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半个时辰后,金刚和其他四人在院落中一字排开站定;愤愤不平的萧石竹满脸怒气,在他们身前来回踱步,嘴里不住的骂道:“鬼母这死婆娘,气死老子了,说好的给人力,却给我一堆歪瓜裂枣。”。

    他话音方落,金刚他们便齐声有气无力的说到:“第一百零二遍!”。

    接着不等萧石竹再次开口,金刚便对他哀求道:“大人,你骂归骂,能不要转悠吗?我眼都花了!”。

    “闭嘴!”萧石竹在他身前站定,用手指着他的胸口,一字一顿地道:“记住,永远不要干涉你的领导的私事。”。每口吐一字,便用手指指一下金刚的胸口。

    “领导?”金刚他们齐声疑问到,显然地府没有这个说法,才让他们不知道萧石竹在说什么。

    “就是我。”萧石竹喘着粗气,使劲攥紧自己的双拳。

    “好吧,大人你也别气,你要是看不惯我们,我们走就是了。”金刚见他已是面红耳赤,额上青筋暴起后,赶忙直来直往的说到:“你再怎么气也改变不了我们是鬼母派来协助你的事实,还气坏了身子多不划算。”。

    “我们是看不惯你们吗?”萧石竹一指内庭方向,高声怒吼道:“我是看不惯那嫁不出去的老女人,我气鬼母她又给我玩笑里藏刀。这么有心机,活该她嫁不出去。”。

    “大人,这话可不能说的这么大声。”金刚闻言上前,赶忙捂住他的嘴,低声说到:“虽然你说的是实话,但到此为止,消消气消消气。”。

    萧石竹一把拉开他捂住自己嘴巴的手,骂了一句道:“我说的不对吗?干嘛要到此为止?她给我派来的都是歪瓜裂枣,老子还不能牢骚几句了?”。

    “你要这么说,我可不乐意了;他们只是长得歪瓜裂枣,但是身怀绝技。”金刚放开他,没好气的说到:“大人你没见过他们的本事,请不要信口开河好吗?”。

    “什么本事?有屁本事?有真本事说给我听听啊!”萧石竹瞪着金刚,道:“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我现在就进内庭找鬼母去。”。

    “你要去找就去吧,我不拦你。”此时见他不听劝,金刚倔强的脾气也上来了,便不再劝他,反而把双手环抱于胸前,昂首挺胸,面无惧色的看着萧石竹。那神色,大有对他说:“你去啊,有本事去找鬼母啊!”的意思。

    萧石竹见状一愣,打量着他的四方脸想到:“这么淡定,难道他知道鬼母不让我讨价还价,还是说这几人真有本事?”。

    于是他镇静下来,对金刚道:“说说他们什么本事?”。

    金刚瞪了一眼他后,走到那高个面前,用略带不耐烦的语气说道:“他姓李,木子李,名猜;眼睛很尖,是禁军里的观察高手。”。

    “李猜?”萧石竹一呆,心里骂道:“这他 娘谁取的名字?”。

    “他也姓李,名好,是李猜的兄弟。”金刚走到那矮子面前,缓缓说到:“虽然眼睛有先天性白内障,但是鼻子很灵敏,有着不亚于天狗的嗅觉。”。

    “李好?你好?”萧石竹嘀咕着轻轻的摇摇头,同时在心里继续骂道:“靠!那下一个是不是叫我也好?”。

    “此人姓杨,杨树的杨,名巅峰。”接着,金刚移步到胖子面前,对萧石竹道:“大人你别看他能吃能睡,但他是出了名的情报收集能手,宫内大小事情无他不知,无他不晓的。”。

    “羊癫疯?我还人来疯呢?”萧石竹对那胖子撇撇嘴。

    “老朽姓魏,命甚么。”不等金刚开口,站在最后的那个老人便抢先开口,对萧石竹笑道:“别看老朽年衰岁暮,但老朽耳朵灵,方圆五里什么风吹草动我都能听得清清楚楚。”。说完张嘴一笑,露出他那只剩下两颗上门牙的牙龈来。

    “为什么?还有人叫这名字?你们的名字能不能正常点!”萧石竹伸手捂着自己的胸口,在心中呐喊到。

    “大声的告诉大人,你们在禁军中的外号是什么?”在金刚得意洋洋的一声大喝后,李猜随即喊了一个“望”,李好接着道:“闻”,然后是杨巅峰说了个“问”字,最后魏甚么答了一个“切”字后,四人又齐声道:“望闻问切四大高手!嚯哈嚯哈!”。

    萧石竹努力闭住嘴,才没导致自己吐血;早已是猪肝色脸色的他一额头的汗珠,右眼眉毛挑了挑后,面带无奈的干笑一声。暗自在心里继续骂道:“逗逼吗?还嚯哈嚯哈,小脑有问题吧!”。

    接着,他对着几人双膝一弯,猛然跪在地上,拱手一拜道:“几位大侠好厉害啊,尤其是刚才那声口号,喊得是惊天地泣鬼神。恕我之前有眼不识泰山,但是求放过。”。

    金刚和其他几人对他笑着摆摆手,沾沾自喜的齐声道:“那是自然,我们的本事可是万中无一的,人品也是,怎么会和大人你一般见识呢?”。

    已经无力吐槽的萧石竹见他们听不出好赖话来,只得起身,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丢下一句:“那诸位万中无一的高手,就好好看着天狗吧!这点小事对你们来说应该不难。”后,转身往院外而去。

    留下金刚他们愣在原地,呆呆望着他那渐行渐远的背影愣愣出神。

    半晌后,李猜对李好说到:“你说大人这是去干嘛?”。李好若有所思的想了想,道:“多半是去查案了。”。

    “以老朽之见。”魏甚么接过话来,捋了捋自己颌下白须,故作深沉的道:“大人是去偷懒摸鱼了。”。

    “这么说,我们也可以偷懒咯?”金刚和杨巅峰闻言,对其他三人挤眉弄眼的齐声说到。

    其他人把头一点,嗯了一声后,道:“应该是的。”。然后五人不约而同的一笑......

