗骰子都是一点朝上,成了豹子。按赌场的规矩,这不仅算小,且押对的那可是一赔一百的赔率啊。等于说,萧石竹此时赚了一千两。

    其实萧石竹也不是什么神仙,没有预知能力的他自然也没有透视眼,他能猜的这么准,只是他谙熟荷官的心理。前面十把都都开了小,赌徒们多数押了大,所以输得有点着急上火,这一切都没逃过萧石竹的双眼。

    而此局好胜心强的赌徒们,一定会没有例外的认为前面都是小这次一定会出大,于是就全部押在了大上。

    而荷官抓住赌徒们这个心理,想要戏弄赌徒们一番的同时,也的让赌徒们不至于丧气从而能继续赌下去。于是他不仅仅要开小,还要开出豹子来让赌徒们看到希望,打起精神来。

    萧石竹就是抓住了荷官的这个心理,才敢舍舍得得的掏出十两,押在了完全没有人押的小上。

    在众人唏嘘声和赞赏羡慕的目光下,萧石竹淡淡一笑,抱拳环视众人,道:“运气,运气。”。

    不可思议的目光却在荷官眼中一闪而逝,接着他赶忙给离萧石竹最近的几个“暗灯”递了个眼色。

    在见到“暗灯”们都摇头示意萧石竹没有出老千后,荷官也对他投去了羡慕的目光,紧接着眉宇间又浮现了沮丧和懊恼之色,双手微微一抖。

    自己的失误让赌场损失了一千两,可不是被老板骂一顿就能了事的,说不定这份工作难保那都是算轻的处罚了,要是老板把这一千两的债务按到自己头上,自己这辈子就完了。

    而表面平静内心却很得意的萧石竹此时也没料想到,多年后这个其貌不扬的小荷官,却会成为他在地府最大的麻烦。

    把筹码兑换,赌场从中抽了两成的利后,萧石竹还赚了近八百两。赢了这么多钱,且志得意满的他知道这家赌场不能再待下去也不能再来了,于是便缓步朝着赌场门外走去。

    出了赌场,见天刚刚亮,街上也没几个鬼。一夜没睡的萧石竹站到了赌场门口,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后,往鬼市那边而去。

    他得去找个地方吃点热食,然后再找个地方好好睡上一觉。

    没想到他走到街角一转弯,就看到正前方不远处,鬼市入口的牌楼下,十几个身着家丁服且凶神恶煞的小鬼,站成一圈把一个妖魂围在了中间。

    那些小鬼个个身上的衣服背部,都绣着一个大大的“楚”字;他们吵吵嚷嚷,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正要打那妖魂。而那妖魂则全神戒备,盯着这些小鬼们。

    萧石竹定睛一看,那妖魂是个头戴斗笠,其状马身而人面,身带虎纹且背生鸟翼的怪物,手持两把板斧,和那十几个小鬼对峙着。

    他一眼就认出那妖魂正是英招。

    这时,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萧石竹,便听到那十几个小鬼中那个为首之鬼对英招大喊一声:“他娘 的,再问你这畜生一遍,要不要为我家老爷杀人魂?”。

    “不!英招我永不滥杀人魂!”英招怒吼一声,先发制人手起斧落,眨眼的功夫便把一个小鬼砍倒在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