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进了小虞山城后,只见这儿因为此地地理的原因,屋子多是竹楼,几乎见不到深宅大院。环山的青石板路穿插其中,从山脚旋转着徐徐往上,直达山顶。

    还有不少的屋子,直接悬挂在刀劈般的悬崖峭壁上,三面的环廊合抱,屋子楼阁间相互交叉,高低错落,栈道飞架将其各个相连。有的人甚至将自己的屋子,直接建在了山中巨木之上树枝之间,倒形成了此地的特色。

    时而还能看到不少的炮楼,立于悬崖边;楼顶上挂着用红色和蓝色的丝线,在正中处绣出一个弯月环日的黑色旗帜,正在随风飞舞。

    “日月军旗。”陆吾见萧石竹好奇的看着那旗帜后,便对他说到:“这就是鬼母的图腾,象征着阴阳而合是生命的真谛。”。

    再继续往高处去,路上随处可见的三三两两的棒棒军和抬滑竿的人,在路边吆喝招揽着生意,而城中小商小贩们,便就地把摊子摆在这山路两边。见山路越来越陡后,萧石竹便笑着对英招他们打趣道:“在这种地方买个苹果拿在手里,不小心掉了的话都不用追了,直接到山脚去捡吧。”,惹得英招他们哈哈大笑,就连林聪也跟着笑了笑。

    他们就这样有说有笑的走了半柱香的功夫,终于来到了半山腰上。萧石竹走的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大家只好在半山腰处那由无数巨木撑起,延伸到山崖外的广场上站定休息休息。

    他们站在广场边缘看了一会山下风景后,萧石竹掏出一些元宝递给陆吾和英招,又转身仰视着山顶距此已是不远后,对英招他们几个妖魂轻声道:“接下来你们就别跟着我了,按我之前的计划行事。”。

    英招和陆吾把头一点,把元宝揣入怀里后,对他说到:“大哥,万事小心啊。”。萧石竹淡淡一笑,对他们摆摆手后,毫不在意的道:“不必担心,去忙你们的事情吧。”。

    接着英招和陆吾便嗯了一声后,带着土缕和钦原转身离去了。不明其理的林聪看得一愣一愣的,却还是在英招他们走后不久,忍不住好奇的对萧石竹问到:“萧爷,您让他们去做什么?”。

    “呵呵。”萧石竹微微一笑,对他故作神秘的道:“我让他们去帮我打通天地线。”。说完便拔腿,自顾自的缓步朝着山顶而去。

    “啊?”林聪闻言一愣,不解之色顿时浮现脸上,显然是不知道天地线为何物。直到萧石竹都走出四五丈后,他才从愣神中缓了过来,赶忙跟上。

    萧石竹无非是让英招他们在小虞山城住下,开一个酒吧。

    早在船上时候,他就想到这冥界落后肯定是没有啤酒的,这可是一个大商机啊。于是他把吧台转椅制作方式和啤酒葡萄酒的酿制方式,图文并茂的画了下来交给了英招他们。

    然后让英招他们到了小虞山城后,尽快找一间地段绝佳的商铺把它买下,再按他的要求改成酒吧。

    要想在这地方待下去,只有鬼母这座靠山是不行的,萧石竹必须有自己的势力。所以开酒吧除了让自己的银子钱生钱外,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就是让英招他们更好的结识当地的民间势力,以便让这些人成为自己将来的帮手。

    当然这些他是不可能告诉林聪的,毕竟林聪是墨翟的人,而墨翟倒底是敌是友现在尚不明朗,所以才说了个林聪都不懂的词,让对方完全不知道他倒底要做什么。

    又走了半柱香的时间,萧石竹和林聪来到了山顶鬼母宫的宫门前。因为地理的限制问题,鬼母宫显然没有酆都的六天宫的规模那么大,也没有六天宫那么富丽堂皇,巍峨雄伟。但鬼母宫有个最大的特点,那便是这个的一砖一瓦,一梁一柱皆是黄铜所铸而成。即连宫门,亦是如此。

    阳光一照,整个鬼母宫便金光四射,如若金宫。

    这宫门面阔九间,进深三间。门前铜鼎四只,列铜狮一对,左雄右雌,威武凶悍,彰显出一方诸侯的威仪。

    林聪掏出文牒和腰牌等物,给看守宫门的阴兵们看了看,证明身份后,那阴兵中的百户阴沉着脸,对他们恶声骂道:“毛病!十五个鬼奴里,其他的早上都来了,怎么就你们到中午才到。”。却迟迟没有让开,全然没有放萧石竹进去的意思。

    “军爷息怒。”萧石竹不等林聪开口,便走上前去,从腰带下掏出二两碎银子,递给那百户后,笑眯眯的说到:“路途遥远,耽误了下,还请军爷您见谅。”。

    那百户看了看手里的钱,又看了看萧石竹,终于转怒为喜,道:“你小子还算懂事。”。说着挥挥手,让手下们放行。

    萧石竹表面陪笑着,心里却骂道:“这阴间都是势力鬼吗?各个都见钱眼开。”。

    “萧爷,我不能跟您进去了。”林聪则把文牒递给萧石竹后,拱手道:“小的得回去交差,就此别过。日后,日后有缘再会。”。

    萧石竹没想到他也要离去了,离别来的太突然让他心里顿时觉得空落落的,就和他当日离开酆都时一样很不是滋味。

    且林聪虽然是墨翟的人,但一路上也没坑他,这让萧石竹对他还是有几分好感的。

    此时的萧石竹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只是愣了愣神后,对林聪勉强挤出个微笑。接着背对着那些阴兵悄悄的掏出一个十两的元宝,又悄悄的塞到林聪手里,道:“回去吧,路上小心点啊。”。

