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用力的睁开眼,呈现在李玄生眼前的不是晴天,而是无边无际的黑暗,不过在那无边的黑暗之中,倒是隐约有一丝淡淡的光明,很是隐晦。

    “嘶,……”

    感受着有些空洞的视野与视线,作为初入国术暗劲行列的本能便是想要运起一丝劲力探察周围的情况,不过还没等李玄生继续感应着什么,便是一阵阵的剧痛涌上大脑。

    “哥哥,你怎么了?小霜,小霜没用,家里存的钱都花光了,可哥哥你还没有好起来,哥哥,你不要乱动,牛叔他们说过了,你不能乱动的,乱动的话,伤势会更严重的。”

    伴随着一阵清脆的少女声音,便是两只温热的小小手掌将被包裹的像个粽子一般还不安分的李玄生用力的按下,同时在其耳边轻声的说道着什么,言语间甚是无助与慌乱。

    “哥哥!这是在叫谁?莫不是我?嘶……,浑身二两零六块骨头碎裂了七十三块,严统明、屈复生你们两个够狠,硬生生的将三清观……”

    听着身边那陌生中又隐约有些熟悉的声音,李玄生想要出声说些什么,不过似乎所有的声音只能瞥在喉咙口,半点也出不来。

    凭借着对肉身的熟悉,瞬间将身躯的状况了然于胸,心中瞬间大怒,回想着昏迷前的那一幕,眉头更是紧皱,怒火中烧不止。

    只可惜,狠话还没有说完,冷不丁的一道铺天盖地的力量突袭而至,将本体的意识淹没,没有半点声响传荡而出。

    “嗯,哥哥,这就对了,牛叔说过了,只要你能够安静的待在家里一个月,你身上的伤很快便会好的,可是,家里现在已经一文钱都没有了,我要再编织一些草席拿出去卖,不然我们都要饿肚子了。”

    “可是,这么晚了,小霜真的好困啊,不行,不能睡的,哥哥还没好起来,小霜不能睡的,不能睡的……”

    伴随着少女轻声舒缓的一道道言语,紧随着便是陷入无意识的低吟,随后便是悄无声息,只剩下这栋简单房间中两道轻缓不已的呼吸之声。

    ******

    “这日子似乎有点艰难呐!”

    李玄生平静的横躺在身下坚硬的床榻上,说是床,也不恰当,不过是一块被削平的木板放置在数块平整的大石头上所形成的床。

    从清晨朝阳初升的那一刹那睁开眼睛之时,李玄生就已经明悟此刻自己已经不在原来的世界,当然,对于自己现在所处的世界,也不清楚。

    “这应该算是道家典籍中所言的夺舍吧!”

    身为一个道学博士,李玄生对于夺舍这件事也不是不能理解,只是有些太突然了,前生所处的那个世界,自己因羡慕族群文化中的仙人传说,便毅然而然的走上寻仙、修仙之路。

    如此过了三十载,翻阅无数道家、佛家,甚至化外族群的神话典籍也曾翻阅,只可惜一无所获,修仙只是也是虚妄。

    不过修仙虽没有进展,但在国术修炼上却有些进步,凭借自身的理解与求教,到也在前生达到体内劲力初生的暗劲境界。

    随后运气仿佛来了,综合多番考量,终于在一本枯黄的典籍上发现一丝真正的仙人踪迹,那是位于祖龙首端昆仑山的逆鳞所在。

    为了增加探索的成功率,不得已拉入数位投资人加好友入伙,而随后的探索也如之前所万分期待的那般,竟然在那处所在发现一片道观的遗址。

    虽不知是不是仙人留下来的,但是很明显绝对不是一般的道观所在地,之后再那片道观遗址中更是发现种种不可思议之事。

    财帛动人心,仙人的踪迹更是引人疯狂,尽管已经万分的小心了,但在本尊踏入那处道家遗址中央三清殿之时,豁然被铺天盖地的砖石、木头压下,连半点反抗的余力都没有。

    醒来便是在这个世界,如此回想起那时的事情,很是明显的中了那几人的暗算,正面攻击自己这个暗劲高手有些困难,只有使用暗手。

    “罢了,罢了,不想了,想也是无用,前生已逝,今生不知如何?既然有夺舍,莫不是真有仙人的踪影?不过这具身体的名字也叫李玄生,倒是有些意思。”

    前生最后所有的经历化作一道道画面拂过脑海,最终烟消云散,微微的摇了摇僵硬的头颅,淡笑一声,不在理会,既来之,则安之,这是老祖宗留下的名言至理。

    身体一动也不能动的横躺在木板床上,脑海中那属于这具身体的记忆逐渐的被本尊吸纳、同化,对于这方世界,所处之地的一切倒也有些明悟。

    头颅缓缓的转过一个小小的弧度,看向破旧的房屋窗外,那里,一缕缕柔和的阳光照射进来,化作一道道光束投影进入房间内,床榻上。

    身体下意思的想要动动手、动动脚,只可惜,回应的只是阵痛。

    “浑身上下碎裂的七十三块骨头想要愈合有些困难呐!”

