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萧石竹咽了咽口水,沉吟着仔细思索起来;去抓内奸这事倒是一个展示自己能力的好机会,还能在事后接近鬼母。可自己去抓内奸总是势单力薄的,不去吧马上就死,进退两难让萧石竹心生一丝烦躁。

    可思忖片刻,他觉得自己还是可以接下这任务的,只是需要敲鬼母的“竹杠”,狮子大张口的方式把一切可以帮助到自己抓住内奸的人力物力财力要到手。

    打定主意后,他缓缓抬起头来,看着鬼母道:“美人,我可以答应你去抓内奸,但那你要给我人力,无力财力,否则这活干不了!”。

    “不许叫我美人,要叫我吾主鬼母大人。”一声呵斥后,鬼母又露出笑脸来,调笑道:“你不是率领着‘一百零八将’吗?还需要什么人力?”。

    “靠,你是说天狗啊。”萧石竹见鬼母也不赏他一把椅子坐坐,索性席地而坐道:“天狗又不能查案子,又不会帮我分析问题,怎么就算人力了?一群只会转着圈圈咬自己尾巴的吃货,连物力都算不上好吗?你要叫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这叫什么事儿?”。说完便把头偏朝一边,哼了一声。就像个闹孩子气的孩童一样,让鬼母看得在心里偷笑。

    “也是。”鬼母蹙眉沉吟片刻,稍加思索后,道:“人力我现在就给你安排,但是财力,物力免谈。”。语毕她对身边的侍女招招手,待那侍女站到她身前俯下身来时,鬼母便在侍女耳边悄声嘀咕了几句。

    只见那侍女连连点头,在鬼母语毕后应了一声,然后缓步往殿外走去。

    萧石竹用不解的目光,目送着那侍女离去后,转头对鬼母说到:“鬼母大人,您这是闹哪样哦?”。

    “给你准备人力啊。”鬼母对他抿嘴一笑后,眨眨眼道:“都是精挑细选的,有侦破经验的禁军。”。

    萧石竹闻听此言,双眼顿时发亮,拖着长音“哦”了一声后,站起身来对鬼母鼓鼓掌,笑道:“鬼母大人英明!”。语毕抬起头来,收起笑容后,斜了一眼鬼母,用无奈的语气说到:“你少骗人了。”。

    只是看着鬼母时,却不知为何,他心里突然想到:“一个身子看上去单薄的女人,独自支撑着这么一个小岛国,一定也很辛苦。难道这个的国家的男人都死绝了吗?”。

    “我骗你什么了?”鬼母饶有兴致的看着他,装傻问到。

    “上次你对我那么温柔的眨眼,我就去看天狗了;这次你又来,给我的人力肯定没好货。按人类犯罪心理学的话来说,你这眨眼的动作就是你没憋着好屁的征兆。我已经吃亏一次了,不想再来第二次。”萧石竹随口答了一句,眉宇间的无奈之色越来越重;接着他唉叹一声,眼含哀求的目光看向鬼母,道:“算了,人力物力财力我都不要了,但是狗监这个称谓能不能给我改成铲屎官,狗监那名字太难听了。好歹我为你查案,不说是钦差大臣,至少别叫狗监。”。思来想去萧石竹觉得,敲竹杠肯定不行了;那以其被鬼母骗得空欢喜,不如要点实际的。

    “可以,我马上下令给你做个铲屎官的腰牌,凭此腰牌,可随时随意出入内外庭。”鬼母想也不想的就一口答应了下来,并且说到:“人力也给你,毕竟可以帮上忙的,至少为你有个保护。但只有十天期限,时限一到我见不到内奸,你......”。

    “那谢了,让他们去天狗苑报到就行。”不等她把话说完,萧石竹便自顾自的转身,抬起右手对身后的鬼母做了个拜拜手势,开口打断她,道:“你放心好了,十天后我的鬼头绝对不会摆在你面前的,摆在你面前的只会是内奸。准备好封赏,最好是一个三进三出的大宅子外加两个大胸小妾,正妻的位子萧爷永远给你留着。”。说着头也不回的往殿外走去。

    直到萧石竹的身影消失在大殿外后,早已是气七窍生烟的春云终于忍不住了,她对鬼母草草的拱手行礼后,沉声问到:“吾主,您怎么把缉拿潜入宫中的他国密使这样的重任,交给一个无礼且无耻还狂妄的狗监呢?”。

    萧石竹张狂且目中无人,对自己如此也就罢了,居然敢对鬼母亦是如此,这让春云心生大大的不爽;要不是鬼母不许她动手杀了这小鬼,此时她一定追出去把萧石竹大卸八块。

    “因为他聪明。”鬼母瞥了一眼春云脸上的怒容,淡淡说到:“且现在这些密使越来越嚣张,居然潜入我宫中;加上我国擅长查案的夏星又不再国都之中,只能在这小鬼身上赌一把了。”。

    “赌?”春云脸上的怒气渐渐的化为了不解,她用迷茫的目光,看着鬼母。

    “赌一把,这小鬼是不是忠心。”鬼母微微一笑,点点头道:“顺便看看他的实力以及能力倒底有多少?”。

    “你也知道,鬼母国如今四面楚歌。南有祝融共工虎视眈眈,东有巫支祁的海盗作乱,西面还有个心怀鬼胎的鬼王,一直对我国不怀好意。如此多事之秋,只能用非常之人应付非常之事。”不等春云开口,鬼母便轻叹一声,继续说到:“而这小子在短短几天里,就能根据少量的情报,设计抓拿到前去取刺客遗留在天狗苑令牌的弃子,说明他心思缜密。且入宫半个月就能说服禁军配合他设局,为他给我传信,说明他有笼络人心的手段,是可塑之才。有才之人未必有德,偶尔目中无人一点也是正常。”。

