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记者们当然也看到了走过来的人,摄影师们也纷纷将对方走来从娇娇手里拿过奖杯的举动拍下来。

    从这些小举动可以写不少材料出来,比如高能夫妇的高甜已经延续到了生活的点点滴滴,从随手的一个举动就可以看出……

    上了车后,盛骄阳才问道:“你怎么来了?”

    “来接你。”沈致宁的语气就像是在说今天吃了什么似的,很是不假思索。

    盛骄阳抿嘴笑,她看了眼被沈致宁捧在怀里的两个水晶奖杯,很是自豪地说道:“看,我厉害吧,人家奋斗一辈子都拿不到的东西,我只努力了一年就拿到手了。”

    沈致宁打量着手中的奖杯,“这还只是开始。”

    “当然了,我得拿到最高奖项才能证明我的努力没有白费。”盛骄阳说道,在她的眼里,人气奖是观众们给的奖,她得拿到专业评委评选出来的最佳女演员奖才觉得满足。

    沈致宁转头看她,“我相信你早晚有一天会拿到的。”

    盛骄阳笑了,“你这话说的和顾州一样。”

    沈致宁眯了下,从她嘴里听到别的男人的名字怎么就那么不顺耳呢!

    “你们坐在一起似乎聊得很开心啊。”沈致宁语气不明地说道。

    “还好……咦,你怎么知道?”盛骄阳眼睛微微瞪圆,惊奇地看着沈致宁。

    “只要我想,我就可以在线看现场。”

    这语气简直了!盛骄阳斜睨着他,开玩笑似地说道:“你这么厉害,我的奖该不会也有你的一份功劳吧?”

    沈致宁竟然没有反对。

    盛骄阳一愣,他竟然不反对!不反对意味着什么,那就是她说的话是对的。

    她深吸了口气,问:“我这两个奖你都出了力?”

    沈致宁看到她一副炸毛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安慰道:“人气奖你是实至名归的,观众投票都是实名公开的,做不得假。”

    “那就是我的新人奖是你帮我弄到手的咯?!”盛骄阳这心里当下也不知该作何感想了,就是有一种自作多情白高兴一场的感觉,敢情她这两个奖还有一个存在水分呢!

    “不能这么说,我并没做什么,你能拿到这个奖也是人家认真评选过的。”沈致宁的眼里带着笑。

    盛骄阳却是对他的话抱着相当大的怀疑心,“并没有做什么,那你是说了什么呗?”

    沈致宁一副回忆的样子,然后说:“上次电视台招商,最后一起吃饭的时候,那谁突然说看了你演的电视剧,觉得演得挺好的,到了年终盛典上肯定能拿到奖。”

    “那你怎么说?”盛骄阳此时只好奇这个。

    “嗯。”沈致宁鼻腔里嗯了声。

    “……”你倒是说呀,嗯什么?盛骄阳有些无奈。

    等等!盛骄阳突然反应过来,“你该不会就是回了一个‘嗯’吧?”

    沈致宁嘴角翘起,无声地肯定了她的话。

    盛骄阳扶额,她现在脑海里都能想到那样的画面了,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为了快速拉近关系,就主动从对方在意的人那里夸起,顺带表个态,结果沈致宁直接一个“嗯”字堵得对方不知道要怎么接话了。

    “那现在,我的这个奖到底是不是因为你才得到的,也不确定咯?”

    “不管怎样,这个奖是到了你的手里。”

    “我只是没想到这样的评奖也会存在猫腻,如果这样的话,那不是对别人很不公平?”盛骄阳看那两个奖杯也觉得没有那么顺眼了。

    看出了她的想法,沈致宁收了笑,认真地说道:“你不能这么去想,什么事情都没有绝对的公平,如果你只是一个演技平平的人,别人也不会轻易拿奖项来收买人情。”

    这倒也是,毕竟人家不可能为了拉拢关系而去扶持一个扶不起的阿斗,惹来非议砸了自己的招牌。

    盛骄阳也想明白了,就不再纠结这件事了,就像沈致宁说的,反正这个奖到了她的手里,管它背后有没有别的缘故,想那么多做什么。

    可在另外一个辆车里的人就没有这么想得开了。

    任佳音正朝着她的经纪人发火:“你不是说我拿奖八九不离十的吗?还有我入围的难道不是最佳女演员奖么,怎么变成了那什么新人奖了,我是新人吗?我怎么能和新人去比,太掉价了!”

    经纪人心里默默地想:你能入围就不错了。和新人比就掉价,那被新人pk掉的你不是更掉价吗?

