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按《阴曹地府志》中记载,鬼母国所在的岛屿原名为朔月岛,因其东西细长,南北狭窄酷形似峨眉月一般而得名。

    又因岛屿四周海面上,布满了伸出海面的岩柱,使得朔月岛如同众星捧月一样,因此又名捧月岛。

    但岛上却是河道纵横,沼泽密布,能耕作的土地并不多。因此羽民们走投无路之时,鬼母能给他们一座山来做为居住地,已经是很大方豪爽了。

    羽民们现今居住之所,距离小虞山城不过十二里地。按《阴曹地府志》一书中所述,此山高数百丈,半山腰下尽是如被刀斧劈砍过的悬崖绝壁,常人难以企及。半山腰上却是截然不同。土地肥沃不说,且不陡峭,也无太多岩石。

    最绝的是,山顶之上屹立着一株百丈高的古老榕树。深灰色的树干需要百人才能环抱,无数锈褐色的气根从树枝上垂下,巨大的树冠足足覆盖了三五里地。整株巨木,看上去就如同一把巨伞。

    一眼望去,那树冠上的枝叶既像一道篱笆一样,又像一道绿色的屏障一般。

    而羽民们,现今就生活在这株千年巨木之上。而此山,也因此得名古木山。

    一个时辰后,萧石竹他们来到了古木山的山脚。萧石竹在路边站定,使劲仰头看着沉浸在夜色黑暗中的大山山顶,对身边金刚问到:“此山下半段全是悬崖绝壁,我们要怎么上去?”。

    “十年前,为了方便商人们上山收购羽人云雾茶,已经修起了栈道,可以直到山顶。”金刚回答到。

    “就不能让羽民们,下来拉着我们飞上去吗?”因为长途跋涉,而有点粗喘的萧石竹又问到。这段时间把他给闲的,体力急速下降,大不如以前了。

    “这恐怕不行。”金刚回了一句后,举着火把走到了他的前面,道:“大人我给你照路。”,说着便缓步往前而去。

    颇有沮丧的萧石竹,摇摇头后叫上钦原和天魁星赶忙跟上。片刻后,他们随着金刚,踏上了通往山上的栈道。

    这些萎延曲折的栈道多数皆是先沿石壁开出宽半丈左右的石道,上横铺木梁木板。少数是在崖壁上横向凿孔,以插入粗木梁并下加斜撑。梁上再铺厚木板,又于路之旁侧加构铁链或木栏。

    整条连绵数里,环绕山壁上盘山而上的栈道,就像一条盘山巨龙。走在上面,伴随着木板发出的咯吱细响,总有点摇摇欲坠之感。

    越是往高处去,萧石竹心底泛起的那股险象环生的惊悚感和紧张感就越是强烈,使得他只好贴着崖壁,手扶岩壁慢慢地小心翼翼的前进才能稍微安心一点。同时也不禁在心里骂道:“也是那些羽人们会飞了,不然出趟门都要走一次这些栈道,没几年就非得有心脏病不可。”。

    他们花了约半个时辰的时间,才来到半山腰上。只见前方不远处,栈道的尽头有一圆柱石坊。走近之后,借着金刚手中火把的圆柱上刻满了祥云和禽鸟的浮雕,石坊上书“羽民村”三字。两个手持长矛的羽人,站在石坊前。

    一见萧石竹他们后,那两个羽人脸上便浮现了丝丝紧张,同时把手中长矛指向对方,大声呵斥道:“站住,什么人?”。

    “我是奉鬼母之命,前来招募兵勇的。”因爬山而上气不接下气的萧石竹,弯腰俯身说着,同时掏出自己下午才拿到的,上书“鬼母国讨逆大将军”八字的金质方形令牌,递到两个羽人眼前,道:“让你们村长过来这儿见本将军。”。

    两个羽民细细打量几眼他手中的令牌,见那令牌确实是鬼母国的将军令牌后,赶忙对他拱手行礼道:“不知是将军来访,还望见谅。”。脸上也随即浮现了愧意和敬意。

    “别废话了,快去叫你们村长来。”萧石竹对他们挥挥手,赶忙叮嘱道:“让他找人抬着滑竿来,本将军走不动了。”。

    “是。”那两个羽人齐声答到,随后其中一个转身,背后双翅一震,朝着山顶飞去。

    萧石竹穿过石坊后,来到石坊后一个石栏转护的半圆形小月台上。他站在月台边上眺望山下,但见上迎天风,下临绝壁,赶忙下意识退后两步。

    月台的另一端,有石阶依山而建,徐徐而上朝着山顶而去。石阶末端两边,各有一尊高一丈左右的羽人石像。左边那个怒目圆睁,袒胸露肚,手持朴刀。右边那个慈眉善目,身披铠甲,手持一柄木杖,杖上刻着九蛇环绕。

    “羽人们的先祖。”见他看着这两个雕塑愣愣出神,钦原便飞过来落到了他的肩头上,道:“据说,他们是冥界中最早出现的羽民。左边这个尚武,右边这个善医。”。

    “他们不会现在还活着吧?”萧石竹转头看着钦原问了一句。

    “当然没有。”钦原摇摇头,用略有惋惜的口吻说道:“在上古时期,他们随着神去到了人间,尔后他们带着羽民站到了善神那边,最后战死了,魂魄也被恶神而灭。当时,右边这位羽人,用她高超的医术,医治了不少的人类。”。

