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萧石竹走后半晌,高坐宝座上的鬼母依旧沉默着。自从六百年前被鬼王骗婚后,她也变了;内心深处都会或多或少的认为,国中任何一位子民为她去死是应该必须的。因此魏甚么的离世,对她来说也没有太大的感触。

    可今日萧石竹的话,却打动了她冰封许久的心。她呆望着萧石竹离去的方向,陷入了沉思之中。

    而春云亦是如此,本对萧石竹极其反感的她,万万没想到看上去跟个面瓜一样的怂蛋,只会圆滑的小鬼能真心诚意的说出如此慷慨激昂之词。此时她也一言不发,垂首思忖着,心底深处却无意中萌生了一丝对萧石竹的敬意。

    整个大殿上,安静得连呼吸声都是如此的清晰。

    半晌后,蕴藏在鬼母眼底深处的犹豫突然消失,她转头对愣愣出神的春云淡淡说道:“对萧石竹的封赏不变,封其为铲屎官,官阶九品。李猜,李好,杨巅峰及金刚为其贴身护卫,再派五个禁军小队拱卫天狗苑,任其调用。外加玉带一条,上等翡翠麒麟玉佩一块,玉笏一支和金印一枚,破格准其随意出入内外庭,可上朝参政!”。

    语毕她又稍加思忖后,双唇动了动却始终没发声。片刻后,似乎下了很大决心的她,才张嘴说到:“从即日起,国内所有军队进入戒备状态,加强训练;工、商、农、官各司其责,加快国中经济发展,物资储备。不可渎职懈怠,为战争做准备。”。

    “诺!”春云对她拱手行礼到。

    鬼母缓缓靠在椅背上,长叹一声后闭上双目,挥挥手示意春云可以退下了,却心里暗自说到:“萧石竹,让本王看看你是对是错?”。

    而满脸悲色的萧石竹,垂首缓步走回了天狗苑,便见到天狗苑门口站着禁军守卫;金刚他们一见到他便面带喜悦的迎了上来。他勉强挤出一个微笑后,对他们问到:“怎么了?”。

    “大人你有卫队了。”四个人魂七嘴八舌的,把鬼母下旨一事给他说清楚后,金刚道:“公服常服和赏赐之物,禁军刚刚送来。速度如此之快,看来吾主昨晚就下令做好这些了,另外还给你送来一幅《冥界十洲地舆全图》,我们给你挂到你床边墙上了。”。

    萧石竹俯身摸了摸拿头在蹭着他裤腿的天魁星的头,道:“封赏有银子吗?有的话给魏老家人送去。”。语毕,带着天魁星一言不发的往屋里而去。

    金刚他们齐齐摇头,道:“没银子,都是物件。”。

    他站到了屋中床边,那幅绣在锦布上,长两丈,宽约一丈的地图前,细细打量起图中那些精致细腻的图案来。

    此地图做工细致,将冥界一山一河,一海一岛以及各个城镇村落和道路,都绣了出来。且在各景旁边,皆用黑色丝线绣出名字和注解,包括山的长度高度,江河的深度宽度,城池村镇的面积形状,以及当地的气候条件,都一一详注其中。

    萧石竹看着这幅图,陷入了沉思之中。突然,身后的金刚一拍他的肩膀,很是自豪的滔滔不绝到:“大人,这可是吾主的宝贝之一,乃是古神们所制。图中把冥界地貌一一详绘,一览无余且与现实丝毫不差。她能将此图封赏给你,是你莫大的荣幸啊。就这幅图,拿去世面上至少得卖三千万两黄金!”。

    “是啊大人,这可比赏你点钱要好多了。”李好李猜两兄弟齐声附和到,接着杨巅峰又接过话来,道:“此图冥界只现存两幅,其一在北阴酆都大帝手上,其二就在你眼前,可是天大的宝贝呢。”。

