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一个人输急眼了,或许会红眼,所以,我就要野狗红眼。

    我没有在搭理他,而是看着地上的石头,这块石头,是木那的红皮料,而且带着蜡壳,按照皮壳来说,这块料子,是极品的,而且还是木那的料子,海天一色,点点雪花,混沌初开,“木那”至尊。

    这就是说木那的料子有多好,木那的紫罗兰跟墨翠,只要出了,就是高品质的,这块料子,从皮壳看,皇家紫的底子很浓厚。

    我说:“大哥,这块料子非常不错,无论是从皮壳,还是底色来看,都是极品的料子,只要赌赢了,那就是上亿的大料。”

    听到我的话,薛毅就点头了,问:“老板,这块料子多少钱?”

    我三叔笑了笑,说:“这块料子,不便宜啊,老板,没有个上千万,是不可能拿走的。”

    我听着就笑了一下,我说:“具体多少,说说。”

    “那个,我看几位不是一道来的啊,这位老板,有没有兴趣,如果有兴趣,咱们不妨出价吧,价格者得,底价两千万,这个价钱是不贵的,就是上公盘,也没有这个价格。”我三叔认真的说。

    听到我三叔的话,野狗看着我,说:“你什么意思啊?玩我啊?”

    我看着野狗,我知道他恼羞成怒了,我说:“赌石有输赢,你输不起,还玩什么?运气不好,就不要怪别人没本事,我劝你是不要赌了,万一再输了,还以为我坑你,站在一边看吧,留着钱,还给大土司,说不定还能保命。”

    野狗看着我,很恼怒,我没有理他,我说:“两千万我们要了,老板,他输不起的。”

    听到我的话,野狗就推开我,说:“老板,两千三百万,这块料子,我要了。”

    薛毅站出来,说:“野狗,你输不起的,万一输了,你可真的要上天台了,别玩了,我要了,两千五百万……”

    “妈的,薛毅,老子拼了,我这里有两千七百万,这块料子,我要了,谁他妈跟我抢,咱们走着敲。”野狗恼怒的说着。

    阿毛从身后,把箱子都拿进来,把箱子给打开了,我看着我三叔他们看着箱子里的钱,眼睛都直了,我咳嗽了一声,他们才反应过来。

    “老板,你怎么说?”我三叔问薛毅。

    我看着薛毅,他知道目的已经达成了,这次,野狗是倾家荡产了,就算是能活着回去,大土司也不会留着他的。

    薛毅说:“你够种啊,但是看运气了,我不跟你争了。”

    薛毅说完就站到一边去,野狗咬着牙,说:“你,你亲自去弄这块料子,我一定要赢。”

    我没说什么,直接把料子搬起来,朝着切割机走,我上了切割机,看着料子,很稀奇,不知道这块料子到底是怎么做的,我一点都看不出来真假。

    我说:“切吧,从中间切。”

    我三叔嘿嘿笑了一下,说:“行,动手。”

    我看着老张把料子固定好,开了切割机,我站在一边等,这块料子,我很期待,很想看看切开之后,里面是什么样子,我想要窥探这种做假的方法,当然我不是要学做假,而是想要看清楚。

    赌石难免会遇到假货,所以,学的精,看的透彻,才能少走弯路,我紧张的等待着,野狗比我还要紧张,他这是倾家荡产来赌的,人走到绝路上之后,都会想要搏一搏,但是最后的下场,始终都是悲惨的,这就是人的命运。

    老天让你死,就不会给你绝路。

    料子有点硬,我灯了十几分钟才把料子给切开,料子是从中间直接一刀切开的,没有什么讲究,当我要去看料子的时候,我三叔给我使眼色,我点了点头,没说什么,直接蹲下来。

    野狗也急忙蹲下来,他看着料子,里面很紫,非常的紫色,当他看到紫色的时候,心中狂喜,他说:“这,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是不是赌赢了,这是不是皇家紫?”