    “而且他也很有趣,别的鬼奴见了本王那都是大气不敢喘的,他却能面不改色的看着我,且对答如流,说明这小子有胆识。”鬼母望着萧石竹离去的方向,微微一笑,道:“不瞒你说,如果要不是他总是对本王气色心,我还真想给他加官进爵。”。

    春云听得一怔;别人不知道她还不知道吗?这个鬼母国,千年以来五品以上的官员只有女性,全无男性;这是鬼母自己立下的规矩。

    可怎么今日听到鬼母此话,好像不仅仅是欣赏这小鬼,还有意为对方封官加爵的意思。

    这让春云顿时更是百思不得其解。

    “你们做事都太一板一眼,万事讲究个规矩,属于治国能臣;但这小子不会随时随地讲究这些,必要时什么下流无耻的事情,他都做得出来。要对外敌立我国威,就需要这样人。”鬼母瞥了一眼春云,似乎看透了对方心里的狐疑后,道:“但你也要盯紧他,千万别让他做出出格之事。”......

    难得来一次内庭,且这里风景不错,萧石竹没着急着出去,而是随意转转。等看够风景后,他才慢步往外庭走去。

    但由于内庭中道路纷繁复杂,又没人领路萧石竹还差点迷了路。最后不得不去问问守卫禁军怎么走出去的同时,也在心里想到:“之前那个刺客夜闯内庭,黑灯瞎火中也没迷路,看来给他讲解地形的人,在鬼母宫中待了很多年头了啊。”。

    “但也不排除是禁军里出了内奸。”走到内庭宫门口时,萧石竹看着那些站岗的内奸,在心里说到:“但是不管是谁,明逸尘一死,对方应该不会轻举妄动了,什么事情才能让对方露出马脚呢?”。

    边走边想,不知不觉间便来到了天狗苑门前。方才抬头,就见到一个双目如炬,魁梧结实却有着正宗古铜色肌肤的男子,站在院门前左顾右盼。

    萧石竹定睛一看,这人身着环锁铠,腰挂直背刀,一脸正气,不是金刚又是谁?于是他便快步迎了上去,对金刚问到:“金刚大哥,你找我啊?”。

    “参见大人。”金刚一见他后,赶忙拱手行礼到。

    “大人?”萧石竹左右看看,又回头看看,除了他和金刚外这附近没有其他人后,伸手指着自己,问道:“你是说我吗?”。

    “是,吾主鬼母刚刚下令,封你为铲屎官大人。”说着,金刚从自己怀里掏出一块令牌,对萧石竹双手奉上,道:“并且命我率四个武艺高强的禁军带着你的令牌来天狗苑候命,日后供你调遣,查出潜伏于宫中的敌国探子。”。

    “哈哈哈哈,这办事效率我喜欢。”萧石竹顿时喜出望外,接过令牌左看右看。只见青铜铸造而成的令牌背面刻着鬼母国的图腾弯月环日,正面刻着“铲屎官”三个镀金大字。右下角还有一行小字:鬼母亲封,凭此令牌可随意出入内外庭。

    萧石竹狠狠的亲了一下那令牌,道:“没想到我还没回来,令牌就做好了;好,好,鬼母终于做了个对的事情了啊。”。

    金刚这个人魂他还是略有了解的,虽然只是个小小百户,但是身手了得;只是不会拍禁军统领的马屁,而一直升不了官罢了。鬼母居然派金刚来,那说明剩下的几个助手也不会差。

    “会是包大人身边展昭那种牛哄哄的人,还是狄仁杰身边李元芳那种武力值和智力值并存的能手呢?”萧石竹一边yy着,一边对金刚问到:“另外四个禁军呢?怎么报道还给我玩迟到,不像话!”。

    “他们在院中等待大人。”说着金刚便转身,缓缓推开院门。

    萧石竹面带笑意,满心好奇的往院中而去,却在跨过门槛的那一瞬间,笑容完全僵住。一愣之后,他心里不住的说到:“一定是我开门的方式不对。”,想着便退了回来,把门关上。

    面带不解之色的金刚,望着他做完这个奇怪的举动后,愣愣问到:“大人,怎么了?”。

    “你,你,你确定里面那四个货,是武艺高强?”一脸黑线的萧石竹,再次推开院门,对金刚问道:“是鬼母给我安排的?”。

    金刚又是一愣,赶忙探头一看,确定是自己按鬼母的意思带来的禁军后,点头道:“是啊!”。脸上的疑惑之色越来越重。

    “这叫武艺高强?”萧石竹发出一身无奈的叹息后,一把抓住金刚的衣领,拉着对方步入院中,道:“你好好看看,他们身上那块肉长得像是武艺高强的?”。

    此时他们身前一丈外,站着四个高矮胖瘦不一的禁军,面朝他们一字排开;高个那个是个瘸子,手杵拐杖。矮个那个眼睛有白内障,眼球里灰蒙蒙的一片。胖的那个活像只狗熊,肚子上三层油肚且腿短,还只会傻笑。瘦的那个骨瘦如柴也就算了,居然是个年已古稀,早已驼背的老年人。

    “这尼玛是废柴联盟吗?”萧石竹的怒吼声,回荡在天狗苑上空,久久不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