    对于自己这具身体的遭遇,融合大部分记忆的李玄生已是了然,却是强出头惹下的祸端,被别人围攻踢打,导致如今的状况。

    “以如今血气的滋养速度,起码待一个月左右才能下地走路,恩,一个月?没道理啊,莫非?”

    李玄生口中喃喃而道,正说着,忽然口中言语一滞,似乎想到了什么,本体浑身上下的骨骼碎裂七十三块,放在前世,想要自然恢复,已经是万难。

    但现在凭借国术修炼带来的敏锐感知,却只需要一个月,速度倒是有些恐怖了。

    “好恐怖的血气之力,肉身已经如此的衰弱,但依然能够以如今十二岁的年龄媲美我当初明劲之时的血气之力,不可思议,当真不可思议。”

    “虽不知是何道理,但还是先恢复身体,有立足之力再说,有这般恐怖的血气之力支撑,配合本尊的恢复之法,七天足以。”

    当即,李玄生横躺在木板床上的身躯微正,口中呼吸深浅不一,胸前潜伏不停,时而轻快,时而缓慢,心随意转,一丝丝沉浸在血脉之中的血气之力被搬运而出。

    滚热的血气之力流转周身筋脉,冲刷在因骨骼破碎带来的暗伤,虽然第一次运转血气之力很困难,很痛苦,但又带给李玄生一股很奇妙的感觉。

    一直沉浸在恢复修炼之中不知过去了多久,伴随着耳边一阵清脆的叫声,李玄生周身微微一震,诸般血气之力归于原始,呼吸吐纳归于平静。

    眼睛徐徐睁开,映入其中的便是一张小巧的脸庞,面容有些苍白,缺少健康的红润,一头枯黄的发丝扎成的垂髫,周身上下穿着一身带有补丁的衣衫,显得很是破旧。

    “哥哥,哥哥,你醒了,太好了,你先等着,饭做好了,昨天你昏迷的时候,李二叔他们带来了一些鹿肉说是给你补补,刚才牛叔又带来一点草药,等吃完饭,我再给你熬成药水。”

    看着横躺在床榻上的哥哥睁开眼睛,李玄霜很是兴奋盯着哥哥浑身上下看了看,没等李玄生说些什么,连忙又是转过身,向着房门外走去。

    “多了一个妹妹,这种感觉似乎还真有点不错。”

    对于自己现在的这个家庭,李玄生已经了然于胸了,这对兄妹的父母前几年进雪山狩猎的时候,不幸被黑瞎子盯上,结果没能逃掉,双双身陨大雪山。

    如此,便留下李玄生与李玄霜兄妹二人相依为命,索性村落里的人还不错,看在兄妹二人还未成年的份上,倒也三两天的救济些粮食度日。

    不过其中倒也有李玄生的些许功劳,或许是因为天生不凡吧,传言,李玄生在村里刚生下来便是生长的壮硕,不仅如此,成长的速度亦是很快。

    在四五岁的时候,就已经媲美村里十岁左右孩童的身高,更有一点是村里所共知的,那就是力量大的出奇,四五岁的时候就有一两百斤的气力。

    要知道在村里,也只有八九岁,十岁左右的孩童能够锻炼出如此的气力,而今李玄生已经十二岁了,个头上早就与十七八岁的村里男子不相上下。

    至于力量上,更是令村里人心惊,两年前便已经能够举起千斤的巨石,这般力量就算是村里也是罕见,若非营养不良,不然,还能更加恐怖一些

    所以,鉴于李玄生巨大的潜力,所以在今年李玄生便是被村里的狩猎队带去大雪山学习狩猎,多了一份力量,狩猎队的收获也比往常多出一些。

    只是在近日的一次狩猎中,与大雪山中的一群人发生了些冲突,导致李玄生周身骨骼碎裂七十三块,直到如今。

    “我说这具肉身的血气之力怎么会这般恐怖,原来根源在这里,天生巨力,两年前便可以举起千斤巨石,单凭肉身的力量举起千斤巨石,这份能耐,就算前世巅峰的我也没有这个能耐。”

    “还有村里的其他人,一个个都是身具大力气,真不知道是怎么得来的?”

    李玄生心中感叹而道,对于自己所处的这个村落越发的好奇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