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为了确保这次战争的胜利,萧石竹是散尽家财,下了血本的。他从人间带来的冥币此时已经所剩不多了。

    不仅花大价钱,让工匠按自己在人间兵器杂志上看到的迫击炮结构图,改进了虎蹲炮;还掷下重金,从黑市商人手中买下了不少的火药和鱼油,还有烈酒,以及震天雷。

    他还让烟火商人们,为他赶制了十万支大型的窜天猴烟火。每一支光是柄,就足有半丈长。

    他要求羽人们平日除了训练空中搏斗和射击的同时,也要训练投掷物品的准确度。除此之外,他还买了几万个土罐,罐内装有半满的烈酒;罐口以水松制成的不透气塞堵住,罐口上扎上布块作引,做成燃烧瓶。

    还有用棉被包裹着稻草,火药鱼油等物卷起,以麻绳捆紧后撒上烈酒。让羽人们携带着飞抵巫支祁头顶时,点燃后扔下去。加上大型窜天候,震天雷,以及土罐版的燃烧瓶,每一件物品都是萧石竹精心准备用来为巫支祁送终的。而当这些东西纷纷砸向巫支祁和他的喽啰们时,他巫支祁便败局已定。

    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巫支祁脚下的那三座植被覆盖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的小岛,都已经成了火岛。

    硝烟四起间,羽人们往返与岛屿和战船之间,轮番带着易燃易爆物品飞抵岛屿上空,点燃这些东西后,带着愤怒将它们纷纷投掷到岛上的每一个角落。

    使得巫支祁最得意的凿船战术以及重型火炮防御战术,完全失去了以往的优势。岛上猴妖们不少被震天雷给当场炸死,没炸死的多数也被不断蔓延的火焰逼到绝路,退无可退后烧成了火候子。现存的还在抱头鼠窜,却也被窜天候和火箭,以及四处开花爆炸的震天雷,吓破了胆。

    那些架在山上炮台上的大炮,几乎在羽民们第一轮空袭中,便报销了。而巫支祁也不知道修个弹药库什么的,炮弹几乎都堆在大炮边,还美其名曰是方便使用。可当震天雷一下来,顿时就是一阵连环爆炸。

    “看到了吧。”不远处战船上,萧石竹停下了打拍子,哼小曲等举动,瞥了一眼身边的秋霜,无比得意的道:“这就是空军。以羽人组成的队伍,从空中投掷下易燃易爆物品,打击巫支祁的地面部队。而羽人和巫支祁有仇,是绝对不会手软的。”。

    “加上巫支祁又没个防空,夜色下他也看不到空中的羽民,手里的火枪都成了烧火棍。”萧石竹微微一笑,拍手道:“这就叫以己之长攻彼之短。看来你这监军,没机会斩我的头咯。”。

    秋霜轻哼一声,把头扭朝一边没去理会他。但萧石竹的指挥才能,却让她心生一丝敬佩;虽然此时她不愿意承认。

    “那我们什么时候打上去?”金刚却兴奋的问到。似乎从不远处飘来的硝烟里,夹杂着的淡淡血腥,让他激动不已。

    “急什么?”萧石竹淡然一笑,道:“这天亮前羽民是我们的主力军,他们得把这十五万个震天雷,十万支窜天候和五万个燃烧瓶都砸到了巫支祁头上。等天亮,就该我们上场表演了。”。

    而在岛上被炸懵了的巫支祁,看着已经断气的赤马赶忙摇头定了定神。也算是身经百战的他,顿时镇定下来不说,还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数百年来,他哪有今日这般狼狈。

    可气归气,他还是赶快下令,让六耳通臂赶去另外两座岛屿,组织幸存的妖兵们先躲起来。而他和灵明,则组织此时周围现存的妖兵们先躲进洞窟里。

    此时此刻,还是先避其锋芒保存实力要紧。

    却没想到,水猴子们方才躲进山里那些洞窟后,羽民们看到这三座岛屿已经几乎都被火焰覆盖后,便在钦原的带领下一个俯冲朝着他们藏身的这些洞窟飞了过来。来到洞门口时,他们扔了几个震天雷进去后,又呼啸着冲天而起。

    这些洞窟都是当年羽人们修建的居住场所,加上岛上山中岩石过多,难以挖掘,所以也不是太深,且都没有相连;巫支祁接手此地后也因为懒而没改建改建。此时躲在洞里的妖兵们也无退路可避,震天雷一炸,顷刻间他们便是血肉横飞,四肢分离。

    要是换了其他人,还真不一定能找到一些被垂下的藤蔓植物堵住洞口的洞窟,顶多能看到那些洞口暴露着的洞窟。但夜袭他们的是羽人,此岛屿的原住民,巫支祁的手下们,就这么悲剧了。

    还有不少羽民轻车熟路的找到了他的船只停泊处,二话不说就往甲板上投下数十颗震天雷和燃烧瓶。在爆炸响起,木屑飞舞疾射而起时,羽民们扬长而去。

    到了清晨时,羽人们才井然有序的退去后,没再重返。可岛上的防御设施已经尽数毁去,山火依然没有熄灭,随处可见的废墟里,狼烟滚滚熊熊烈火。而巫支祁的战船完好无损的只剩下几艘,五万妖兵所剩不过两万,且多是重伤。

    灰头土脸的巫支祁,咬牙切齿的爬出洞窟,目视着西面海上那些挂着鬼母国旗帜的战船,当机立断的怒吼道:“下水,凿沉他们。”。

    他幸存的水猴子妖兵们纷纷吱吱吱的怪叫着,从悬崖上爬了下去后,来到海边纷纷跃入水中,朝着萧石竹这边潜行而来。

    这一切,萧石竹在望远镜里看得一清二楚;他立刻对金刚道:“下令,水猴子妖兵们一旦靠近,就拉响水底龙王炮。”。

    这种古老的水雷,采用用牛尿泡(即牛的膀胱)做成雷壳,以保持水密。内装黑火药,以香点火作引信,起到延时引爆的作用。萧石竹才看到资料里提及,巫支祁手下的水猴子妖兵们擅长凿船时,便想到用这些水雷来对付他们。

