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跟着两个鬼差出了酆都城,萧石竹再次踏上了黄土飞扬且路面不平的黄泉路。

    前几天他去鬼市的书店里买了本专门讲冥界风土人情的书,叫《阴曹地府志》。看完此书后,他才知道如今的阴曹地府就像是中国当年的春秋战国时代。

    当年酆都大帝造反成功后,发现自己根本无力统治整个冥界八荒十洲,因为冥界的面积实在是太大了。

    于是他苦思冥想了几个昼夜后,决定施行了分封制,将十洲中的八洲划分为许许多多的小国家。然后又从人魂和妖魂里挑选出一些愿意效忠他的鬼来,封为诸侯让他们成为了这些小国的国主。

    而如今的北阴酆都大帝,就像当年周天子一样,直属他治下的只有北部的玄冥洲和中部的六天洲。但他比周天子要好的是,其他诸侯国无论多么的强大都不敢跟他叫板,且每年都对他按时按量的进贡;这大概是因为他是冥界里最后一个神魂的原因吧。

    而萧石竹正要去的鬼母国,就是在六天洲南面瞑海之外,赤地千里的玄炎洲中的一个小国家。据说,还他妈是个面积不过五百万顷,约等于三十三万平方公里的小岛国。

    那《阴曹地府志》中记载,这岛上河道纵横,沼泽颇多,树高林茂。国都小虞山位于岛上正中处,是一座小山城。就环境而言,这种地方确实应该是空气清新的。但这地方也确实是一个交通并不发达,且贫穷落后的小岛国。

    按墨翟的说法,这鬼母国国主鬼母,那可是当年辅佐北阴酆都大帝诛杀了所有回到地府的古神们,使得酆都大帝顺理成章成为冥界最大的大佬的头号功臣啊。

    但是从《阴曹地府志》中来看,这鬼母国所在地好像是冥界的一个贫困县一样。萧石竹估计当年鬼母也没想到造反胜利后,到了论功行赏分田地分权力时,北阴酆都大帝却给了这头号功臣这么一点点小地盘,还他妈是个鸟不生蛋,兔子不拉屎的破地方。

    想想这些,萧石竹再替鬼母觉得不值的同时,也不免在心中感叹道:“这北阴酆都大帝真对得起他封号里的那个阴字。”。可此时的他哪里知道,这一切都是鬼母自己要求的。

    当年鬼母深知这酆都大帝野心极重,且又多疑,于是在造反胜利后,她便主动要求去南方偏远的小岛上定居,远离权力中心,这是她能活到现在的重要原因之一。如果她当时胆敢主动要最好的封地,她绝对活不到今日。

    萧石竹随着两个鬼差来到黄泉路尽头的忘川河边后,坐上了一艘和他初到冥界时所坐的舢板一样的渡船。

    然后鬼差们带着他,驾船朝着忘川河南岸而去。只是这次,舢板的行进路线始终避开了漂泊在河面上的团团白雾。

    过了一炷香后,他们的渡船终于来到了忘川河的南岸。下船后,萧石竹回头看了一眼那宽广得难以看到对岸的河面,才跟着两位鬼差往南面走去。

    一路走来,萧石竹渐渐的发现越往南走,地表越是崎岖不平,且周遭四处都是山脉连绵,且峰峦重叠山高林茂,山脉多得是点不清,数不尽。

    路边随处可见珠玉树、璇树、不死树等古籍中记载的奇木。沙棠、琅玕数不胜数;绛树(赤色玉树)、碧树、瑶树不计其数。就连在夜里能光华照耀四方的迷谷树,那也是随处可见。

    时而还能看到猕猴一样的举父和狌狌在树林间荡来荡去,发出阵阵清脆响亮的猿啼。凤凰、瞿如等奇鸟在空中盘旋。猼訑,麒麟等神兽,在山林中欢快的奔跑跳跃。这一切的一切让萧石竹看得眼花缭乱,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万兽园里一般。

    三鬼时而在丛山峻岭中跋山涉水,时而沿着管道穿城过镇,足足走了二十几日,还没能到鬼母国。

    到了第三十日的傍晚时分,三个鬼才来到一座东西走向的高山前。

    此山山势陡峭,地势中间低,东西高,且南缓北陡。山中沟谷狭窄,地表破碎,雨裂冲沟众多,名曰抱犊山。山脉正中低凹处,建有一巍峨壮观的关城。阵阵带着点点咸味的海风,卷着波涛之声,从关外朝着关内刮来。

    而此关城平面呈四方形,城墙周长八里一百三十七步四尺;宽五丈,深两丈五尺的护城河围绕其外。城墙外部以青砖包砌,内填夯土,高约十四米,宽七米。南北各有一门,北面那门上有一石匾,上刻“抱犊关”三个隶书大字。城关两边延伸而出长长的墙体防御建筑,宛如一条长龙,在城关两头无限延伸,顺着关城东西两边的山脉蜿蜒,朝更远的远方而去。倒是像极了人间的万里长城。

    萧石竹依稀记得,《阴曹地府志》的作者称此南傍瞑海之关为冥界第一关,号称这是冥界之中最坚固的防御建筑。

    他在城门外站定,打量着这座关城要塞。见此城果然名不虚传,北高南低,东西两边四周尽是悬崖绝壁。山的险峻和关的雄伟,在这里浑然一体,形成了形势险要易守难攻之地。

    城门台上座有一城楼,楼高十五米,楼东西宽约十米,南北长十九米。楼分两层,上覆灰瓦单檐歇山顶,楼上、下两层,北、东、南三面开箭窗六十八个,此时虽然关闭着,但用时可以随时开启。

    而城楼北面屋檐的正中悬挂黑字白底巨幅匾额,上书“冥界第一关”五个大字,字迹苍劲、雄浑,透着一股霸气!

