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们交了钱,进入瓦城交易集市,里面的味道,实在是不好闻,一个个老缅,背着包,左顾右盼的看着我们,有的人还过来推荐自己的石头,但是,我们对此充耳不闻,只是快速的朝着集市里面走。

    我看着十几个人,抬着箱子,从里面出去,箱子里面应该都是钱,看样子,刚刚有一大笔交易完成,不过就是不知道里面装的是缅币还是其他的钱了。

    走过长长的集市,在人群里面穿梭一阵之后,我到了我三叔给我发的地址,我看着眼前的店铺,“张记铺”我笑了一下,在瓦城有一个巨大的原石公司,叫做福记,张记,真的是个做假做全面的老张。

    我站在门口,看到了我三叔,他看到我来了,就招呼我:“老板,进来玩啊,刚到的一批货……”

    我听着就走了进去,薛毅还有野狗跟了进来,其他人都站在外面,店铺很小,容纳不下那么多人,进来之后,我看着房间里摆满了原石,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在一天之内,搞到了这家店铺,然后弄的像模像样的。

    野狗进来之后,就看着地上的石头,问我:“就是这些东西,能赌赢钱?”

    我笑了一下,我说:“你不懂,就不乱说话,否则会有人笑话你的。”

    “老弟,你是第一次来玩吧?我也是华人,我跟你说,咱们华人有一句话,别看他是石头,但是一刀穷一刀富,一刀切个千万富,想发财,就赌石,穷走夷方急走场嘛。”周老三呱唧的说着。

    野狗只是瞪了他一眼,没有多说,而是看着我,我笑了一下,我说:“有什么好货,拿出来,我们要赌大的。”

    听到我的话,我三叔就笑了一下,说:“好货有,老张,把之前从重金收购的料子拿出来,给几位老板看看。”

    我听着,就看着老张从里面出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女孩,十七八岁的样子,看着挺黑,像是缅妹,他身后还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也拿着石头,我皱起了眉头,这个女孩跟老张很像,大概是他女儿。

    老张这次真的是下了血本了,居然把自己的老婆孩子都拿出来做事了,我也没有多说,看着几个人把石头放在地上。

    老张也不说话,就是站着,用缅语说话,弄的他好像是缅甸人一样。

    我三叔笑了起来,说:“老板,要我给你介绍介绍吗?”

    我摇头,我说:“不用,我自己会看石头。”

    我看着地上的石头,都在二三十公斤左右,还挺大,我看着皮壳,像是木那老铁皮,也就是红色带着蜡壳的皮壳,我看着料子,皮壳真好,油腻而干净,我打灯上去,表皮透出来一股浓厚的绿色,这一看就是紫罗兰的料子。

    我咬着嘴唇,这个紫色非常的紫,有点皇家紫的感觉,这种色,只要愣头青一看到,整个人就疯了,但是我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想要看出来破绽,但是很难,我根本就看不出来这块料子有什么破绽。

    “老板,这块料子不错吧?木那皇家紫的底子,你看这个皮壳,多好啊,这个底色一旦开出来皇家紫,那都是上亿的料子啊。”周老三笑着说。

    我笑了一下,没说什么,野狗突然蹲下来,也拿着灯看着料子,但是他胡乱的看了一通之后,问我:“真的能卖几个亿?为什么?”

    我看着野狗,我说:“你又不懂,翡翠是以色闻名,色越好,价钱越高,绿色是基本的,紫色是稀有的,尤其是皇家紫,这种紫色的稀有程度,不比帝王绿,现在的帝王绿都三十多万一克,你觉得这么大的料子,如果能开出来皇家紫,能卖多少钱吗?”

    野狗听了,脸色就变得心花怒放起来,他说:“那还等什么,快点买这块。”

    我摇了摇头,我说:“赌石有风险,多看少买。”

    他听了我的话,有点皱眉头,我没有管他,继续看别的料子,手里面抓着一块二十多公斤的料子,黑乌沙,皮壳发亮,油头大的很,而且有一条蟒带,我看着料子,我说:“这块不错。”

    听到我的话,野狗就看着这块黑乌沙,他是看不懂,但是我还是跟他说:“这块料子有蟒带,这个蟒带下面一般都有绿色,我们先切一块,看看运气怎么样,如果运气好的话,咱们在赌这块皇家紫底子的料子,这块料子可是不便宜。”

    野狗看着我,说:“行,你决定。”

    我看着我三叔,我问:“这块黑乌沙多少钱?”