    萧石竹没有吱声,他的目光始终停留在地图上,很快找到了鬼母国,又左右张望片刻后,找到了鬼王国。然后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一样是个小岛国的国家,下意识的攥紧双拳。一幅幅战争的场面,你来我往的厮杀景象,在他脑海中如放电影一般闪过。

    “大人。”见他呆站在原地许久,自言自语得有点口渴的金刚等人便上前看了看他脸上的专注,又轻轻的唤了一声:“大人,怎么了?”。

    萧石竹的思绪,被他拉了回来。

    “哦。”他定了定神后,打了个哈哈,道:“不如我请你们喝酒吧。”。说完转身,带着天魁星朝着屋外缓缓徐行而去。

    日头偏西时,五个人魂和一条天狗,来到了小虞山城半山腰处,一个名叫“槐树酒吧”的店肆门前。

    “酒吧是什么?”金刚他们一边面面相觑着,一边嘀咕到。但见这店肆两边槐树上,皆有涂料写出的一行字:“烤串和啤酒更配哦!”。几个人魂又嘀咕道:“烤串是什么?啤酒又为何物?”。

    萧石竹径直地走到紧闭着的大门前,敲了敲门后,扯着嗓子喊到:“英招,影儿,开门呐!”。

    大门打开后,英招笑嘻嘻的站在门后,对他道:“大哥你来了。”。

    金刚他们看到英招后,不禁一愣,确定眼前这个马人造型的妖魂真是英招后,惊愕之余赶忙对着英招单膝跪下,道:“拜见英招卫队长!”。

    “什么卫队长不卫队长的,那都是数千年前的事情了。”英招对他们摆摆手,有点不好意思的道:“起来起来。”,接着又俯身,在萧石竹耳边小声问到:“大哥,他们是谁啊?”。

    “哦,鬼母给我的卫队。”萧石竹淡淡的答了一句话后,带着天魁星就往店里而去。

    “别愣着了。”英招赶忙对他们招招手,道:“快进来吧,想吃什么跟我说,我给你们做去。”。

    片刻后,金刚他们和这萧石竹坐到了店中,影儿为他们烤着烧烤,英招陆吾陪坐左右。萧石竹给大家都斟酒后,问英招:“最近啤酒好卖了吧?”。

    “可不是吗大哥,就属你脑子好。”英招举起酒碗,对他说到:“你教会我们烤串后,夜里我们店那是香飘十里,然后我们就对被香味吸引来的客人说,啤酒配这个好吃。他们尝试了一下,觉得还真不错,于是这几日晚上店里那都是门庭市若。”。

    “是门庭若市。”萧石苦涩一笑后,和他碰了碰碗,仰头把碗中酒一饮而尽。

    金刚他们看得瞪大双眼,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要英招和陆吾,那是跟鬼母一个级别的人物,当年响当当的古神两大护卫。却意想不到,还要叫萧石竹这个初到冥界不久的小鬼一声大哥。

    百思不得其解的同时,他们眼中的惊愕之色不减反增。

    “说说你吧大哥,那内奸抓到了吗?”语毕,英招拿起一串烤肉吃了起来。萧石竹则是自顾自的又给自己倒了碗酒,眼中闪过一丝惋惜和悲痛后,把近来发生的事情,对陆吾和英招,一一娓娓道来。

    “壮哉,伟哉!”陆吾耐心的听完后,也面带惋惜的摇摇头,一声叹息后,道:“我陆吾还真想和这位名叫魏甚么的人魂,交个朋友。”。

    “来!”萧石竹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后,把手中酒杯高高举起,对在座的诸位朗声道:“敬魏老!”。

    “好!”英招带头举起自己的碗来,豪爽的说到:“救了我大哥,值得我英招敬他一碗酒!”。

    “何不带上我呢?”他话音方落,大门方向便传来一个女子声音,如黄莺啼鸣,清脆动听。

    众鬼一愣,遁声望去就见鬼母带着春云,不知何时站到了店肆门口。她见英招陆吾转头,嫣然一笑后,道:“两位老朋友,何时来的我鬼母国,也不说进宫叙叙旧?莫不是把小妹给忘了?”。

