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日头高攀,缕缕阳光洒落山中,虽然驱散了点点冬雪的痕迹,可是空气之中,悠悠山风仍旧带着一缕未曾抹去的寒意,料峭于林间。

    少林寺后山,冬雪消融,露出枯黄的地面,片片被淹没一冬的残叶和枯草,此时方才重见天日。

    一群僧人分列两边,安静站立,没有发出半点杂音,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到场中对立的两人身上。

    一身青衣的少年自是不必多说,阳光中带点慵懒,微笑中带点随意,随便对那里一站,一股子懒散的气息就迎面扑来。可是,就这么一个懒洋洋、好像没有睡醒的少年,拳法、棍法、佛法之上的修为,居然都属于顶尖,哪怕是在少林慧字辈排名靠前的慧观、慧真手中,在不动用内劲的情况下,也是斗得有来有回。

    现在,更是逼得玄字辈高僧亲自出手,这等实力,如何不让少林众僧哑然震惊。

    少年对面,是一位神色慈祥、满面红光的老僧,一身发黄的袈裟劈在身上,双眼微眯、嘴角含笑,看起来人畜无害,一副老好人的模样,正笑眯眯看着少年。

    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对面的老僧,黄昏脑海中迅速回忆着那为数不多的片段。

    按照记忆,少林中擅长《拈花指》、并且在剧情中出场的,好像只有一位,可惜刚出场就被鸠摩智给秒杀,重伤败退,难不成就是眼前这位,看起来不太像啊。

    “阿弥陀佛,空明少侠,《拈花指》并非一般的少林绝技,不如咱们比试一下其他,如何!”哪怕两人已经拉开了场子,可玄渡依旧不信眼前这个年轻人真的会《拈花指》。

    《拈花指》,不同于《罗汉拳》和少林棍,拳棍都是近战手段,只要进入成罡境,付器成罡,就足以发挥拳棍的威力。可是《拈花指》不同,它可以算是远程攻击,不仅要将内劲附着于物,更要保证一指出后,离体的内劲凝而不散,否则,射出飞花流叶,不过仅仅只是飞花流叶罢了。

    因而,在玄渡乃至玄慈等僧人看来,《拈花指》,只有踏入出体境,方能谈得上修成,而少年不过成罡境,敢轻言对《拈花指》有所参悟,是大言不惭,还是确是如此,少林众僧,大部分都持怀疑态度。

    “玄渡师叔,还请手下留情!”好似没有听出玄渡话语中给出的台阶,黄昏轻笑一声,右脚在地上暗中用劲一踏,金光一闪即逝,少年脚下,还带着湿润的残叶便已被劲气溅飞。

    几篇残叶凌乱在身前,黄昏右手轻轻一探,指间一捏,三两片被内劲蒸干的残叶落在手中。

    见少年没有半点改变想法的意思,玄渡也不再规劝,合十在身前的双掌分开,右手并指放于心口之上,嘴角划出一个不深不浅的弧度,缕缕淡红色的光华开始闪烁在指间。

    淡红色内劲流转,于玄渡指间缓缓凝聚成一片火红色的枫叶,身后光华闪耀,一尊我佛含笑,盘坐莲台之上。

    凝气成叶,叶如火染,佛像凝实,嘴角带笑。

    枫叶凝聚成的一瞬间,一股淡淡的压力并着缕缕慈悲之意,在凭空生出的风中,缭绕于场内。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玄渡一招,凝气成物境的实力已经展露无遗。

    作为玄字辈高僧,玄渡的实力,寺内的众僧都很清楚,招式凝而未出,已让众僧叹服,现在所有人都将目光放到捏着残叶、静静聚气的少年,心中期待,他能否再给大家一个惊喜。

    似乎听到众僧心中的感慨,黄昏面色一正,随后一丝微笑,悄然盛开。

    嘴角慢慢翘起的途中,海浪般汹涌的内劲从少年体内奔腾而出,汹涌之势,浩瀚之流,让众僧倒吸一口气,有点难以置信,不过成罡境的内劲,居然澎湃浑厚到如此程度,这少年,果真不是一般的成罡境。

    “这股内劲!”

    少年内劲奔涌而出,让以玄慈为首的诸位玄字辈高僧面露奇色,感受少年内劲的波动,确实是正宗的佛门内功心法无疑,虽然不清楚是那一套武学,可是其质其量,却是不凡。

    金色流罡在少年身后澎湃如海浪,迅速起伏波动,一尊透明的金色大佛,随着少年微笑的彻底绽放,一点点从浪潮中显出身影。

    佛像初成,望着少年身后佛光闪耀的佛像,玄渡眼中闪过一道流光,指间一动,如火的枫叶迸射而出,激射向少年。

    一缕佛光从透明佛像指间洒落,流淌至少年指间,附着于残叶之上。见玄渡率先出招,黄昏不敢耽搁,手臂一挥,残叶带着荡漾的佛光,射向枫叶。

    残叶破败,似乎随时都可能在内劲中化为碎屑,可就是这么几片迸射的残叶,却让无数僧人失声无言,久久无语。

    劲气凝于叶上,未曾消散,怎么可能,这个成罡境的少年,居然真的做到了!

    “轰!”

    一金一红两片飞叶,在缕缕佛光之中,轰然碰撞到一起,无数劲气洒落,四射开来,碰撞的一瞬间,几片残叶就在凌厉的劲气中化为飞灰,而那朵火染一般的枫叶,仅仅只是一顿之后,依旧朝着少年飞射而来。

    金色佛光与淡红色佛光交织在一起,随着残叶的溃散,仅仅数息的时间,金色佛光就如同冰雪一般,在红色佛光下迅速消融,少年引以为傲的《拈花指》,在玄渡手下,居然如此不堪。

    “嗡···嗡···”

    火红色流光摧枯拉朽击破少年一指,其势不减,惊起几缕发丝,从少年身侧一闪而过之后,直接击打在少年身后远出的一尊古钟之上,刹那间,声声庄重威严的钟声,随着四散的风波,悠然飘荡在嵩山境内。

    佛像消散于无形,无尽苍白涌上少年脸上,虽然玄渡一招并未冲着少年,可是两股内劲碰撞,佛像破碎的反噬,让本来伤势便未曾愈合的少年,喉间一甜,一缕血红,从他嘴角滑落。

    ···

    昏睡不知多久,当黄昏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

    感受一下体内的虚浮,黄昏苦恼的挠挠头,你妹,早知道就不硬撑了,现在可倒好,旧伤未愈,再添新伤,恐怕这几天的时间,都是离不开少林寺喽。

    “砰砰砰!”

    黄昏刚从床上下来,门外便是传来一阵敲门声,推门而出,站在外面拘谨的年轻和尚,不是当日被自己砸昏过去的虚竹,又是哪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