    萧石竹没有想到他这句不知道该说什么而随口一说的话,却使得林聪在一怔之后瞬间感动。在为墨家做间谍的日子里,有功时墨翟没有夸过他,有错时反而要被墨翟破口大骂。而萧石竹和他相处时间虽然不长,却能说出如此贴心的叮嘱,是林聪万万没想到的。他张了张唇却说不出话来,缓缓垂下头去,双眼也有些泛红。

    在往后的日子里,他多次帮萧石竹化险为夷,甚至不惜带上叛徒的帽子,里应外合帮萧石竹铲除了墨家,都是为了报答对方今日的这一句随口一说。

    语毕,不等林聪说什么,萧石竹便一个转身后,大步朝着鬼母宫里头也不回的而去。

    入了宫门后,萧石竹见自己站到一个面积约有十亩大小广场上。广场上以汉白玉石板铺地,一条河水自西向东蜿蜒流过。河上横架五座铜桥。而广场北面有一面阔九间,进深五间的大殿,殿前有宽阔的平台,台上陈设日晷、嘉量各一,铜制玄武和白虎各一对,铜鼎十座。

    广场东西两侧是排列整齐的廊庑,而广场的正中有十四个高矮胖瘦不一的男性人魂,一字排开垂首而立。在这些人魂四周,还站着几个身着蓝色蠎服,手持拂尘之人。

    看着穿着装扮,倒像是人间封建时代的宦官。

    其中一个年长的宦官,见到萧石竹后,对他招手说到:“喂,那个谁,你在哪儿傻站着干嘛?”。萧石竹见状赶忙走到他身前站定,拿出文牒递给对方后,道:“小的萧石竹,被秦广王派来做鬼奴的。”。

    “站过去。”那宦官看了看文牒后,哼了一声,一扬手中拂尘骂道:“来迟了还不自觉点。”。

    “是。”萧石竹应了一声后,站到了鬼奴队伍西边的末端。他的左手边站着一个虎背狼腰的人魂,对方那长着浓密的络腮胡的脸上满是横肉,像极了占山为王的土匪。

    他见萧石竹往自己身边一站后,便翘着兰花指,对萧石竹嗔道:“原来你就是那迟到的小鬼啊,我还以为是什么有后台的老鬼呢?”。声音又尖又细,好像捏着嗓子在说话一般。

    萧石竹闻言一惊,赶忙把他上下打量一遍,随即心中忍不住吐槽到:“原来冥界也有娘娘腔啊,长得倒是五大三粗的,没想到是个阴阳人。”。却还是干笑着对那人拱了拱手,道:“是啊,路途遥远来迟了,大姐你别见怪。”。

    “说什么呢?”那人一听他的话便不乐意了,立马转头怒目圆睁的瞪着他,骂道:“讨厌,老娘我可是纯爷们。”。萧石竹听得一阵反胃,使劲忍住才没把早上吃的包子给吐了出来。

    “哦,那请问这位老纯爷们怎么称呼?”片刻后,萧石竹又笑着问到。心里却说到:“你个死阴阳人,也敢叫纯爷们?”。

    “老娘姓明,名逸尘!”说着,那壮汉又翘起了兰花指。萧石竹点点头,没在说话。

    就在这时,广场北面大殿门口传来一声大喊:“鬼母大人驾到!”。接着萧石竹等人就见那北面的大殿中走出一排身着华服的宫女,抬着一张凤辇朝这边而来。

    一个身着红色九凤冕服,头戴凤冠腰系黄绶,打着一把精致的纸伞的女子,坐在那辇上。一看那衣着和待遇,萧石竹便知坐在辇上的女子十有八九就是鬼母。

    萧石竹抬头看了看天,嘀咕了一句:“有病,太阳又不毒辣打什么伞?”。话未说完,那年长的宦官便对他们打着手势沉声呵斥道:“快跪下。”。接着自己一整衣袍,朝着那打伞女子下跪,嘴里高呼了一句:“恭迎吾主。”。

    萧石竹他们一干鬼奴,赶忙依葫芦画瓢,跪下后有气无力的喊了一句:“恭迎吾主。”。

    女子的凤辇随即来到他们前方停住,那女子高高在上的坐在辇上,俯视着跪在地上的一干人等,露出淡淡的满意之色。

    萧石竹悄悄的抬头瞄了一眼,只见这女子生得雍容华贵,蛾眉青黛杏脸桃腮。一头黑发丝滑乌黑,肌若凝脂如美玉一般柔光若腻,眉下一双明眸顾盼生辉,鼻下樱桃小嘴上双唇娇艳若滴,腮边两缕乌黑的发丝,此时此刻正在随风轻舞,为这女子凭添几分诱人的姿色。

    只是一眼,便已万年。

    “还真是人间无此淑丽,非妖即狐。”怦然心动的萧石竹,在心中暗自感叹道:“英招没骗我啊,果然是个美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