    萧石竹仰头看着架在城墙上那些火炮,粗率一数火炮的数量后,不由的在心里暗自感叹到:“不愧是冥界第一关,确实雄伟壮观,连炮都比酆都城城头上的多。”。

    片刻后,他收起好奇跟着两位鬼差,缓步入了城。今晚,他们要在这关城里过夜。

    而明天过了城后,就出了六天洲地界。然后再搭船过了瞑海,那就到了玄炎洲地界上的鬼母国了。

    入得城后,只见这座军事要塞果然有着军事要塞该有的样子。除了无数的军营和士兵外,就是粮仓,马厩。除此之外,一间民宅一个百姓都没有。

    萧石竹跟着鬼差们来到城中唯一的驿站门前,那高胖鬼差从自己怀里掏出文牒给驿丞看了看后,驿丞把他们带进了驿站中,开了间房给他们住下。

    不一会后,驿丞又出去找了些吃的喝的送来给他们,然后再次默默地离去。

    萧石竹草草的吃了几口东西,喝了口酒润润喉后就自顾自的来到房间角落里的炕上,躺下后靠着墙打起盹来。

    这三十日来,他和这两个鬼差都没有太多的话。一来是这两个鬼差只顾着埋头赶路,也懒得和他说话;二来是萧石竹对他们有着很强的戒备心。

    倒不是这两个鬼差在路上为难了他,而是那日在鬼判殿上,秦广王的急躁让他多了个心眼。当日秦广王根本就不给他说几句话的机会,就急匆匆的要他画押上路。

    只是去做个鬼奴,又不是赶着吃酒席或是去投胎,秦广王为何如此着急?这个疑问在前几日,一直晕绕在萧石竹的心头挥之不去。

    思来想去,他发现当日秦广王虽然笑眯眯的,但是眼底深处暗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贪婪之色。而连接自己和秦广王的交情之物只有一个,那就是钱。于是萧石竹在心中得出一个结论:当日秦广王的种种言行举止,只怕是盯上他的钱了。

    对方着急忙慌的把他赶上路,不外乎有两个原因;一来是让萧石竹快点离开酆都,好让他秦广王杀人越货的计划快些实施的同时,让他的死在秦广王直辖的地界外,这样一来,萧石竹的死就与秦广王无关了。二来就是计划成功后,他的钱能更早的摆到秦广王面前。

    而要他死,就必须要这两个鬼差在他达到鬼母国之前动手。

    想通了这几点后,萧石竹对这两个鬼差便多了几分戒备,每日睡觉都是半睡半醒,不敢太大意。同时在心里责备自己,信了什么有钱能使鬼推磨,没想到这冥界也和人间一样,也是世事无绝对。以及自己事先没和英招他们商议商议,准备个b plan什么的。

    此时,靠墙而眠的萧石竹悄悄的睁开一点点眼缝,见那两个鬼差还在喝酒吃肉后,便缓缓闭上眼睛,轻轻的把右手顺着衣袍的对襟处插到了怀里。

    这几天都没休息好的他,不一会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萧石竹猛然惊醒,发现此时这屋里安静极了。之前两个鬼差吃东西的咀嚼声,喝酒的碰碗声也都没了。

    萧石竹顿时警惕起来,仅剩的点点睡意瞬间烟消云散。

    就在他想要睁开眼看看什么情况时,突然感觉自己的衣领被人揪住往前一拉,这力道极大使得他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赶忙睁开眼,就见那高胖鬼差站在他前方,一手拉着他的衣领,另一手中握着一柄匕首,刀尖直指他的心窝。

    虽然鬼差也想到他居然醒了而愣住,但是此刻匕首的刀尖距离他的心口,也不过一两尺的距离。而另一个鬼差已经被这死胖子灌醉,趴在床对面的桌子上呼呼大睡,全然不知胖鬼差要对萧石竹下毒手。

    他看了看那鬼差手中的匕首,又看了看那鬼差脸上的奸笑,心头猛然一颤。前几日和英招他们厮混在一起,萧石竹也知道鬼魂也会生老病死,魂飞魄散。且和人间不同的是,人死后会留下尸体,魂魄死后只会留下尘埃。此时鬼差的匕首要是直刺入他的心窝,他恐怕也是会死的。

    但他也很快镇定下来;他在人间的一生虽然短暂,却也经历了不少的大风大浪,练就了他的另一个优点,那便是处变不惊临危不惧。

    不等那胖鬼差作何动作,他插在怀里的右手已经快速从怀里拉出,同时从怀中带出一物,那东西不是其他,正是一把连珠铳。下一秒后,不等那鬼差从惊愕中缓过神来,他已把铳口直抵到那鬼差的眉心上。

    “来啊。”萧石竹一咬牙,食指轻轻的扣在了连珠铳的扳机上后,沉声说到:“比比是你的刀快,还是老子的枪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