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早上一起出门。

    上车后,盛骄阳一直用一种怪怪的目光看着沈致宁。

    “怎么了?”沈致宁微微挑眉。

    “我只是没想到你也和一般人一样,说了晚安后还会继续玩shou ji。”而且还刷微博,真是厉害了。

    “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也是人。”

    说得好有道理。盛骄阳一想到昨晚看到的,忍不住就笑了,实在是想到一个大男人窝在床上刷微博并暗戳戳留言的情景就觉得好笑。

    “笑什么?”

    盛骄阳眉梢间的笑意还没有褪去,她只是眨眼的功夫就已经想好了转移话题的话了:“你刷微博一般都看什么?”

    “和你有关的。”

    听到沈致宁的话,盛骄阳却一点都不惊讶了,甚至都能猜到他会说什么话了。

    “那除了我的呢?”

    “没有。”

    盛骄阳不信:“除了和我有关的就没有别的了?”

    沈致宁转头看她:“那你觉得我还会看什么?”

    “我又不是你,我怎么知道你会看什么,搞不好……咳咳。”她及时止住了。

    然而沈致宁也不是那么好打发的,“搞不好什么?”

    搞不好你还在专研人家的段子,要不然怎么一段一段的,总是说得她无言以对。

    “没什么。”盛骄阳眨了眨眼,装作若无其事地转头看窗外。

    沈致宁抬手环过她的肩,靠近她:“没什么是什么?”

    见他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态度,盛骄阳看了眼前面开车的满军,小声说道:“大晚上一个人还能偷偷看什么?”

    “看什么?”沈致宁戏谑地瞅着她。

    “哼,你明知故问!”盛骄阳傲娇地转头看向窗外。

    他凑到她耳边,“不然晚上一起看?”

    盛骄阳闭上了眼睛,深吸了口气,睨向他:“你自己看就好了,我今天得和秦安良马婷婷一起商量剧本,可能很晚才会回来。”

    “在哪,我来接你。”

    “不用了,你又不是我的车夫,哪能让你天天接送我。”

    “我愿意当你一辈子的车夫。”

    盛骄阳又猝不及防地被沈致宁的话给撩了一下,如今沈老板的撩人功力简直是要天下无敌了,一句一句的随口就来。

    让她相信他晚上没有偷偷学段子都难了。

    “你下班的时候找我就好了,到时候我再告诉你具体位置,我现在也还不确定,先去公司吧,不过可能晚点会一起出去吃下午茶。”

    沈致宁点头。

    到了娱人国际门口,沈致宁在盛骄阳下车前说道:“哦差点忘记了,怀特和黛西的婚礼将在这个月底举行,他们邀请我们去参加他们的婚礼。”

    盛骄阳刚准备伸脚出去,立马就停了下来,她转头惊奇地看向沈致宁:“他们这么快?不是两个月前才确定关系吗?”

    “怀特盼这一刻已经盼了很久了。”

    听到他这话,盛骄阳立马就想起了那时怀特王子试探黛西的真心的举动,那个时候怀特王子这样做不是他对黛西已经不喜欢了,而是他有些患得患失,就想借此来确定,当然结果是好的,黛西没有被别的you huo给拐走。

    这么一想也能理解,怀特王子迫切想要结婚的行为了,她已经可以预计,未来怀特王子肯定会成为一个宠妻狂魔。

    “那行,我把时间预留出来。”盛骄阳说道。

    沈致宁拉住了她的手,问:“黛西说想请你做她唯一的伴娘。”

    盛骄阳挑眉,“为什么她不直接问我?”

    “她担心你会拒绝,她是通过怀特的口来说这个邀请的。”

    盛骄阳觉得这事情变化得很神奇,最初黛西还想打她来着,后来又想把她从沈致宁身边赶走,接着在杰瑞特的晚宴上甚至还想给她下绊子,再后来黛西家里出事故败落了,她就是帮着黛西对付了那两个女人,现在黛西竟然邀请她做唯一的伴娘?

    从情敌竟然转变成了朋友?能被邀请为唯一的伴娘,说明黛西是把她当成了最要好的朋友,这发展速度也是妥妥的。

    “不会是要捉弄我吧?”盛骄阳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不会,他们捉弄谁也不敢捉弄你,我可是他们最大的债主。”

    对哦,沈致宁还帮黛西家里还清了债务,当然这些债务会转移到黛西和怀特身上,只不过现在变成是他们两个欠沈致宁的了。

    “好吧,那你替我答应了,给未来王妃当伴娘还真是一种新鲜的体验。”盛骄阳说道,她才不想说她答应的原因才不是因为对方是什么王子和王妃,而是她有点同情黛西,竟然现在一个朋友都没有,还要邀请一个曾经的情敌来做伴娘。

