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们的车子朝着瑞丽开,然后前往木姐,再从木姐直接去瓦城。

    这一次我没有找王叔,因为没有必要,每次到缅甸赚钱,我都会带上王叔,是因为他能帮我找到有好货的老板,也能帮我把把关,最重要的肥水不流外人田,王叔去,他也能赢不少钱。

    但是这一次不一样,我们是去杀人的,我咬着手指,我只带了铁棍跟陈闯,看上去很单薄,但是其实,所有的人都交给了薛毅安排,这一次不一样,我们可以在缅甸干掉野狗。

    还是如此,薛毅动武,我动脑子,但是能不能赢,就要看天意了。

    不过薛毅能不能赢我都要赢,毕竟,这是拿命在赌,如果输了,我就麻烦了,所以,我安排了其他人,我这个人做事,比较喜欢滴水不漏。

    车子在晚上八点钟,到了瑞丽姐告边境线,我看着薛毅站在车前,似乎早就在等着我了,我下车,看着带着墨镜的他,很酷,我走了过去,看着他,我问:“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我们找了兄弟,直接坐飞机去的瓦城,三十多个,都有家伙,野狗那个家伙,只要不知道我们的行动,相信就算有防备,也不见得会有多大的防备,这次他死定了。”陈劲松说。

    我点了点头,看着樊姐,她手里拿着匕首,看着我看他,就说:“你要亲自动手吗?”

    我笑了一下,我说:“收起来把,到时候再说,一个女人,总是拿着匕首,你应该跟大嫂学学,温柔一点,这样才会有男人喜欢。”

    樊姐听了,很不爽,看着我一副要揍我的样子,她知道我在开玩笑,但是这种玩笑,她不见得能接受,薛毅说:“够了,别说废话了。”

    “来了来了……”黄皮说着,随后就吐了口唾沫。

    我看着野狗的车到了一辆奥迪,不是很豪华,或许他也知道,到了缅甸,不能开好车。

    我看着他下车,走了过来,没有带多少人,只有阿毛还有七八个兄弟,他走到我们面前,说:“什么时候走啊?”

    薛毅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说:“等天黑。”

    野狗看着天空,太阳还很大,在热带城市就是这样,日照特别长,我们都没有说话,靠在车上抽烟。

    我试探的问野狗:“缅甸在打仗,你不多带一点人吗?小心被抢了。”

    野狗笑了一下,说:“没关系,反正又不止我一个,再说了,那边是缅甸,带再多的人也没有用的,要是遇到反叛军,政府军,我们是没办法反抗的,但是他们只要钱啊,我就怕遇到内鬼,这个内鬼就要命了,不但要钱,还要命啊。”

    我们都看着野狗,薛毅笑了起来,说:“你怕啊?你连大土司的钱都敢拿,你还怕内鬼啊?”

    野狗笑了一下,说:“老大是最蠢的,妈的,这次要不是有人搞我,大土司怎么可能知道,所以内鬼最危险,薛毅,你也小心点,说不定你身边也有内鬼。”

    我听着,心里就咯噔一声,我看着薛毅,他笑了起来,说:“我不怕,就算有,我薛毅也对得起他,到时候干掉他的时候,他也无话可说。”

    野狗笑了一下,说:“草,你有种啊,哼,小心背后捅你一刀啊。”

    他说完就哈哈大笑起来,我们没有再说什么,我低头抽烟,心里很复杂,我不知道野狗是不是已经知道大土司要我做的事情,如果他知道的话,我不知道他大难临头的时候,会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

    我把烟头灭了,妈的,干掉他再说,这个祸害。

    我们等了一个多小时,九点多了,天空终于黑暗下来,我们上车,借着黑暗的天色,从小路,朝着缅甸边境过度。

    先进入了木姐,我们没有停留,直接朝着瓦城去,我看着黑暗一片的缅甸,这里的黑暗,真是完美,什么都看不见,野狗没有带多少人,这是真的,还是假象,搞不准,能在大土司手里偷钱的人,不会是什么善良之辈,我觉得,他肯定有后手。

    我说:“铁棍,一动手,直接干掉野狗。”

    铁棍瞥了一眼后视镜,点了点头,我心里有点不安,野狗有多狠,我比谁都清楚,背后的那几个洞眼,还在隐隐作疼,他表现的越不经意,越让我知道,他比谁防备的都严格。

    车子开到木姐,我们找到之前那家宾馆休息,很熟悉了,到了房间,很热,因为停电,连最简单的电风扇都没得用,我们躺在床上,黄皮在窗户口抽烟,他说:“老大,野狗他们好像走了嘿。”

    薛毅说:“他们要去邦康取钱,别管他们。”

    黄皮点了点头,我看着火星在冒,没有人在说话了,我相信薛毅已经布置好了。

    静静的等着就行了。

    我躺在床上睡觉,把心里的杂念都给清除掉,一切,都看明天的了。

    木姐的早晨,亮的特别早。

    早上四五点钟,太阳就已经很热了,我从床上起来,浑身都是汗,我看着薛毅站在窗户口,每次到缅甸来,我一醒来,都能看到他站在窗户口,像是一夜未睡一样。

    我说:“他们回来了吗?”

