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起来吧。”待大殿上只剩下自己和萧石竹后,鬼母缓缓起身,慢步走下高台,在萧石竹身前站定后,似笑非笑的打量着对方说到:“还是说你觉得跪在地上舒服?”。

    “你也挺精明的,弄一个才和我争执完的大臣来制衡我。”萧石竹缓缓站起身来,弯腰揉了揉自己的膝盖,道:“让秋霜做监军没问题,可她也不会打战啊,怎么辅佐我?”。

    “我可没打算让秋霜制衡你,你尽管放手去打。只是她书生气太足,让她和你去磨砺磨砺没什么不好的。且只要你不战败,她也绝对不会插手你的指挥。”鬼母看着萧石竹脸上的不悦,微微笑道:“别不开心了,我知道要你办事,肯定会跟我讲一堆的条件;作为交换,你的条件只要不是太过份的,我都答应。但是秋霜,必须为监军,这点不许反驳。”。

    “还是你懂我啊,那我可就开始跟你谈条件了!这第一吧,就是陆吾英招他们必须随我参战,你不得干涉。尤其是陆吾,他也擅长水战,也识得海上风信,这可是个海战的大宝贝。”萧石竹立马收起不悦之色,笑嘻嘻的脱口而出,道:“另外你只需给我五千军士,剩下的一千军士的名额,我要自己扩军。”。从他脱口而出的这点来看,这些条件是他早已事先想好的了,似乎之前的不悦都是为了让鬼母说出刚才那话的铺垫。

    “扩军?”鬼母闻言微微邹眉,问到:“扩什么军?”。

    “空军。”萧石竹点头答到。

    “此是何物?未曾听闻过啊?”鬼母再次皱眉,稍加思忖后愣愣问到。

    “所以说你们冥界太落后了,智能手机和游戏没有就算了,连空军都没有。不过这也怪不得你们,主要是酆都大帝过于的迂腐,站在神的位置上光环下太久,不接受新鲜事物,但凡人间下来的人魂,那都只留下大字不识的白丁,那这冥界还怎么发展?”萧石竹微叹一声,又对鬼母解说道:“不过话说回来,其实在人间,空军也是近现代才出现的兵种,简单点来说就是利用飞天的工具,进行运输和对地面目标打击的部队。”。

    “当然,冥界显然是没有会造飞机的鬼的,我们自然也做不出轰炸机和战斗机来。但是可以换个思路,用一种妖魂来代替飞机,这样就能组建起空军来,对地面目标进行空中打击。”。萧石竹面带得意的说到。

    方才语毕,便见到鬼母愣愣的看着他,脸上尽是费解和无知之色,呆呆说道:“我还是听不懂。”。

    “你也不用听懂,你只要答应我给我扩编一千人的名额就是了。到时候,这支队伍一定能打得巫支祁措不及防。”萧石竹也懒得解释,随便敷衍了几句了事。

    “好。”鬼母稍加思索后,点头应了下来;随即又问到:“还有什么要求?”。说完,便示意萧石竹,跟她出去走走。

    “我这几天,翻看了你派人给我送来的所有资料,其中鬼母国军士武器装备的资料是我看得最细致的部分。看完后,我发现一个大问题。”萧石竹随着鬼母,缓步来到殿外。此时雨已经停了,但空气中依旧弥漫着一股清新。

    他们下了大殿基台后转了个弯,往天狗苑方向而去。

    萧石竹嘴里继续说到:“你们的军队武器,虽然都是精钢制造,锋利无比却都又是冷兵器。鬼母国又是军卫法制,各城设置都指挥使来统辖驻军,以下又分设卫、所。每卫编制五千六百,设置指挥;卫下辖五个千户所,每所一千一百一十二人,设千户;千户下辖十个百户所,每所一百一十二人,设百户;百户下辖两个总旗;总旗下辖五个小旗。这样的编制,确实没什么问题和缺陷,且能应付大规模的战争和统一调动。可是,一个指挥卫下近六千军士,只有十五门火炮和八百支火枪,这也太少了。”。

    “话说回来,打战其实也和玩游戏一样。游戏中rmb玩家牛,就在于他们的装备好。不可否认,精钢制作出的冷兵器确实有利于近身战,但是与火器相比就太落后了。鬼母国要想立足于冥界各诸侯国之上,就得开疆僻壤,不能局限于这个小岛上。而要开疆辟土,军队实力提升很重要,首先就是要解决装备问题,大力发展火器的同时,为军队配备精良火器才行。”萧石竹说到此转头一看鬼母,见对方也正转头看着自己,同时嘴角微微翘起,知道她也来了兴趣,于是便继续滔滔不绝的说到:“远的不说,就说说这次针对巫支祁的作战,我需要你给我两千迅雷铳和弹丸十万发,三千支三眼铳和三眼铳弹丸三十万发,还有一千个百虎齐奔以及五百个水底龙王炮。这些东西,你的军械库里很充裕,拨点给我呗。我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现代战争’和海陆空协同作战!”。

    说话间,君臣二人已经来到了天狗苑门前,金刚他们和门卫士兵一见鬼母,赶忙对跪下行礼。萧石竹则笑着耍贫嘴道:“要不去我那狗窝里喝杯茶,我们再详细谈谈装备的事情?”。

    “你提的条件还算不太过份,可以满足你,但是到此为止。你再继续要下去,非把我的家底要空了不可。”鬼母似乎猜到了萧石竹别有用心,虽然是什么目的她还不知道但已经有了警惕,于是白了他一眼后,走进了天狗苑中。