    “我下车了。”盛骄阳朝沈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致宁笑了一下。

    沈致宁却是拉着她,倾身上去亲了一下她,才放她下车。

    拉开车门等在车边的保镖眼观鼻鼻观心,只有微微抽动的嘴角才能泄露一些情绪。

    下楼来等候的曾欢也看到了车里的那幕,她不禁想起了昨天粉丝见面会上沈老板秀的一手恩爱,心里不禁感慨,这位沈先生真是人不可貌相,看着那么禁欲的一个人,没想到那么粘人,偏生他这种粘人又是那种刚刚好不会让人觉得腻歪的粘人。

    现在就连那些觉得在这段感情里,娇娇才是弱势一方的人,在这接踵不断的秀恩爱中也看清楚了真相,如果将来两人不成了,也绝对是娇娇先甩了人家沈老板。

    盛骄阳看着在发呆的曾欢,走过去抬手点了一下曾欢的额头,“在发什么呆?走了。”

    “哦哦。”曾欢回过神来。

    “娇娇,娇娇”一个人冲了过来,却被保镖们挡住了。

    “是你?彭记者!”曾欢认出了这个跑过来的人。

    “对,是我。”彭芃连连点头。

    曾欢看了眼盛骄阳,问:“你是有什么事情吗?”

    彭芃露出自己最灿烂的笑容,说道:“娇娇,请问您有时间接受我的采访吗?就十几分钟就好了,不,哪怕几分钟也行。”

    “又到年终期刊了?”盛骄阳想起了去年的事情。

    彭芃愣了一下,随后笑容中带了些无奈,说道:“是呀,这次主编说想靠您的独家新闻来冲销量,没办法作为曾经采访过您的人,我被临危受命了。”

    盛骄阳倒是高看了这个彭记者几眼,这位年轻女记者虽然年轻,但交际能力很是不弱,知道这种时候诚实回答比编无数个理由好,她相信只要给这个叫彭芃的女记者一个机会,假以时日她定然能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女强人。

    “你跟我上来吧。”盛骄阳看了彭芃一眼,走进大厅。

    彭芃面上一喜,连忙跟上去。

    “徐xiao jie,早上好!”前台两个文员站起来打招呼。

    “早!”盛骄阳简短地回了一句。

    彭芃跟在身后,看到这一幕也没有觉得怎样,等到一同乘坐专梯上到顶楼,并且直直走到最里边的办公室里时才惊觉到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她记得上次采访的时候并不是在这里,刚刚进门的时候好像看到了董事长办公室?

    董事长办公室!!!

    彭芃瞪大了眼睛,她知道自己发现了一个很大的秘密,这肯定是秘密,如果不是秘密,这么大一个新闻大家早就知道了。

    “咚咚”随着敲门声,进来的是徐屏,她手里捧着一叠文件。

    徐屏看到办公室里多了一个人,她不免对看了彭芃几眼,显然她也认出来了。

    “彭记者,我记得好像我没有同意你的采访请求吧。”徐屏皱眉看着彭芃。

    彭芃连忙解释道:“我是直接拦在娇娇面前,请求采访的。很抱歉,没有先经过您的允许。”

    听到彭芃诚恳的话,徐屏也就没那么生气了,不过对于彭芃的这种行为,她还是很不认可的,如果谁都像彭芃这样,那娇娇不是得被烦死了。

    “你先坐,阿欢,帮忙沏茶端水。”盛骄阳指了下沙发,叫彭芃先坐,她则坐去办公桌后面,拿起徐屏放她面前的一叠文件看了起来。

    曾欢泡了一壶茶,给彭芃倒了一杯。

    “彭记者,你慢慢喝。”

    “好,您不用管我,您去忙!”彭芃面对曾欢也是用的敬语,她不可不敢小觑任何人。

    曾欢笑了下,“你可别您来您去的,我听着怪别扭的。”

    彭芃回以微笑,她的余光却是瞥向了办公桌那边,心里是十分波澜起伏的,原本只是以为这位只是因为后台硬才资源好,没想到人家自己就是最强硬的后台。

    如果这个事情能报道出来……

    “还有其他人吗?”盛骄阳翻了一轮,问坐在她对面的徐屏。

    “公司年轻的男艺人资料都在这里。”徐屏回答道。

    盛骄阳将一叠资料往桌里边推了推,她看着这叠文件沉吟。

    “没有合适的?”徐屏试探地问。

    “都没有那种淳朴的感觉。”盛骄阳摇头。

    “娇娇,所谓淳朴是可以演出来的,只要演技好……”徐屏试图劝说。

    盛骄阳打断了她的话:“不,有些东西没办法靠演技,不然我也不用去找了,直接去跟顾州或者张越去交涉就好了。”

    “好吧,”徐屏点头,“不然直接去校园里找吧?”

    “先不管吧,等我跟秦安良和马婷婷商量完剧本再说。”

    说到这里,盛骄阳就终止了这个话题,她起身朝彭芃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