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你确定?”萧石竹又问到,心中泛起一阵欣喜,总算找到突破口了。

    可话音刚落,店外又有人来敲响了大门,英招赶忙起身,笑着说到:“一定是陆吾他们。”后,去打开大门。

    果不其然,门外是陆吾土缕和钦原。他们一见是英招,便嬉笑着问到:“开门速度这么快,你没和你家影儿睡觉觉啊?”然后一起哄堂大笑。

    “别瞎胡闹。”英招一声呵斥后,侧身让开道:“你们看谁来了。”。

    陆吾他们好奇的探头一望,就见萧石竹坐在屋里后,便是一愣,接着欢呼雀跃的跑过来围住对方,问东问西的。

    萧石竹没有办法,只好先放下令牌的事情,和他们好好的拉了拉家常,顺便把最近的事情给陆吾他们一讲后,才继续问英招:“那这么说持有此令牌的,只会是鬼王的密使了?这鬼王什么来头?”。

    “十有八九就是,毕竟密使令牌不会外传的。”英招还没搭话,陆吾瞥了一眼那令牌后,便抢先说到:“当年鬼王他和鬼母,都是酆都大帝的神仆,关系还不错。这鬼王吧还去过人间,不过大战时他是站在恶神那一边的。大战后回到阴间,酆都大帝便给他做了个诸侯王。”。

    “那这么说,他和鬼母应该没隔阂才对,怎么会派刺客入宫刺杀鬼母呢?”萧石竹闻言沉吟片刻后,道:“这不符合常理啊。”。

    “可能是因为几百年前鬼母悔婚吧。”陆吾稍加细想后,缓缓说到:“这大概是六百年前,这事情在当时闹得沸沸扬扬的,几乎整个冥界都知道,鬼王觉得这让他很没面子。”,往事如画,随着陆吾的叙述缓缓展开。

    他们围坐在萧石竹四周,陆吾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道:“其实,这事情谈不上谁对谁错。”。

    “本来鬼王和鬼母就有千年的交情,用人魂的话来说,他们是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虽然后来都做了诸侯王,忙得往来少了;但是依然还在保持着通信。”他接过影儿才泡好的茶,道了声谢谢嫂子后,对萧石竹缓缓说到:“久而久之,他们的感情不减反增。所以在六百年前,鬼王特使带着聘礼来到鬼母国时,她本已经动了心,并且答应了鬼王订婚,择吉日两国合并为一国,她为国母,鬼王为国主。”。

    “可是订婚后没多久,鬼母就莫名其妙的悔婚了。寻常人家悔婚都会在当地闹得沸沸扬扬,更何况雄霸一方诸侯国国主悔婚呢?所以这事情,很快就传遍了冥界十洲,名噪一时也让鬼王颜面扫地。”陆吾吹了吹杯中的热气,又道:“冥界百姓得知后,都在惊讶之余,茶余饭后时都猜测鬼母为什么悔婚的原因。第一种说法是说鬼母嫌弃鬼王聘礼少了,所以反悔了。第二种说法是说鬼母突然嫌弃鬼王长得丑,大哥你是不知道,小弟我曾经见过鬼王的。那模样长得太抱歉了,上身裸露,红发獠牙,还面目狰狞凶恶,所以第二种猜测比第一种的可能性要大。”,语毕呵呵一笑。

    “嘿嘿。”萧石竹听到此,突然笑道:“综合起来看,这鬼母还是个拜金女外加外貌协会的黄金会员呗。”。

    “外貌协会?”英招陆吾他们一起瞪大双眼的看着他,齐声愣愣问到。

    “就是只看中相貌,不注重人品的意思。”萧石竹抿了口茶,给他们解释到。众人一听,哦了一声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不是的。”这时,一直一边沉默着的影儿突然壮了壮胆,开口轻声道:“鬼母大人不是嫌弃鬼王的外貌,也不是嫌弃聘礼少了,而是......”。

    她话未说完,便被已经阴沉着脸的英招沉声呵斥道:“我们兄弟谈话有你屁事,滚一边去!”,给打断了。

    “英招老弟,对你老婆要温柔一点!”萧石竹咂咂嘴,赶忙叫住正欲离去,一脸委屈双眼有些发红的影儿后,道:“弟妹,大哥给你赔不是,我这兄弟是耿直,明明是马的身子就是有个驴的脾气,他不是有意要骂你的,你别介意。”。

    说完他又对影儿招招手,微微一笑道:“来,给大哥讲讲,你未来的嫂子当年为什么悔婚的?这鬼王的脸有没有被气得发绿?”。

    见影儿卷着自己衣角却迟迟不敢过来,萧石竹又补充了一句:“没事你过来畅所欲言;英招他要再敢骂你,我帮你骂她!”。语毕,瞪着英招怒声骂道:“你对她好点,毕竟睡都睡了,你还不对她好点,想做渣男啊?”。

    陆吾他们闻言对英招拖着长音“咦”了一声后,哈哈大笑起来。

    萧石竹虽为人行事时常卑鄙无耻,但对英招他们很有义气,所以英招对他那也是服服帖帖的。此时虽然被萧石竹骂了,但他也觉得萧石竹是对的,自然没去回嘴,只是面带愧色,连声说到:“好的好的,大哥教训得是。”。

