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鬼母宫中下人们专用的饭堂也在外庭之中,距离萧石竹的工作岗位天狗苑并不算太远。

    里面并排摆放着八张几丈长的长桌,桌子两边支着不少的长凳,连在一起。最深处正中的几张方桌上,摆着几个木盆,里面盛着热腾腾的饭菜。

    一到饭点时,不管是内庭还是外庭的鬼奴们,都会准时轮流到此用餐。虽说鬼母国在冥界算不上是富得流油的地方,但能在鬼母宫中做事待遇还是不差的。除了秋冬两季都给每人发一套鬼奴服和鞋袜一双外,且那一日三餐也不寒碜,虽不多也是餐餐有肉。毕竟鬼母宫的鬼奴们那都是鬼母的脸面,长得太瘦走出去也不体面。

    “萧哥。”萧石竹带着天魁星才来到饭堂,几个认识的鬼奴便笑着给他打了个招呼。萧石竹也笑着对他们道:“吃着呢?”。

    唯独外庭总管阿福和他的几个随从,在见到萧石竹后,阿福便高声嚷嚷道:“狗东西,带着你的同类来吃饭了吗?”。好像恨不得整个饭堂里的鬼奴都听到一样。随即他的那几个随从便附和着哈哈大笑起来。

    萧石竹没去理他,而是径直的走到饭堂深处取碗盛饭,然后随便找了个空位坐下。再慢条斯理的把碗中的肉片挑出来,扔给了规规矩矩的蹲坐在身后的天魁星。

    阿福又嘲讽了萧石竹几句后,见对方不理自己便自觉无趣,和随从们缓步离去了。

    萧石竹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坐到距离自己很远地方去吃饭的阿福,在心中思忖到:“会是他吗?”。

    十数日来,阿福只要看到萧石竹都要喊他是狗东西,再把他狠狠的嘲笑一番。虽说萧石竹去看管天狗,不是自己主动要求上进得来的,而是得罪了鬼母后被鬼母钦点的,但是这十数日来阿福的行为却有些过于偏激了;都小半个月了欺生的行为不仅存在,且愈演愈烈。

    好像萧石竹杀了他爹或是睡了他老婆一般,他俩只要一见面,阿福不做出小人得势的模样讽刺他几句,就会茶饭不思一般。

    萧石竹本来是猜疑阿福是不是想让他在鬼母宫呆不下去,或者贴切一点的说是让他做不了狗监,然后换个人进去。可细想就发现这根本没理由;照顾天狗又不是什么体面的活,光是每天打扫犬舍就已经够忙的了。且每月就十钱的工钱,更不是有钱有势的官位,有着外庭总管职务的阿福应该不至于跟自己争此“美差”才对。

    再加上萧石竹又没得罪他,他狠狠地挖苦打击鬼母讨厌的萧石竹的表现,龟缩在内庭基本上每日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老板鬼母又看不到。阿福这些行为,倒底是性格使然还是另有目的,也是近日来萧石竹始终没想明白的另一个疑问。

    如果阿福的目的是让萧石竹离开天狗苑,那阿福的最终目的肯定是要派人进去园中。可狗监又不是什么美差,派人进入天狗苑无非把那个密使令牌找到而销毁掉。以免刺客的幕后老板,在被外人发现令牌后而暴露。

    但是阿福是外庭总管,按鬼母宫的宫规他虽是总管却依然进不了内庭,自然也不可能是他给刺客讲解的内庭地形。从刺客能进入内庭且轻松避开很多岗哨这点来看,阿福不是同伙。

    而能做刺客的那都是武力值和智慧值很高的,同伙亦是如此才能确保从不失手,所以这种只会一味的拍马屁,也不管主子老板看到了没有的傻子不应该是刺客的小伙伴才对。如果刺客的同伙真是阿福这种飞扬跋扈太张杨的人,那这刺客一定死不瞑目。

    “萧老弟,吃饭呢?”正想得入神,就被明逸尘一拍他的肩头后,把思绪给打断了。接着明逸尘抬着自己的碗,坐到了萧石竹对面。

    “说了多少次了,要么叫我萧哥,要么叫我萧爷。”萧石竹一声叹息后,不耐烦的说到:“老弟老弟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个小老头呢?”。

    说完萧石竹呆呆的看着他手里抬着的不是碗,而是一个小铜盆后,微微一怔。虽说他对明逸尘饭量大的事实已是知晓了的,却每次都能被这家伙的夸张给吓到。

    “明逸尘,你上辈子是饿死的吧?”今日萧石竹终于忍不住了,睁大眼睛瞪着对方手里盆中堆尖的饭菜开口问到。

    “嗯,我在人间的时候遇到小日本打进来,都忙着逃命谁吃得饱。”明逸尘一边咀嚼着嘴里的饭菜,一边对萧石竹含糊不清的说到。

    萧石竹右脸肌肉一抽,干笑一声,道:“那还真是苦了你了,多吃点吧。”。说完,抬起自己的碗开始吃饭。

    饭吃到一半,本还狼吞虎咽的明逸尘突然停了下来,看着蹲坐在萧石竹身后的天魁星打量片刻后,大呼道:“萧老弟,你给它脖子上挂了个什么玩意儿?”。顿时吸引了附近的鬼奴注意力,都往这边看来。

