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清泉顿时觉得心中不妙,小菊嫂子一个女人家,带着一老一小,别再是被人给欺负了!

    一边想着,赶紧快走几步,抱着小虎挤进了人群中。

    站定一看,可不是吗,院子里一个妇人正在拉扯小菊嫂子,而小菊嫂子怀中抱着孩子,此时孩子已经被吓的哇哇大哭了。

    小菊瘦小,本就不如这个妇人粗壮,再加上她还得护着怀中孩子,此时已经被那妇人拉扯的披头散发、东倒西歪了!

    那妇人一边拉扯,还不时用手一边往小菊身上拍打,口中骂道:“不要脸的娼/妇,叫你偷东西,叫你不要脸,叫你偷东西!”

    小菊那边红着眼圈抗争道:“我没偷,我偷什么东西了,我没偷东西,你血口喷人!”

    “事到如今了,你还不承认,等我把东西找到了,看你怎么说!”那妇人梗着脖子对着里面屋里喊道,“娟儿,找到了吗?”

    “找到了,找到了!”屋子里面传出一个女孩的声音。

    “死丫头,找到了还不赶紧拿出来,等着下蛋呢!”妇人喝骂道。

    “你们干什么,凭什么去我家里翻东西,你们给我出去,出去!”小菊想到了屋子里放着的那些东西,立马开始拼命的挣扎起来,那些可都是自家救命的东西啊!

    “现在着急了,怕了,偷东西的怎么不怕呢!你偷了我的东西,怎么还不让我拿回来啊!”那妇人死命的拉住小菊,不让她去屋子里。

    “你血口喷人,那些东西是别人给我的,不是偷的,也不是你的!”小菊挣扎道。

    “娟儿,你这死丫头还不赶紧出来,在里头干嘛呢!”因为小菊的大力挣扎,那妇人快拉不出了,便有些着急的冲着屋里面的闺女喊道。

    “来了,来了!”

    从屋里走出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姑娘来,一眼就能看出她跟这院子里的妇人是亲母女,不但脸盘子长的像都是那种大脸盘子,就连身材也是一样的粗壮。

    此时她手里拎着两个口袋子,两只手还端着一口锅,腰上还别着一把青菜,还有半只褪了毛的鸡。

    因为天气冷,那锅端出来还冒着热气,一股子炖鸡的香味一下子弥漫了整个院子,让围观的众人不由都吸了吸鼻子。

    再看这姑娘嘴边还留着一些来不及擦去的油点子,想必方才迟迟不出来,是在屋里边偷吃这锅里的鸡肉吧!

    清泉一眼就认出来这些东西便是她今日上午送给小菊嫂子的东西了,那盛米的袋子还是她特意找出来的呢。

    而那正拉扯小菊的妇人,看到这些东西,不由眼光大亮,再见到闺女嘴角的油点子,自然知道她刚才在偷吃了,不由狠狠的瞪了闺女一眼。

    不过这会儿也不是计较这些小事时候,她得意的插着腰,指着小菊骂道:“小贱人,还说不是偷的,谁会无缘无故的给你这些东西啊,除非你是偷人!”

    陈小菊一听这妇人如此诬赖她,不由呲目欲裂,大喊道:“我没有,我没有,你这是诬赖!”

    “我诬赖你,我昨天刚从我娘家带回来些吃食,家里都还舍不得吃呢就不见了,今天也就你去过我家一趟,不是你偷的,还能有谁!”那妇人嚷嚷着!

    “你说不是你偷的,那你说你一个小媳妇儿家家的,娘家早没人了,你从哪弄这么些东西,难道是真是偷了人,那贼汉子给你的!”妇人插着腰,肆无忌惮的嘲笑着小菊。

    围观的众人也有点头的,也有摇头的,不过总体来说,众人都觉得那妇人说的有道理。

    毕竟这么多吃食可不是一般的东西,都知道大山媳妇娘家没人了,她一个小女子能从哪里弄来这么多吃食啊,还有菜有肉的,莫不是这大山媳妇儿真的过不下去了,去干了那偷鸡摸狗的事了!

    哎呀,这大山媳妇平日里看着是个好的,没想到啊,没想到啊,真可谓是人不可貌相啊!

    那妇人见众人信了她的话,不由得意,对着小菊居高临下道:“说起来,你也是叫我一声三婶的,今日这事你也受了教训了,我就不在追究了,你以后好好长长记性,千万别再干这些偷鸡摸狗的事了!”

    说完还挥挥手对她家闺女道:“娟儿,拿上东西,咱们走!”

    边走还边不甘心的道:“真是糟践东西啊,这只鸡我本打算腌上等家里来客的时候再用的,没想到这小贱人倒是手快,已经给我炖上了!”

    “不能走,不能走,把东西还我,这根本就不是你的东西,这是别人给我的,我今天根本没去你家!”小菊见这妇人要把东西拿走,哪里会肯啊,这可是她们一家救命的粮食啊,拼了命的拦在了前面。

    今天闹这一出,这妇人本就有些心虚,本想拿了东西赶紧走的,没想到这小贱蹄子还挺横,硬是敢这么拦着她们,不由指着小菊破口大骂道:“别人给你的,谁啊,别是大山才没有多久你就开始偷汉子了吧,你说,你说,是哪个贼汉子啊?”

    她这是故意诬赖小菊的名声,把屎盆子往小菊身上扣呢,小菊当家的没在家,孤儿寡母的,最是沾不得一点这样的事,村里的风言风语能淹死个人!

    小菊气的满脸涨红,双目的红血丝更加明显,刚要辩解,却听到门口传到一道清冷的声音:“东西是我给她的,难道我就是你口中的贼汉子,我却不知,我什么时候变成男人了!”

    “清,清泉!”看到清泉的那一刹那,刚才一直拼着命硬挺的小菊,不知怎么的只觉浑身一软,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

    她方才一直咬牙坚持着都没有哭,这会儿那眼泪却止不住了,也许是觉得清泉来了自己就能证明清白了,也许是觉得有了靠山了,反正是心里挺复杂的!

    “啊,这不是二郎媳妇啊!”清泉不认识这妇人,但是这妇人却是认识清泉的。

    昨日里苏家闹了那么一场,这妇人也是个爱看热闹的,一直在苏家守着看了个全场,自然是认得清泉了。

    她知道清泉会功夫、能打猎,而且清泉的婆家石家和娘家苏家在这村里都是上等的人家,她的丈夫石家二郎,和她哥哥苏家大郎都是这村里厉害的角色,所以这妇人对清泉有些忌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