    “是这样的,小女子在鬼母国住了千年了,对当年鬼母悔婚的事情还是略知一二的。”影儿挨着英招跪坐下后,道:“当年是鬼母发现鬼王假借成婚之名,要图谋她的一个东西,其实鬼王对她没感情,只是为了得到那件东西罢了。从此,鬼母大人不再相信爱情,也不再相信男人。因此如今的鬼母国,五品以上官员,全是女官的原因也是这个。鬼王得知后,气得七窍生烟,还曾经发动了一次对鬼母国的侵略战争,不过被春云大人带兵给打回去了。”。

    “东西?”萧石竹闻言双眼一亮,赶忙好奇的问到:“是什么东西?”。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影儿微微摇摇头,咬了咬自己的下唇后,道:“但是坊间传闻有两种,一是说鬼王看上的是精钢配方。二是说他看上的是鬼母手中的嗜魂伞。”。

    “嗜魂伞?”觉得这名字有点耳熟的萧石竹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话,猛然想起就是昨日夜里鬼母插入明逸尘嘴里的那把小纸伞后,又问到:“一把破伞而已,鬼王穷疯了吗?”。

    英招和陆吾他们闻言微微一愣,接着捧腹大笑起来,嘴里喊道:“大哥你真会说笑,那怎么是破伞了?那伞要卖了可以在冥界买下两三个洲的。”。

    “这么值钱?”萧石竹听得猛然一愣,猛吸一口冷气,大呼到:“什么东西做的,能这么值钱?”。眼中却闪过一丝贪婪的目光。

    “那是冥界十大神器之一。”片刻后,英招忍住不笑,对萧石竹很得意的说到:“能戳魂刺魄,灭一切魂魄,包括酆都大帝在内;只要被这伞插入口中或是刺破身子,那都是必死的!”。

    “厉害了我的哥!”萧石竹愣愣说到。这出乎意料的答案,使得他再次大吃一惊。

    “是啊,它是古神盘古采冥界第一棵槐树树枝做的伞骨,又取冥界第一棵柳树做的柄,当然厉害了。”陆吾不以为然的答了一句话后,又若有所思的道:“我觉得精钢配方不太可能,或许真的是为了这伞。”。

    “嗯。”出萧石竹外,其他妖魂都微微颌首,赞同了陆吾的推论。

    “那这么说,刺客的目的其实不是杀死鬼母,而是盗伞。”眉宇间挂着淡淡的严肃之色的萧石竹站起身来,围着他们踱步来来回回几圈后,低头沉思道:“或者说他根本不是刺客;只是他被抓住后,便作出刺客的行为掩人耳目,故意遮盖原来的目的。”。

    “极有可能。”陆吾随之附和到;在这里的妖魂中,就数他有头脑,分析能力不亚于萧石竹,因此萧石竹说出的推理他也想到了,再稍加思索后便道:“如果让鬼母知道他是鬼王派来的,鬼母一定兴师问罪。到时候鬼王会被按上刺杀国主的罪名,两国战争在所难免。以鬼王国的实力,不及鬼母国的三分之二,硬碰硬肯定是不行的。”。

    “有方向就好,我得快点回宫查查谁是六百年前进宫的,且和鬼王国有所瓜葛。”萧石竹一边往门边而去,一边急声说到:“另外我料想他们在宫外一定有接应点,和你们的酒吧酒坊有异曲同工之妙。这几天把他们接应店情况摸清楚,幕后老板是谁查出来后,让钦原飞入宫中天狗苑给我送信。”。

    语毕,打开大门大步从外面而去。

    “二哥,你看到了吗?”待萧石竹走后,陆吾用手肘碰了碰英招,道:“大哥这次眼中多了些许久违的认真之色,和当天在抱犊关决定何去何从时一模一样,甚至有过之而不及。”。

    “大哥做什么都很认真啊。”英招傻乎乎的回了一句。

    “不是的,大哥怕是真的爱上鬼母了,所以才会为对方的事情如此上心。”陆吾眯了眯眼,笑道:“我们很快就要有嫂子咯!”。

    出了酒吧,天色已暗了下来。萧石竹一边往鬼母宫方向赶,一边想到:“金刚和那四个自称‘望闻问切’的高手,应该有点作用。中午是我太焦急了,忘了小卒子过河顶大车的道理,这会回去得好好把他们的特点利用起来。”。

    想到此,他便在街边的烧鸡摊停下,毫不犹豫的掏钱买了三只烧鸡后,拧着往宫中而去。

    才回到天狗苑,就见天狗们已经被赶回笼子,金刚他们围坐在屋内那张唯一的方桌边,主位上坐着魏甚么,此时他正在闭着双眼,双耳一动一动的,聚精会神的倾听着什么。

    “干嘛呢你们?”萧石竹问着,把烧鸡放到了桌上,道:“给你买烧鸡了呢。”。

    “嘘!”除了魏甚么外,其他几人都竖起右手食指放到嘴边,对他做了个静音的手势后,压低声音,故作神秘的对他悄声喊道:“魏老在偷听呢!”。

    “偷听?”萧石竹心底泛起一阵狐疑,看着魏甚么那全神贯注的样子,在心里说到:“我记得他说他耳力极好,我倒要看看他能听到什么?”。说着伸手撕下一只鸡腿,边吃边盯着着魏甚么看了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