    且但凡岛屿周边,都有浅滩;巫支祁的根据地外也不例外。他此时地处的正是浅滩范围里,水下有什么都看的一清二楚。

    当那些水猴子们,带着愤恨游到他们四周时,还没来得及得意,萧石竹的手下们便被拉响的水底龙王炮炸了个四分五裂。

    船队四周接二连三的有水花随着爆炸疾射而起,如喷泉喷薄而出的水柱,同时带起了巫支祁手下的点点碎肉。

    本来昨晚已经被吓破了胆的水猴子们,对爆炸物已是心有忌惮,闻风丧胆;此时又吃了水雷的亏,活着得都不敢再进一步,纷纷掉头朝着海岛那边窜逃。

    萧石竹又岂能让他们逃了,随即下令军士抬着火枪,在甲板上自由射击。小半个月的训练不是白练的,此刻他的士兵们已经习惯了在颠簸的船上射击,此时几乎都是弹无虚发。不到一刻钟的功夫,船队四周的海水已是一片鲜红。

    因为水猴子妖兵是妖魂,与人魂不同,但凡兽魂和妖魂,在冥界死后也会留下尸骨,所以留下了密密麻麻的尸体,漂浮船队四周,随着海波摇曳不停。

    在岛上观望巫支祁气得牙痒痒,他的一切手段被轻而易举的化解,使得他愤怒的同时很不甘心,随即对身后的灵明又下令道:“让小的们登船,出战。”。

    片刻后,巫支祁完好无损的七八条战船,朝着萧石竹这边驶来。但因为此时还是西风的缘故,使得他们前进速度极慢。

    萧石竹见状后气定神闲的下令,船队从一字长蛇阵,变换为二龙出水阵;战船兵分两路,仿如两条龙迎了上去,把巫支祁的船对夹在了中间。

    将士们在女墙后从容不迫的架好了改进版的虎蹲炮,待巫支祁船队方才被围住,便填装炮弹,点燃火炮。

    “砰砰砰!”连响传来,炮弹从炮口弹射而出,在空中划过一道道优美的抛物线,跨过了巫支祁战船上的女墙后,落在了甲板上。

    水猴子妖兵们还在填装手中火枪弹丸,瞬间被落在脚边的炮弹吓傻了。不等他们缓过神来,那些炮弹便已经爆炸。

    “轰轰!”巨响此起披伏的传来,萧石竹在女墙后顺着弩窗朝外张望,只见对面火光四起木屑横飞,听得巫支祁战船上惨叫连连,他立刻拍手叫好后,对军士朗声道:“别停歇,轮番发动炮击,炸沉他们。”。

    话音刚落,便见一个黑影从巫支祁的战船上一跃而起,朝着他这边而来。萧石竹赶忙掏出自己的连珠铳,对着那黑影扣动扳机。

    可万万没想到,火枪对这黑影完全没有威胁,子弹打在这黑影身上跟办他挠痒痒了一般。几个呼吸后,这个黑影还是安然无恙的落在了他的身后。

    萧石竹转身一看,站在他身后的是一只黑毛猴子,身高五尺差半寸却一双似明星的怪眼。身穿金甲,头戴金冠足踏云鞋,手举金箍棒一根,正横眉怒目的瞪着他。

    正是巫支祁的手下第一猛将——灵明。

    不知为何,萧石竹看着他这身打扮脑中突然闪现出“孙悟空”三字,随即脱口而出道:“悟空,你又调皮了。”。

    话音方起,他便趁着这妖猴还没反应过来时,抱头一个闪身绕开这妖猴逃走了。

    灵明见状,转身朝着他举棒便打。那金箍棒夹着阵阵呼啸风声,朝着萧石竹头上落去。眼看就要落在他头上时,便被一柄巨斧架住,不能在落下半分。

    萧石竹一见是英招赶来了,赶忙说着:“好兄弟。”后一个转身,用连珠铳对准了灵明的眉心,抬起做后做了个再见的手势,轻声道:“拜拜!”。

    “砰砰砰!”萧石竹连开了三枪,硝烟伴随着火花,从枪**出。片刻后,待硝烟散去,萧石竹却瞪大了双眼。

    三发子弹打出去,灵明却毫发无损,使得他急得大骂道:“这不科学啊,你是不是练了金钟罩?”。可随即细想,没听说过金钟罩可以防御子弹攻击的啊。

    “他不是练了金钟罩。”陆吾的声音,从他头顶传来。萧石竹遁声望去,但就见陆吾举着自己的利爪从天而降,寒光四射的爪子对准灵明的胸口。

    那灵明见状顿觉不妙,赶忙收回金箍棒来了个后空翻,千钧一发间轻巧的避开了落下的陆吾的利爪同时,也躲开了随即英招朝着自己脖颈处劈来的那一斧。

    “他是灵明石猴。”英招和陆吾一左一右的站在了萧石竹前方,陆吾嘴里说着:“识天时,知地利,浑身上下坚硬如石,寻常兵器难以伤及其半丝半豪。在人间后世的书籍里,好像管他叫——孙悟空!”。

    灵明把金箍棒在手中一转,抓耳挠腮对着陆吾和英招“吱吱”怪叫一声后,眼中凶光毕现,脸上怒气横生,呲牙咧嘴的怒吼道:“我叫灵明,不叫孙悟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