    到了嘴上,经纪人又是这么说的:“佳音,你不要生气,今天没拿到不还有其他的颁奖典礼嘛……”

    “你不是说有我代言产品的产商赞助了盛典么,怎么连给我弄一个奖都做不到?”任佳音直接打断了经纪人的话。

    经纪人很无奈,“赞助归赞助,他们也不能左右最终结果。”她心想,你要是能有人家的演技,哪还用得着我来操心。

    “我不管!”任佳音撇开脸,看着窗外。

    “还有其他奖呢,佳音你有空自己也和穆总说说,以他的人脉给你弄几个奖还不容易?”经纪人说道。

    “可是我不要那些野鸡奖,别人都笑话我了。”任佳音皱着眉。

    经纪人白眼都差点翻出来了,对于这个被她像对待祖宗一样伺候的艺人,她只想到了六个字:烂泥扶不上墙。

    本来她作为经纪人也不想用这么难听的话来形容自己手下的艺人,但任佳音实在是太拎不清自己的实力了,偏任佳音又有着公司最大的靠山,她都不好请求换人。

    “那个徐娇娇真是讨厌死了,凭什么她能拿到两个奖,分我一个不好吗?举办方干嘛把两个奖都给一个人,这两个奖随便哪个奖给我都好呀!”任佳音一想到另外一个拿奖拿到手软的人就来火。

    “这些奖又不是萝卜白菜,说分就能分的,佳音你要成熟点,你都已经出道六年了,能不能不要这么天真(傻白甜)?”经纪人很无奈。

    “我哪里不成熟了?我知道这些奖不是萝卜白菜,所以我才想要啊!”任佳音理直气壮地说道。

    “……”经纪人觉得自己惨败。

    “徐娇娇绝对是我的克星,她不仅害我出糗,还抢走了我的奖杯,我一定跟她没完!”任佳音咬牙切齿地说道。

    经纪人睨着任佳音,“还是算了吧,她演技比你好,后台还比你硬,你不能拿她怎样,反倒是如果你要和她作对,就会像这次你摔倒的事一样,大家都只会帮着她说话的。”

    “我也有很多粉丝!”任佳音不太乐意听到自己的经纪人如此贬低自己的话。

    “你的粉丝有徐娇娇的粉丝那么多吗?”

    “……没有。”任佳音再相信自己,也不能否定这个事实。

    经纪人很想笑,不过怕任佳音去老板面前告黑状,还是忍忍吧,她说道:“佳音,说实话,我也看了一下红毯的视频,你摔倒真不能怪人家徐娇娇,她都走到你前面去了,又没有踩你的裙摆,是你自己被自己绊倒的。”

    “就是因为她跑到我前面去了,我心情不爽没有注意脚下才被绊倒的。”

    这样也成?经纪人心想,幸好人家徐娇娇不知道这事,不然一定会骂任佳音是神经病的。

    任佳音还在那里碎碎念:“现在的后辈真是太没有礼貌了,看到我了不但不打招呼,还敢跑到我前面去,谁给她的权利!”

    经纪人已经不想再说话了,但有些话不得不提醒:“佳音,你就算心里对徐娇娇再不喜欢,你也得表现出喜欢的样子,你看看你这次发的莫名其妙的话后,你拉了多少仇恨。”

    “我才不在乎,反正我的粉丝会永远在我身后支持我的。”

    经纪人深吸了口气,朝前面开车的司机大声问:“还要多久?”

    “路上塞车,至少还要四十分钟。”司机也大声回道。

    经纪人顿时觉得自己的耳朵要遭殃了。

    而在不少离去的保姆车里,有不少人都提到了娇娇的名字,无不羡慕她的好运。

    曲玟是越回想越气恼,她可忘不了徐娇娇故意对她说的那句“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还有徐娇娇叫她保重的话,这不就是在说她就会是那被拍死在沙滩上的前浪么!

    可不得不承认,徐娇娇确实是有实力的,至少徐娇娇的人气是确确实实的。她刚出道那会儿也不能像这样一来就能拿到这样含金量高的奖。

    除了曲玟超级不愉快外,莫澜心里也不好受。

    不管是在台上颁奖还是坐在台下,她每次看向顾州都能发现,顾州在和徐娇娇交头接耳。

    顾州和她在一起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多的话说,不然他们也不可能分手了,就是因为当初顾州忙着工作,就算难得相聚了,顾州似乎也没有什么话对她说,连哄哄她这样的情侣间的小举动都没有。

    莫澜一想到顾州和徐娇娇有说有笑的画面,这心里就越来越不是滋味,有种自己重视的想要的,别人却轻而易举得到了的感觉。

    当夜,不少人在各种羡慕嫉妒恨中辗转反侧,而被嫉妒的人却被某人缠着玩了半宿才睡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