    “哦,原来如此。”萧石竹闻言后,随口一答。

    话音刚落,就见有几个羽民从天而降,落在了他的身前。为首的是个一位模样看似如同年过半百的老羽人,一张饱经风霜的脸,两只深陷的眼睛,深邃明亮,看上去很有神;他身着锦衣华服,手中紧握着的木杖,与不远处石像手里的那根模样无异。

    “不知将军深夜造访,老朽未能远迎,还望将军恕罪。”说着,老羽人便对金刚跪下。

    一脸黑线的萧石竹,不等金刚开口便没好气的说到:“我才是将军。”。老羽人闻言一愣,抬头打量了他一眼后,呵呵一笑,道:“这位官爷不要开老朽的玩笑,看你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怎么能是将军呢?”。

    “是真的。”金刚退到一边,指了指萧石竹道:“这位是今早吾主亲封的讨逆将军。”。

    “啊?”老羽人又是一怔,脸色顿时有些苍白,眉宇间浮现了尴尬之色,赶忙转头对着萧石竹磕头,连声说道:“将军恕罪,将军恕罪,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

    “唉。”萧石竹有些无奈的唉叹一声后,上前把老羽人扶了起来,道:“算了算了,这点小事不必磕头。”。

    “滑竿抬来了吗?”他随即问到。

    “抬来了抬来了。”老羽人赶忙对自己身后的羽民招招手,呵斥道:“还不快来抬将军。”。

    其中两个身强力壮的羽民闻言,赶忙抬着滑竿上前,毕恭毕敬的请萧石竹坐上去后,抬着他随着老村长,往山顶而去。

    一路走到,但见道路两边尽是层层叠叠的梯田,其中种满了翠绿欲滴,郁郁苍苍的茶树,空中弥漫着淡淡的茶香。萤火虫在树丛之中翩翩起舞,构成点点萤光在夜色下闪烁着的美景,与天上繁星遥相呼应。

    时而还能看到三五成群的羽人,手持火把和农具,在茶树中穿梭来回。

    “老人家,这是干什么呢?”萧石竹一指那些看似在巡逻的羽人,对村长问到:“民兵吗?”。

    “是的。”老羽民村长瞥了一眼他手指的方向,道:“这些年我们的茶叶越种越好,偶尔有人会来偷茶,不得不派村民轮流巡逻。”。语毕,不再多言。

    半晌后,众人随着村长来到了山顶。

    只见山顶呈现出一片开阔平整的土地,约有十多亩左右大小。羽人们在地上铺上石板,使其成为一座广场。

    正中处,正是巨木所在之地。走近一看,这棵参天古木扎入土中的树根如蟠龙,皮若裂岩。而最小的树根,也有需三人方能环抱。

    树根边上,有一八方形泉池,池宽三丈,深一丈。四周围以汉白玉栏杆。站到栏杆边,可以看到池中水明净碧绿,池底随处涌出大小不一的珠泡,一簇簇,一串串的,真是如泻万斛之珠。

    再抬头仰望树上,树枝间建有不少大小不一的精致木屋,层层叠叠排列于树枝间,点点火光正是从这些屋子的雕花窗里透出来的。

    一条条木制的简易阁道,将这些屋子连接了起来。不过这树干上可没修建楼梯什么的,萧石竹又没翅膀,是上不去一睹全貌了。

    他们只得跟着老村长,来到了广场东面边缘地上的一栋吊脚楼前。

    进到正屋里,但见这屋中摆设极其简单,正中处有个火塘,四周铺着草席。屋子角落里摆着一些坛坛罐罐,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老村长吩咐村民们去弄些吃的来后,把萧石竹迎到了上座,然后自己在宾坐上坐下,开口问到:“不知道将军贵姓?”。

    “免贵姓萧。”萧石竹一答后,看着对方脸上的皱纹问到:“老人家,你姓什么?”。

    “老朽是羽人,自然姓羽,单名一个满。”羽满捋了捋自己的胡须,道:“村里的年轻人,都管我叫满叔。”。

    “哦,满叔你好。”萧石竹面带恭敬之色的唤了一声;他要想招兵,免不了麻烦眼前这个老头,客气客气自然也是应该的。除此之外,他也没想着端什么将军的架子。

    “满叔啊,是这样的。”顿了顿声后,萧石竹又说到:“我奉命即将出征巫支祁,需要羽民的帮助;鬼母呢,也同意了我的扩编要求,准我来这儿扩编一支军队。”。

    “什么?”他方才语毕,老人便愣愣的望着他,问到:“出征谁?”。眼中尽是不可思议之色,其中还夹杂着丝丝畏惧。

    “巫支祁啊。”萧石竹知道对方会有惊讶,却没有想到会有不可思议,顿时来了好奇,急忙问到:“怎么了?”。

    “唉,不是我不想帮你。”满叔浑身微微一颤,道:“是我们羽民本就不尚武,且当初我们就是被巫支祁追得没去去处,不得已才来到此地的,为此还搭上了几千个羽人的性命。”。说到此,满叔突然闭嘴,脑海中响起了巫支祁的声音:“要么滚,要么死!”。身子再次不由自主的一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