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肉身嗡鸣,异象频生,无数暗灰色的气流从李玄生的身躯经络中迸出,沉浸于丹田海中的五行之力此时似是与五极之地中的神魂化身相通。

    诸般之力,汇聚一隅,运转之间,毫无瑕疵,神魂脑海之中,化身不存,只剩下孤零零的一株青莲与其上方的《元始道经》。

    五极之地内,太极真意参悟逐渐深入,形体逐渐凝实,缓缓的,在那株青莲的底端,一道方圆不过三尺的混元太极图浮现。

    刹那,青莲微震,周身的五片莲叶更是不断摇曳,莲叶之上,一道道神秘的道则与纹理快的脱离叶体,纷纷的融入神魂识海的虚空,消失不见。

    一丝丝五行所属的光芒从五片莲叶中涌出,径直的射入上方的青莲花骨朵内,呼吸间,一团青紫色的光晕从花骨朵的嘴中吐出。

    一缕缕氤氲祥和之气缭绕,灰蒙蒙的气流凭空出现,弥漫在青莲周身,包裹着青莲花骨朵的花瓣叶不断颤抖,并且有一丝丝向外绽放的趋势。

    五行之力仍旧在不停的注入其中,氤氲之气越的浓郁起来,灰蒙蒙的气流也越的有些焦躁起来,风雷生,电光闪,青莲震颤。

    如此,整个神魂脑海中的异象不知持续了多久,终于那株青莲周身的五片莲叶停止注入五行之力,刹那,诸般异象消散一空。

    所有的一切消失,之前似是想要绽放的青莲花骨朵终究还是未曾开放!

    但是本体的肉身此事却是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无数暗灰色的气流从肉身经络深处涌出,汇聚法力游走的经脉之中。

    五行汇聚,五彩光泽的力量涌现,尽管这股散着五彩光泽的力量很强大,但在无数暗灰色气流出现的瞬间,直接便是被吞噬,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进而暗灰色的气流长驱直入,降临丹田海,未几,丹田海被占据!

    嗡!嗡!嗡!

    方圆不过近百平米,上下不过二三十米的修炼石室内一道道闷哼的声音不断出现,在暗灰色的气流占据丹田海之后,随即便是取代神力宗下峰五脉功法修炼出的法力运转路线。

    而后,暗灰色的气流行功运转大周天,力量所过之处,李玄生肉身轰鸣声不绝,静静盘坐在石室内的肉身陡然增大了许多。

    偌大的石室内,先前浓郁至极的五行灵气以更为恐怖,更为狂暴的方式进入肉身穴窍,补充着暗灰色力量的消耗,旋风不绝,环绕肉身不断劈下。

    嗤!嗤!嗤!

    体表的肉身被旋风击碎,被暗灰色气流运功一周天强行增大的肉身撑碎,远远看去,盘坐在蒲团上的李玄生体积陡然大了一圈。

    一周天过后,暗灰色的气流去势不减,继续行进周身上下,在外狂暴的吸纳五行灵气,在内狂暴的扩张力量所过之处的经络、骨骼、肉身。

    转眼间,二周天运行圆满,盘坐在蒲团上的李玄生体积再次增大,而石室内的旋风已经堪比李玄生之前遇到的刀宗弟子挥出的刀芒了。

    彼此相触,清脆声不绝,一道道犀利的银光闪烁,而作为正中央的李玄生,则是承受这股力量的最核心所在,风刃所至,击打在柔软的肉身之上。

    亦是迸出清脆的声响,根本没能造成任何的伤害,连一点白印都没有浮现。

    数十个呼吸间,行功运转九周天,李玄生的肉身体积整整比最开始大了一圈,而此刻石室内部的五行灵气浓郁已经逐渐赶不上李玄生肉身吸纳的度。

    暗灰色的力量不理会其它,虽然汲取的力量有些衰弱,但仍旧能够继续运转周天循环,自顾本能,第十个周天尚未运转一半,整个石室内的五行灵气已经被吸纳一空。

    一股极为饥渴、吞噬的**未曾消退,无形的肉身之力再次轰鸣,肉身体积再次增大,石室内的五行灵气不存,从外界补充的度远远不够。

    一息之后,巨大的肉身左手微动,刹那,一小堆的极品灵石浮现虚空,一缕缕精纯至极的天地灵气出现,肉身震动,无形的力量席卷那一小堆极品灵石。

    不过六个呼吸,一小堆灵石化成碎末消散在虚空中,而此时的肉身内部,暗灰色的力量才刚运转至第十五个周天。

    咚!咚!咚!

    旋风声消逝,空荡荡的石室中,只剩下李玄生体内那颗强劲跃动的生命之声,声音所至,天地为之震颤,灵气为之狂涌。

    石室之外,一直守护在石室之外的古烈与火云二人在李玄生进入石室之外后,便是如之前所言,邀请五行宗的一些好友,汇聚火云的修炼之地。

    各种珍奇的瓜果、千年的美酒、外围区域铸就的珍馐佳肴全部摆出,一行八人在石室之外的空地上谈天说地,畅想无垠。

    “鸿古在其中已经三天了,不知在五极之地领悟到什么没有?”

    虽与众人相谈甚欢,但内心中仍旧在时不时的挂念着石室中修炼的李玄生,扫着身旁的火云一眼,而后口中喃喃而道。

    “哈哈,放心吧,鸿古这回不会空手而归的,一个月前,他似乎就已经找到了自己的路子,只是一时心急,使得灵光不曾涌动。”

    “但在石室中,有我的寒玉蒲团加持,可以保证鸿古神魂平静、祥和,再加上五极之地中央的五行灵光,突破不难。”

    火云闻声,则是朗笑不已,福的面容上,一双小眼微微眯起,单手拍着古烈的肩头,很是肯定的安慰道。

    “希望吧!”

    古烈头颅微转扫着石室的方向一眼,没有多言,进入五极之地,谁都帮不上忙,只有靠自己了。

    “哈哈,古烈,不用担心,反正你们神力宗这些年剩下的名额不少,若是你那位师侄一次参悟不成,多来几次准成。”

    “不用多想了,继续喝酒!嗯,这个什么声音?”

    端坐在古烈旁边的一位中年清瘦汉子,靠的近,闻此声,也是朗笑一声,伴随着口中的言语,便是端起面前的酒杯递给身边的古烈。

    不过你手中的酒杯还没有递到古烈手中之时,忽然耳朵一动,好像四周有什么异动。

    “我也听到了,很熟悉的声音,但就是一时想不起来!”

    八人中的另外一人点点头,表示也听见这种突显之声。

    “还真是!”

    又有人耳朵一动,放下手中的动作,侧耳聆听。

    见状,其余几人亦是神情微动,屏住呼吸,不再言语,神魂之力探测,扫视那声音的来源。

    三个呼吸过后,围坐一圈的八人相视一眼,下一刻,均是向眼睛看向距离他们不远处的那处石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