    “老板,黑乌沙不值钱,值钱的是蟒带,一共三条,你看,一条一百万,三条三百万,不贵吧?你出去打听打听,我老张店铺的料子,都是最公道的。”三叔大言不惭的说着。

    我看着料子,我说:“好,料子我要了。”

    我站起来,拍拍手,我说:“付钱吧。”

    野狗听了,就很诧异,说:“就这么定了?”

    “不要乱说话,赌石买卖都是一句话的事情,我跟刘贵去赌石,几亿的料子,我们都是一句话就决定了,你怕啊?怕就别赌。”我不高兴的说着。

    野狗瞪着地上的石头,他是有点担心,但是想了一会,还是说:“阿毛付钱。”

    阿毛拿着箱子进来了,然后开始数钱,我站在一边看着,没有说什么野狗点了一颗烟,问:“薛老大,你不来玩一把?”

    薛毅笑了一下,说:“我跟刘贵一样,比较喜欢吃独食,我看中那块皇家紫了,这块料子,可以赌赢上亿,我当然要赌这块了,小玩意,你自己玩吧。”

    野狗听了,脸色变得很难看,他说:“你的意思,是要跟我抢了?”

    “野狗,看来你不懂赌石,这个赌石,就是价高者得,没钱,就别赌。”薛毅冷笑着说。

    这话弄的野狗有点恼了,但是他没有发作,而是站在一边看着,我盯着老张他们,很快他们就把钱给点清了。

    我三叔说:“要切吗?”

    我说:“屁话,不切还赌石吗?切蟒。”

    听到我的话,我三叔叫老缅小工过来,几个人把石头搬到切割机上面,切割机都是很简陋的那种大型切割机,我们开始退后,看着老张把料子给固定好,然后打开机器。

    轰鸣的声音开始爆炸,我们都在等着,我看着野狗,头上都是汗,这就是赌石,不管是第一次赌的人,还是老手,赌石的时候,都会紧张,期待,每个人都想赢,不想输,但是赌石这东西,看的是运气,一切经验,都是建立在运气之上的,没有人能够百分之百的赌中。

    我看着料子,一点点的被切开,切的是蟒带,我知道这几块料子都是假料子,所以没有什么好说的,但是我很好奇,老张到底是怎么把料子做的这么真的,皮壳很油,自然光,三条蟒带虽然有点突兀,但是却让人觉得诱惑,新手只要看到那三条蟒带就会傻眼了。

    如果我是第一次看,不知道这块料子有问题的话,我也看不出。

    突然,切割机停了,我看着料子被切开了一个大盖子,我三叔拿着水管,把料子给冲刷了一下,我看着野狗,已经迫不及待了,他朝着料子走过去,我也跟了过去,但是当我看到分开的料子的时候,我整个人都震惊了。

    白花花的一片,漆黑的黑乌沙,里面切出来的肉质,居然是白肉,看着那雪白的一片,我三叔有点可惜的说:“垮了……”

    野狗蹲下来,看着料子,他很恼,问我:“垮了是什么意思?这,这他妈的是什么情况,白色的,白色的怎么了?不值钱吗?”

    我摸着料子,真的白啊,白的有点寒心。

    一眼望过去,白茫茫的一片,有几条黑色带

    凑近一点,打灯再看看

    并没有什么好的表现

    这块料子就这样了!

    我说:“这块料子,就是俗称的“砖头料”,你觉得砖头值钱吗?”

    听到我的话,野狗很恼怒,他说:“为什么?为什么会输?你不是说,你不会输吗?”

    我笑了一下,我说:“赌石有输赢,我之前也说过了,运气不好,就输了,你要是觉得不会输,那你就不要赌,因为会跳楼的,不过,不知道是你运气不好,还是我运气不好,我跟刘贵还有我大哥赌石,还真的没输过,但是为什么跟你一起赌,就输了,这得问问你自己。”

    野狗看着我,龇牙咧嘴的,想要打我,但是又不能动,我看着他这个样子,我心里很爽,妈的,在赌石场里,你他妈就是一只狗,我想怎么玩你,就怎么玩你,你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我看着野狗,我说:“你别赌了,站在一边看着吧,大哥,你不是要赌这块吗?我帮你看看,我觉得这块皇家紫不错,如果能开出来一条满色的皇家紫,一个亿是不成问题的。”

    听到我的话,薛毅蹲下来,看着料子,没有说话,我是故意激野狗的,一块料子输了,我害怕他就不敢赌了,因为第一次赌石的人,心凉会后怕,三百万的料子,一刀切下来就什么都没了。

    这可是钱,三百万,我害怕野狗退缩,所以,给他上个发条,诱惑一下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