    她方才在天狗苑里的花架下坐下,萧石竹便让金刚他们赶快去沏茶,然后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对鬼母点头哈腰的媚笑道:“不谈了不谈了,那我带天魁星去,可以吗?”。说着指了指跟在它身后的天魁星。

    “你带它去干嘛?”鬼母好奇的一问。

    “这只天狗跟着我有一段时间了,多少有点感情,十天半个月见不到它,总觉得缺点什么。”萧石竹讪笑一声,说到:“而且它鼻子好,攻上岛后,巫支祁万一没死躲起来了,让它去找出来。”。

    “行吧。”鬼母觉得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就虽萧石竹罢了。于是接过金刚他们泡来的香茗,用被盖刮了刮茶末,有用鼻子嗅了嗅热气带起的茶香后,瞥了一眼萧石竹,道:“羽人们种的云雾?市面价一片金叶一斤,喝得挺好啊!”。

    “吾主,这可是专门为你准备的。”李好随即笑着说了一句。接着,李猜接过话来,道:“平时萧大人那都是数着喝的,他自己可舍不得这样大把大把的泡的。每次泡茶的时候,那茶叶都是一片片数清楚了。一次不多,就只敢泡五片茶叶尝尝鲜。”。

    “就你兄弟俩话多。”萧石竹见他们揭自己老底,赶忙对他们呵斥道:“照顾天狗们去。”。语毕,又回头对鬼母呵呵一笑。

    “你知道我会来你这儿?未卜先知?”鬼母抿了一口香茗后,道:“好茶。你一会去找春云拿兵符,令旗,东城卫从今日起归你统领。至于你要的那些装备,我会派人在下午给你送去军营里的。”。

    而鬼母不知,其实萧石竹是故意把她引导到这儿来的,为的就是好谈物资和装备的事情。鬼母的那句好茶,正中下怀;让萧石竹看到了狮子大开口的机会。

    “不是未卜先知,只是未雨绸缪,未雨绸缪。跟你要了这么多的装备,也得我出出血。”紧接着,萧石竹眼珠滴溜一转,道:“既然是好茶,能不能给个十万八万两白银的军费啊?”。

    “萧石竹,你少跟我得寸进尺。”鬼母闻言顿时笑容凝固,紧接着浮现微怒之色的她放下茶杯,抬手猛然一拍椅子扶手站起身来,边往院外走去,边没好气说道:“还十万八万?今天能给你这么多的火器,已经是破例了,剿灭巫支祁后,我赏你一百斤羽人云雾,免得你数着喝。”。语毕,带着侍女们往内庭而去。这一下,她终于知道萧石竹是为了钱而来的,不禁在心里狠狠骂道:“贪婪鬼!”。

    “鬼母姐姐,有话好好说啊,买卖不成仁义在啊。”萧石竹追在屁股后面,哀求道:“你这不给我经费,怎么训练士兵?”。

    “军饷由兵部按时如数发放,你们出征时要用的粮食和水亦是如此,你要什么军费?”鬼母闻言猛然驻足,紧随着一个转身,差点跟追上来的萧石竹赚了个满怀。只见她眉头一蹙,瞪着萧石竹骂道:“而且装备也给了,扩编名额我也给了,你少给我贪得无厌!”。

    “我算看清楚了,你个小鬼又是把我引来这儿,又是奉茶的,这一切都是早有预谋啊!”鬼母没好气的补充了一句后,转身气冲冲的离去。

    盯着鬼母毅然决然离去的背影,萧石竹有点无奈的大喊一声:“这马上就入冬了,你总得给我要点给将士们买衣服的钱吧。”。

    鬼母一听此言,又猛然驻足转身折返回来,怒视着萧石竹,道:“入什么冬?入什么冬?现在是七月十五,你只有一个月的时间拿下巫支祁。八月十五时你还拿不下巫支祁,你鬼头落地。”。语毕,把眉头一皱,眼睛一眯道:“你倒底要这十万八方的干嘛?怕是中饱私囊吧?”。

    “不是,我要那十万八万的中什么饱私什么囊啊!那我扩编,不得花点钱啊。”萧石竹勉强挤出一个微笑,目光始终和鬼母对视着,口中说到:“不给个三瓜俩枣的,谁给你卖命啊?”。

    “一千人,一人给一两的入伍费。我会让春云拨给你。”说完,鬼母再次毅然决然的转身,大步离去。

    “再多给点吧,这一人给五两成吗?”厚颜无耻的萧石竹追着问到。

    “门儿都没有!”鬼母回头看他一眼的心情都没有,朝着内庭那边扬长而去。

    “大人,钱没要到吗?”这时,金刚等人跑了过来,和他比肩而立在天狗苑门前,悄声问到。

    “这鬼母不愧是国主啊,喜怒无常的,还是个葛朗台。”萧石竹愣愣的看着鬼母离去的背影,感叹道:“怎么一提到钱,就这么抠门?”。

    “葛朗台?”李好李猜和杨巅峰一愣之后,面带疑惑之色的转头看着他,齐声问到。

    “多读点书吧。”意味深长的说完此后,萧石竹对金刚招招手,道:“你跟我走,带上我的那幅地图。望闻问三大高手留下,照顾天狗。”。

    “诺。”金刚应了一声,折身回屋把地图卷好拿来后,对萧石竹问到:“我们去干嘛啊?”。

    “练兵啊,大哥。”萧石竹拔腿往前走去,嘴里说到:“不然还能干嘛?”。语毕,伸手入口吹了个指哨,天魁星立刻从天狗苑中冲了出来,跟在他身后往前而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