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当日透过虚空大阵,在大部分玩家还在慢悠悠完成地图转移的剧情任务时,黄昏已经先一步进入北宋国。

    当然,有好自然有坏。

    也不知道是悟白师傅忘了提醒自己注意,还是虚空大阵太久没有开启,生锈了,黄昏在被虚空大阵吸入的一瞬间,空间扭曲产生的恐怖的撕扯力,差点把黄昏撕成碎片。

    当时巨大的痛楚用全身各个角落疯狂涌来时,黄昏感到自己的神智好像都被这股痛楚给扭曲了,若不是在江湖中混了几年,自己的韧性愈加坚毅,恐怕就那一瞬间的冲击,黄昏就会直接昏过去,人事不知。

    不过还好,那股痛楚虽让黄昏痛苦不堪,可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仅仅三五息的时间之后,潮水般的痛楚便退却了,而那股撕扯力也随之消失不见。

    即便如此,遭受到那股突如其来的巨大力道,没有任何防备的黄昏还是受了不小的伤。

    在不见天日的通道中随着吸力飘荡了几个时辰,好似过了几个世纪的黄昏终于来到北宋国,凭空出现在少林寺后山之上的半空中。而且好巧不巧,从半空中摔落的黄昏刚好砸中在后山劳作的虚竹,两人同时昏了过去。

    少林寺,方丈院。

    踏入方丈院,入目皆是熟悉的景色,让黄昏忍不住恍然一顿,似乎看到不远处的房檐之下,一个毫无坐姿可言的老僧,正含笑的望着自己。

    甩甩头,压下心中的感慨,黄昏自嘲一笑,你妹哟,才刚离开南宋国,居然就有点想念的慌,这可不像自己啊!

    “空明师叔!”见少年顿在原地,神色迷离,虚竹虽然不想打扰,可是想着方丈师伯祖和诸位师叔祖还在等着他,只能小心翼翼的叫了少年一声。

    “呃!”晃神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听到虚竹的话,见到他小心的模样,黄昏心中一乐,一把搂住虚竹的肩膀,坏笑道:“虚竹啊,不是和你说了吗,叫我黄大哥就行了,什么师叔,都把我叫老了!”

    “可是,可是按辈分讲,你就是小僧的师叔啊!”面对这么和自己年龄相若的少年,本来就内向的虚竹,喃喃解释道。

    “什么辈分不辈分,我又不是北宋少林的!”黄昏忽悠道。

    呆傻的虚竹,如何能够说的过黄昏,在黄昏的不断劝说下,虚竹无奈,只能硬着头皮叫了一声:“黄大哥!”

    “嗯,这才乖吗!”看虚竹扭扭捏捏的样子,黄昏脸上的笑意更浓,想到自己居然成为天龙八部两大挂逼之一的大哥,那感觉,真是倍爽。

    可是,一想到虚竹的身世,黄昏心中不由升起一丝沉重。

    “不好,方丈师伯祖肯定等急了!”没有发现黄昏眼中的异色,想到方丈师伯祖,虚竹一拍光溜溜的脑袋,大叫一声,急忙拉着黄昏冲进了大堂。

    “方丈师伯祖、师祖诸位师叔祖!”

    匆匆进入堂中,虚竹对着堂中的老僧一阵行礼,其虔诚的模样,看的黄昏眼角一抽一抽。

    “虚竹你且下去吧,贫僧和有些事情要问空明师侄!”没有在意这个年轻的僧人,如果不是当日黄昏刚好砸昏他,玄慈恐怕都不知道寺中还有一个叫虚竹的小和尚,挥挥手,让虚竹先退下之后,玄慈看向一脸玩味的望着自己的少年,眉头忍不住一簇。

    “空明师侄!”轻咳一声,玄慈道。

    “玄慈师伯有话请讲!”亲儿子生活在身边二十多年犹不自知,太悲哀了,面对高僧模样的玄慈,黄昏收回玩味的目光,双手合十,道。

    “师侄是从南宋国少林所来,不知这次来,所为何事!”启动虚空大阵并非是一件小事,既然确认少年确实是从南宋国而来,玄慈方丈自然要搞清楚少年此次来的目的。

    “呃!”面对玄慈的发问,少年一愣,一时之间居然不知道怎么发问。

    我去,忘了想这个问题了,难道本少侠能够直接告诉玄慈方丈,你当年的破事要被捅出来了,不仅你自己会身败名裂,就是整个少林,都会颜面大失!

    真的要是这么直接,别说玄慈方丈什么反应,就是他身边这群对玄慈尊崇至极、看起来面慈心善的老僧,恐怕气急之下,一巴掌就会把自己砸成肉沫。

    想到自己目的败露之后的悲惨下场,黄昏就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见到黄昏一副心惊胆战的模样,玄慈方丈心中的疑惑更甚,急忙道:“师侄莫要有什么顾忌,不管是南宋国少林还是北宋国少林,都是一脉相承,不管什么事情,只要事关少林,事关佛门,贫僧及诸位师弟,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不顾忌行吗,堂堂少林方丈,居然和一个女人干了苟且之事。当然,干就干了,又不是什么大事,可是谁让你那么造孽,惹了一个牛逼哄哄的家伙,这下可倒好,儿子被人掳走,搞得你睡的那个相好,变成现在满手鲜血、万死难赎其疚的叶二娘。而你自己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有没有及时阻止,最终落得一个身败名裂的下场,又能怪得了谁啊。

    现在告把这种事诉你们,谁知道你们这群老和尚会不会恼羞成怒,叶二娘那货走到今天,是死有余辜,可自己和虚竹是无辜的啊!

    黄昏又不傻,肯定并不会直接说出这件事,可是不说,那自己刚刚证明的身份,恐怕又要凭生波澜,无奈之下,黄昏只能讪笑着打着马虎眼,试探性的说道:“如果说小子是来旅游的,诸位师叔师伯,信还是不信!”

    “你说呢!”

    少年装萌卖傻的样子,让堂中的老僧都是忍俊不禁,玄慈苦笑的摇摇头,反问道。

    “我也不信!”傻傻的挠挠脑袋,黄昏自言自语道。

    “好了,别开玩笑了,悟白方丈送你过来,必定事出有因,既然你叫贫僧一声师伯,且放心说来!”不明白黄昏心中有什么担忧,玄慈方丈只能安慰说道:“有什么事,贫僧为你担着,如何!”

    话说到这个份上,黄昏若是再继续扭扭捏捏,说不出一个一二三来,玄慈方丈及几位老僧必定会起疑,到那时,刚刚奖励的信任恐怕必然崩塌,自己想要安稳离开少林,又难了。

    “既然这般,小子也就不隐瞒了!”深呼一口气,脑袋中飞速旋转,面上故作出凝重的神色,黄昏开口故意往重里道:“这次重启虚空大阵,师傅派小子过来,是让小子告诉诸位师叔师伯,北宋国少林,在不久之后,恐怕会迎来一场劫难!”

    “嗯!”果不其然,黄昏的话刚说完,老僧脸上的神色都是一变,玄慈更是忍不住问道:“悟白大师如何得知此事!”

    “师傅说,是天机阁传出来的消息!”黄昏道。

    “天机阁!”

    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在堂中响起,玄慈惊疑不定的望着少年,很显然,少年带来的这个消息,远远出乎大家的掌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