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玄武大陆相传绵延数百亿万里,没有人知道其具体有多大。因为从来没有人见过大陆边缘是何景象。

    吴国,苍茫山,坐落在国家西侧。方圆足有几十万里,据说是仙山。历朝历代,总会有些山野村民声称见过腾云驾雾的仙人。

    山上盛产灵药,却也有着数不清的猛兽精怪。山的边缘处有一个不知名的村庄,村庄虽地处偏僻,风景却是秀美。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苍茫山周围依托山上资源生存的村庄不计其数。

    男人们平日外出打猎,女人则在家耕田织布,依托山上资源,也能做到自给自足。这一日,村中一众猎户正小心翼翼的在苍莽山边缘走着,他们不敢太过深入。平日也只是在山的边缘活动,猎杀一些普通野兽。

    领头的猎户,高大健壮,手中提着一把明光闪烁的大刀。一身粗布麻衣丝毫不能掩盖他发达的肌肉,豹头环目,顾盼之间,一股悍勇之气似扑面而来。

    猎户一手提着大刀,另一只手却拉着一个孩童。这孩童约莫能有七八岁,虎头虎脑,一双眼珠咕噜乱转,看上去十分的聪慧。时不时挣脱猎户大手,围着人群跑来跑去。

    一众猎户都是一脸慈爱的望着他。他是猎户头领高大全的独子,今天正是八岁生日。一直缠着众人要来这苍莽山长长见识。

    猎户头领一脸溺爱的看着独子,心中本是不愿带他来这苍莽山狩猎,奈何扛不住他死缠烂打,撒娇放赖,只好应了他。

    于是打算带着众人随意在边缘逛逛,想来在众人照应下,应该也没什么大碍。“咦,爹爹你看那边草丛是不是有个人?”

    七八岁的孩童一刻都闲不下来,四处观瞧,却让他发现草丛中似乎有个人影趴伏在地,不知死活。众人闻言纷纷看去,只见不远处草丛的确趴着个人,满头白发,一身的鲜血,衣衫破烂,面朝大地,看不清楚面容。

    “应该只是昏迷了,还没死透。”猎户头领高大全眼见这人虽然浑身鲜血,凄惨至极,背部却还有微微起伏。眼见于此,他连忙招呼众人上前,将此人扶了起来。“似乎是个老人,不知怎的却是跑到了这苍茫山”

    随着众人将其扶起,发现此人一脸的皱纹,面上布满了褐色的老年斑,裸露在外的皮肤也都如老树皮一样干瘪。口鼻中确实还有些微微鼻息。

    “造孽啊,这老人恐怕是被家中不肖子孙弃之荒野,不知怎地落到了这种境地”众人议论纷纷。吴国虽罕有不孝者,不过见这老人年迈,怕是不能独自上山,于是纷纷猜想。此类事件虽未曾发生在村中,不过大家也多有耳闻。

    传闻这苍茫山周围有一些不通教化的野蛮村落经常如此,为了减少食物的消耗,常常将年迈体弱的老弱弃之荒野,自生自灭。

    不过众人这个村庄,却是大多心地善良,互相商量了几句,并没有打算放任不管。而是准备将其抬回村中,让村里唯一的郎中救治一番。

    山野村庄平时很少见到外人。这消息传的飞快,不一会就围了一群人。大家见这老人满身伤口,鲜血都还在缓缓的渗出,围观的村民心中都有些焦急,目中纷纷透出恻隐。

    “这老人怎么了,在哪发现的?”一道沙哑的声音从人群后传来。随着话语,人群中挤出来一个老头。这老头约莫六十多岁,生的十分瘦弱。一双眼睛却是明亮异常。正是村里唯一的郎中陆老爷子。

    “陆老先生来了,快来看看这老人还有没有救。”众人心下焦急,此刻见到陆郎中到来,连忙四散闪开,给陆郎中让出了空间。

    陆郎中远远望见这老人一身鲜血。知道情况紧急,不再询问,连忙上前几步,从怀里摸出了一个瓷瓶,倒出了不少黄色粉末朝这老人身上伤口撒去。

    这瓷瓶里装的不知是什么灵药,效果十分惊人。刚才还在流血的伤口竟随着药粉洒落,肉眼可见的止住了很多。众人这才放下心来,纷纷夸赞陆老先生医术高明。

    村庄中众人大多心善,大家都不愿这老人就这么死去。陆郎中并不答话,眉头微皱,抓起老人手腕,仔细观察。只见这老人,身上大大小小几十处伤口,衣衫早已看不出颜色。全被鲜血染成了红褐色。

    此刻他心下却是隐隐有些孤疑,这老人望去足有八旬开外,怎的竟是昏迷在了山林,而且一身伤口不似野兽撕咬,像是人为。

    “看起来似乎是外伤所致,伤口却不像野兽撕咬,脉象微弱,应该是失血过多导致昏迷不醒,却不知是何人如此作孽.

    你们先将他抬到我家,我好为他止血熬药。运气好的话,或许还能保住一条命。”

    人命关天,陆郎中也没有细想,连忙吩咐众人。众人闻听七手八脚抬起那老人,直奔陆郎中家中。这陆郎中极有学问,据说祖上是御医出身,不知道得罪了什么大人物,方才到这荒野山村避难。

    医术自是非同一般,平日村中猎户上山打猎,无论受了多么严重的伤,只要还有口气儿在,极少有他救不活的。在村中人缘自是极好,更是出了名的热心肠。

    无论谁家有困难需要帮忙,总是毫不推辞。遇到家中贫困者,经常是分文不取。再说那陆郎中随众人到了家中。立马开始忙前忙后,帮其止血疗伤,清洗伤口,煎汤熬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他是丝毫不愿意耽搁时间。

    众人有的返回了家中,有的则还有些担心,留了下来帮陆老打下手。很快到了晚上,大家才纷纷散去。随着众人离去,陆郎中家中北窗处,却传出了阵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紧接着一根纤细的手指钻透窗纸漏了出来,随后手指缩了回去,出现了一只眼睛,顺着那窗纸洞偷偷瞄去。眼睛的主人正是白日发现老人的孩童,猎户头领高大全的独子小虎。

    山野中人没什么文化,这小虎八岁了也没有个正式名字,平日大家都是喊他小虎。他爹高大全早有打算,正准备今天他八岁生日时找陆郎中给起个正式名字,毕竟在这山村陆郎中算是最有文化的人。

    肯定是比自己与婆娘起的高明多了。岂料出了这种事儿,起名之事他也就没有再提。山村生活枯燥乏味,难得发生什么稀奇事儿。

    小虎年方八岁,正是充满好奇的时候。白日里就跟着大伙跑前跑后,一直没走。连他娘喊他回家吃饭都没顾得上吃。

    此刻眼见着大人们都走了。

    他又偷偷溜了回来,趴在窗户上偷眼观瞧。床上躺着的那老人,衣服都已经被鲜血侵染的看不出颜色质地了。满身的伤口虽不再流血。

    却仍有很多翻着口子,不少地方都似乎看的见骨头,一身衣服更是仿佛成了乞丐装,一条一条的碎布勉强遮盖着身体。

    苍老的脸上更是一片煞白,毫无血色。

    “这老爷爷命真大,浑身鲜血倒在山林居然没有被猛兽吃掉。幸好被我发现,不然怕是早就落入了猛兽口中,真希望他能快点好起来。”

    小虎素来心地善良,心中暗暗为这老人祈祷。他趴在窗边瞅了一会,肚子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这才想起来今天光顾看热闹,连饭都没有吃。正想转身回家时。却似乎看见那老人眼皮耸动,仿佛即将要醒过来一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