    英招和陆吾见到鬼母后,面露激动兴奋之色,毕竟他们也有数千年未曾谋面了,此时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只是一个劲的傻笑。

    接着闻言鬼母埋怨他们后,又是讪笑一声,随之陆吾赶忙打趣说到:“我两现在不是草民了吗?进不去你那深宫大院,你别介意。”。

    唯有萧石竹则一言不发,兀自独饮,连看都没看鬼母一眼。

    “真香。”鬼母动了动鼻子,缓步走入这店中后,挨着萧石竹坐下,看了看桌上的烤串,好奇的问到:“这些都是你发明的吗?此为何物?”。

    “人间极品美食,屌丝聚会必备食物。”沉默许久的萧石竹,终于转头看着鬼母,缓缓说到:“烤串,烤鸡心烤鸡翘烤豆腐烤土豆片。”。只是语气生硬,好似不欢迎鬼母一般。

    鬼母也不介意,只是微微颌首后,伸出自己的纤纤玉手,拿起一串烤鸡心,打量了几眼后,细嚼慢咽的吃了起来。

    当最后一颗鸡心被鬼母咬在嘴里嚼碎咽下后,她对萧石竹竖起大拇指,啧啧称奇道:“御膳房主厨水平也不及你三分之二。怎么样,考虑一下去御膳房做饭如何?”。

    “我还是喜欢和兄弟们在一起。”萧石竹毫不犹豫的答了一句,接着他放下酒碗,伸手摸了摸天魁星的头。

    鬼母对金刚他们挥挥手,示意他们退下后,又转头看着英招和陆吾,道:“我能单独跟你们大哥待会吗?”。

    英招和陆吾随即不住地点头,道:“可以可以。”,然后转身往店外而去。只是临走时,两个妖魂还忘不了对萧石竹挤眉弄眼一番。

    店门关上后,萧石竹一边给自己斟酒,一边说到:“怎么我在哪儿你都能一清二楚的?你是不是在我身上施法了?”。

    “你能从点点蛛丝马迹,猜出金刚他们是我的密使,难道就想不到我还有别的密使吗?”鬼母淡淡一笑,道:“从我打算开始用你抓内奸时,你的一举一动就在密使们的监控之下。我去天狗苑找你,见院中无人就想到你肯定来这儿了。唯一让我诧异的是,英招陆吾怎么成了你的兄弟了?”。

    “孩子没娘,说来话长。”萧石竹抿了一口酒后,直言问道:“你给我地图想干嘛?让我领兵吗?”。

    “有点这个打算。”鬼母也不隐瞒,如实说出后,又问:“你在人间打过仗吗?”。

    “没有。”萧石竹微微摇摇头,面色平静的道:“我在人间生活的时代,我的国家没有战争。”。心里却开始转悲为喜,如今的他只求能有代兵的机会就行,其他的都是浮云。

    “但是我有十足的把握,帮你百战百胜。”萧石竹拿起酒壶,给鬼母斟了碗酒,自信之色缓缓爬上他的眉宇间。

    “我还是比较相信你的。”鬼母那双明眸看着萧石竹有神的双眼,缓缓说道:“但战争不是儿戏,你愿意先入朝为官表现表现吗?”。说着抬起自己的酒碗,静静的等待着萧石竹的答复。

    “挺谨慎啊。”慎重其事的思索许久后,就在鬼母手都快太酸时,萧石竹抬起自己酒碗和她碰了碰,道:“也行。”。随即,他露出开朗阳光的笑容,将之前眉宇间淡淡的阴霾一扫而光。冷静和机灵,也再次从他眼底浮现。

    “还有一个要求。”鬼母面带满意的点点头后,好奇的问到:“你得告诉我铲屎官为何官?是人间的官职吗?”。

    “对,人间的大官。”无耻的萧石竹再次不要脸的吹嘘道:“一般都是领兵打战的,就叫这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