    萧石竹缓步出了宫门,打算去他的酒吧看看,顺便散散心。

    不一会后,他像一个小老头一样,背着手慢悠悠的散步到了半山腰一个挂着“酒”字幌子的小木楼前。这小楼共两层,左右各有一棵老槐树,墙上用涂料画出许多壁画涂鸦,在这一带显得那么的显眼。门头上的匾额书:“槐树酒吧”四个字。

    萧石竹站到门前,敲了敲闭紧着的门。门内随即传来一个浑厚有力的声音,不耐烦的嚷嚷道:“谁啊,买葡萄酒的晚上来啊。”。

    “我是你大爷,开门英招。”萧石竹也没好气的嚷了一句,抬腿踢了两脚门扉。

    随之就听到屋里传来一阵手忙脚乱,踢翻坛坛罐罐的声音,不一会后英招从屋中把门打开,一见萧石竹便哈哈大笑一声,道:“大哥,你怎么来了?”。

    “肯定是来看看你们最近过得如何?顺便也来看看酒吧生意。”萧石竹说着,便径直往屋里去,随口问到:“酒好卖吗?”。话才说完,他便愣在了门后,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

    只见屋里深处吧台前,也站着一个马人造型的妖魂,和英招外形大同小异,唯一不一样的地方是,对方有着一张白皙的女人脸。

    此时对方衣衫略有不整,头发有点凌乱,一脸红潮之色;萧石竹便知道刚才英招在干嘛了!

    “葡萄酒生意不错,大家都喜欢那股酸甜味;啤酒没几个人会喝,暂时不好做啊。”英招说着把门关上,一转头就见萧石竹和那女马人四目相对着,眼中尽是惊愕之色,尴尬之色顿时爬到英招的脸盘上。

    他赶忙上前,讪笑着道:“大哥,我给你介绍一下,她叫影儿;是我的相好。”。

    “可以啊你小子,我还以为你是绝种动物呢!不过你哪儿找来的同类?”萧石竹转头对着英招挤眉一笑;他惊讶之余也打心底替英招高兴,对方能找到一个自己的同类,以后生一堆小英招过点采菊东篱下的生活,也未尝不是好事。

    “前几天我去收葡萄,看到她在码头上给人驮货赚钱挺辛苦的;于是就把她带来酒吧打工了。”英招说着,赶快给萧石竹搬来一把椅子后,对影儿道:“快叫大哥。”。

    “大哥。”影儿低下头去,怯生生的喊了一句。

    “看来这见面礼少不了了,一点心意虽然不多,但是弟妹你拿着。”萧石竹心里之前的郁闷,此时已经荡然无存,他赶忙掏出五两碎银子,走到影儿身前把银子塞到对方手里,道:“想吃什么就买点什么。”。

    影儿还要推脱,萧石竹便说到:“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好好待我兄弟。等大哥赚了钱,帮你们好好办个婚礼。”。萧石竹虽然傲气,卑鄙,可他也知道知恩图报。当初在抱犊关要不是英招出手相救,他早挂了;这份恩情他一直牢记于心。

    “陆吾他们呢?”紧接着,他环视着四周问到。

    “他们住在酒坊那边,我住在店里看着店。”英招说着就给影儿打了个手势,示意她去给萧石竹泡茶。

    影儿道了一句“你们聊。”后,垂首往着二楼而去。

    “可以啊,英招。”影儿一走,萧石竹就拍着英招的背,贱笑道:“出去买个葡萄,拐了个媳妇回来。”。

    “我怎么能和大哥比,你最近和鬼母的感情,是不是更近一分了?”英招四脚一弯,在萧石竹面前跪坐下来。

    “别提了。”萧石竹闻言后笑容顿时烟消云散,一声叹息后,把最近发生的事情给英招都细说了一遍。

    “那这么说,现在大哥你也算是钦差大臣了啊。”英招给他鼓鼓掌,道:“其实前几天你偷偷告诉我们,你打算改变计划把鬼母追到手而不只是接近她后,我们还以为你疯了呢?”。

    “不过后来我们一想,大哥你是谁啊?神之子啊!和鬼母有什么不配的,她配不上大哥你还差不多。”英招说着起身,去吧台后抬来一罐葡萄酒,给萧石竹倒了一碗后,道:“你尝尝,是不是你们人间那个味儿?”。

    “那是,所以现在我就是要把这事情给办成了,然后让她对我刮目相看,还得兄弟们帮我一把。”萧石竹接过酒碗,啜饮一小口酒,心里笑道:“我那神之子的身份是骗你们的,没想到你们现在还当真。”。

    “酸涩中略带细微的甜味,就是这个味。”萧石竹说着把酒碗放下,然后从自己怀里掏出那块密使令牌,递给英招道:“对了,你给我看看,这牌子上的图腾是哪个国家的。”。

    “大哥你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情,一定赴汤蹈火。”英招接过牌子,只是看了一眼便用肯定的口吻说到:“摄妖铃,鬼王国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