    “别总带老字好吗?不愿意喊爷,你叫我萧弟也行啊。”萧石竹微叹一声,转身伸手握住挂在天魁星脖子上的牌子后,问到:“哦,你说这个啊。”。

    “嗯嗯!”明逸尘点点头,又扒了几口饭入口,眼中始终含着淡淡的好奇,看着天魁星脖子上的牌子。

    “前两天院子里种花的时候挖到的,好像是个什么牌子,我觉得还很不错就留下了。”萧石竹提高了几个分贝,道:“毕竟天魁星它是天狗们的狗王,思来想去后我觉得可以给它带脖子上当个狗牌,也算是个身份的象征了。过几天发了工钱后我出宫去找个工匠,给它刻上狗王二字。”。

    语毕他顿了顿声,又对明逸尘问到:“这样带着好看吗?”。

    “是挺好看的。”明逸尘虽然听不懂狗牌是何物,却还是假装听懂了的样子点点头,兰花指一翘后,随口一问:“是什么做的,黄灿灿的?”。

    “好像是铜吧。”萧石竹说着又扭头看了看天魁星。回头时,他嘴角微微上扬。

    他的目的达到了。他深知明逸尘除了娘之外,还有一个缺点就是八婆。明明是七尺男儿,却喜欢嗑着瓜子和同僚说三道四,对于东家长西家短的事情他总是那么的乐此不疲。

    而且此时饭堂人来人往,令牌挂在天魁星脖子上的事,很快就能在宫中传开。到时候刺客的同伙肯定坐不住,一定会来想法设法的拿回令牌,以免夜长梦多。而萧石竹只需守株待兔,把他抓住就行。

    吃完饭后萧石竹带着天魁星,缓步往天狗苑而去。

    回到园中才坐下一会,值夜的禁军百户便来借巡逻用的天狗。萧石竹一一登记好后,把项圈套在了几只天狗脖子上,把它们交给了百户。

    这个长得魁梧结实的百户姓金名刚,是鬼母国禁军里和萧石竹比较熟络的一个百户。

    今日他借完狗正要离去,萧石竹便叫住他。愣在屋门前的金刚正要问他做什么时,萧石竹便掏出几两碎银子,塞到他手中。

    “有事你说话,给钱干嘛?”金刚虽这般说着,却毫不犹豫的把钱揣入自己怀里,生怕晚了一秒这银子就会不翼而飞了一样。

    随之萧石竹眼睛左瞄右瞄,嘴却在他耳边嘀嘀咕咕了一阵后,问到:“懂了吗金刚大哥?”。说着把一张事先写好的纸条,塞到了金刚手中。

    金刚在心里把他刚才说的悄悄话回忆一遍后,点点头后问道:“懂是懂了,可你这是要干嘛?”。

    “看在钱的份上,现在别问好吗?”语毕萧石竹对他神秘地一笑,眉宇间始终挂着自信之色。

    “行,我也懒得问,你小子的鬼主意只有你自己懂。”金刚嚷嚷着,拉着他借去巡逻的天狗转身离去......

    入夜后不久,便下起了毛毛细雨,整个小虞山城边被雨水不断的冲刷着。淅淅沥沥的雨点如断线的珍珠,从空中夹杂着夜风飘洒下来,淋湿了地,淋湿了房,淋湿了树和花草,在幽静的夜晚中奏响了催眠曲。

    天狗们卷缩在笼子里,呼呼大睡。

    “下雨了,巡逻的禁军们又要被雨淋了,哈哈。”萧石竹说完打了个哈欠,贱笑一声后,自言自语道:“也好,天凉好睡觉。”。说着起身伸了个懒腰后去把屋门关上,然后折身而返,把桌上的油灯给吹灭了。

    屋里的灯方才灭了,整个天狗苑便也陷入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

    半晌后,天狗苑外闪过一道黑影。这黑影来到天狗苑外站定,然后足尖点地一跃而起。下一秒后,他便稳稳站到了墙头上。

    接着就见他来了个优美的空中侧翻后跳入苑中,动作很轻,至始至终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然后这黑影蹲在花草从中左顾右盼,确定院中没有危险后,开始蹑手蹑脚的朝着萧石竹和天狗们居住的地方而去。

    黑影来到房门前站定,伸手轻轻的推了推门发现门被人从里面锁上后,从腰后拔出一把短刀来,顺着门缝将刀插入其中,轻轻的把门后门闩给挑开。

    确定门闩挑开后,他用左手轻轻的推了推门,这次终于把大门给推开了一条缝。

    接着这个黑影一个闪身,顺着门缝钻进屋内后,又转身轻轻的把门关上,然后再把短刀上缓缓插入挂在自己腰后的刀鞘中。

    他摸黑找到天魁星的狗笼,在黑暗里轻轻的打开笼子后,伸进手去摸索起来。可不摸还好,一摸之下黑影发现笼子里空无一物,猛然一惊。心里暗叫一声:“不好,上当了。”。

    不等他从惊愕里缓过神来,萧石竹的声音便从他身后不远处缓缓传来:“夜雨还来冒雨前来我这儿看天狗,辛苦你了。”。

    话音未落,本还一片黑暗的屋子突然亮了起来。那黑影因为不适应突如其来的强光,赶忙抬手遮住自己眼睛。

    待他稍微适应了一下后,赶忙转头一看,就见萧石竹站在他身后不远处,右手握着一柄连珠铳,枪口正指着他。而左手着握着白天还挂在天魁星身上的那块令牌。再环顾四周,只见屋里站着十个禁军,手里举着火把刀枪,把他围在中间。

    萧石竹见此人转过身来后,便瞥了一眼自己手中的令牌后,笑着问到:“你是在找这个吗?”。

    随后,当他看到此人长着浓密的络腮胡的脸上满是横肉后,立刻板着脸又说了一句:“明逸尘,果然是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