    “回来了,夜里回来的,还是那几个人,但是要小心,野狗这个人,虽然在大土司那里,不是最聪明的,但是是最狠的,千万别被他的示弱给迷惑了。”薛毅说。

    我点了点头,没说什么,跟着他就出去了,我们到了大厅,看到了野狗跟他的人,他们手里绑着箱子,有六七个箱子,大概里面就是他们准备的钱。

    看到我们下来,野狗把烟头灭掉,说:“走吧,老弟,今天就看你的了。”

    他说着,就过来搂着我的肩膀,我们一起出去,到了车前,野狗说:“你坐我的车。”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但是野狗直接把门开了,然后把我推到车里,我看着他,我问:“什么意思?”

    “老弟,我能有什么意思,哼,就是想你坐我的车,咱们一路走,我放心点。”野狗说。

    我没有拒绝,现在他想控制我,有什么用?哼,该死的你,还是会死。

    车子开动了,我们朝着瓦城开,虽然缅甸在打仗,但是也只局限于帕敢,老街那一带,至于木姐这边,还是很安全的,毕竟是缅甸小深圳,这边的大体安全还是有保证的。

    车子朝着瓦城开,需要好几个小时,我闭上眼睛,突然野狗说:“老弟,刘贵说了,要我看着你,如果你不捅死薛毅,他就让我捅死你。”

    我听着立马睁开了眼睛,我看着他,他对着我冷笑,我问:“你什么意思?”

    “老弟,别跟我装了,我什么都知道,你以为刘贵会为了薛毅干掉我?就算我们在怎么给他使绊子,妈的,我们也是一个老大的,我死了,大土司的钱拿不回去,他刘贵也吃不了兜着走,我们几个人跟着大土司混,谁对谁不知根知底?我被谁出卖,我心里有底。”野狗冷冷的说。

    我看着他,没有说话,心里对于刘贵越来越有点迷糊了,他到底在帮谁?不,他谁都不帮,他在利用别人,来帮他铲除异己,不管这次我有没有杀薛毅,但是我们之间必须有一个人死,要么是野狗,要么是薛毅,不管怎么样,他都赢了。

    好一个刘贵,这种人真的狡猾。

    “老弟,跟你说实话,我已经安排了几十号人在瓦城周围埋伏了,你们插翅难飞,我跟你说,跟大土司混,绝对比跟薛毅有前途,大土司这个人,只要你有本事,就能上去,康波不一样,你看,薛毅那么有本事,但是他想要他上来,他就上来,他不想让他上来,他就得在下面趴着,你这么有本事,应该良禽择木而栖,不要错过这次的好机会?”野狗说。

    我看着他一副吃定我的样子,我就笑了,我说:“那你这次是想要赢钱呢?还是要我杀薛毅呢?”

    “都想要。”野狗冷冷的说。

    我点了点头,我说:“我知道了。”

    我说完就闭上眼睛,心里开始思考,野狗果然没有空手而来,带着人呢,这一次,是一次硬仗,是刘贵策划的硬仗,妈的,不管我们谁输谁赢,都是他得利。

    好,刘贵,你厉害,但是,我们走着瞧。

    我没有再多说一句话,野狗现在就像是一个被抛弃的过河兵,他看着危险,但是已经穷途末路了,我不用担心,只是要考虑怎么安全的吃掉他就行了。

    车子开到了瓦城,我们停下车,我看着瓦城的大门,周围还是老样子,到处都是摩托车的大军,没有进交易市场前,外面都是摊位。

    我下了车,看着已经人头攒动的瓦城翡翠珠宝交易市场,笑了起来,来到这里,就是我周斌的天下了,不管你是刘贵还是野狗,你们到了这里,就得听我的。

    我舔着嘴唇,朝着市场走进去,所有人都跟着我,我解开扣子,野狗,我就让你看看,你得罪的到底是什么人。

    今天,就把你玩弄于鼓掌之间!

    下辈子咬人的时候,擦亮你的狗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