    我听着,就看着料子,料子的切口,是皇家紫,非常的紫,这个紫色让人有种紫气东来的感觉,我赶紧去拿灯,在石头上打灯,但是灯下一看,我就知道这块料颜色有问题,打灯看紫色在深处且艳丽,表面感觉紫色浅。

    我看到这个结果,我就知道了,如果是真的满料皇家紫,那么这块料子紫色沉于下面由内散出紫色来,正常的原石色从外到内都会有的,不会出现内往外,别想着里面色多才会这样表现。

    我可以确定,这块料子只有切口有紫色,我翻转料子,在仔细的看着这块料子的皮壳,原石皮壳做假,沙皮太过均匀,翡翠上面那个位置还有根毛发从皮里面长出来了,天然翡翠皮壳是凹凸不平,翻砂粗细不一更不会长头发,不过不得说这皮壳做的太真了,全部翻砂都很逼真,行内人也十个人八个看不出。

    我偷偷的把石头的瑕疵给掩盖下来,看着老张,他有点恼怒,朝着他的女儿就打了一巴掌,然后用缅语叽叽喳喳的说了一些什么,最后气的把她女儿给推进去。

    我看着就笑了一下,可能是他女儿的头发吧,还好,没有被野狗发现,这年头,做人就得小心,要不然,一丁点瑕疵,都可能满盘结束。

    我上下看着料子,拿着强光灯在打灯,继续找料子的瑕疵点,我突然看到了切口灯下的一些粘结处,我笑了起来,找到了,原来是拼接的料子,在这点上做假的人很高明,他选第一层料是用天然白色的糯冰种片料中间那层是金属纸片在上面加紫色染料,最下面那层才是这块料的本色,料子没有切开,我看不出来料子的本色,但是已经不重要了。

    这样的三层用胶组合起来可谓完美,但是为何我在第一层很难看出料子假呢?就是因为第一层确实是天然糯冰种翡翠,第二层假色,我透光照表现时才出现了水头好,色沉于下面的反映。

    这样的手段我从来没有见过,我想以缅甸人的技术是做不出来的,皮壳翻砂完整,三层薄片特殊胶粘贴完成,无明显破绽,虽然缅甸人做假很频繁,但是这种高细腻的活,只有中国人能做出来。

    老张真的是个造假高手。

    “到底怎么样?你倒是说话啊?”野狗有点不耐烦的说着。

    我看着野狗,他满头都是汗,整个人瞪着眼看着我,我笑了起来,我说:“恭喜你,皇家紫,满料,只有下面有点裂,但是不要紧,能取至少十三个镯子,一只都是上千万,你发了。”

    我说完就故作可惜的看着我大哥,他脸色也变得凝固起来,说:“走……”

    他说完就恼怒的走出去,野狗哈哈大笑起来,抱着料子,眼睛瞪着,说:“真的假的?这块石头能值那么多钱?”

    我说:“你不相信啊,我给你五千万,你把料子给我好不好?”

    野狗听了,立马说:“放心,我少不了你的,哈哈哈……”

    我看着野狗站起来,看着料子,整个人都像是疯了一样,我笑了一下,没说什么,阿毛过来,说:“大哥,赢了吗?”

    野狗点了点头,说:“赢了,但是,但是怎么能换成钱?”

    我说:“回国,我们一向是找德龙的老板莫老板还钱,这里你觉得有人能买的起这么贵的翡翠吗?”

    听到我的话,野狗就哈哈大笑起来,说:“好,知道了,我们现在就回去,现在就回去,把料子收起来。”

    我看着野狗把料子交给阿毛,但是阿毛左右看着料子,看不懂,直接把料子装进了箱子里,野狗看到了,就直接打了他一巴掌,骂道:“草拟吗的,几亿的料子,你能不能轻点,草……”

    阿毛赶紧点头,小心翼翼的把料子给放好,我看着我三叔,他笑眯眯的说:“恭喜老板,大涨……”

    我没说什么,只是看着老张,摇了摇头,他没有说话,只是脸上的表情很愤怒,我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就走了出去,到了外面,我看着薛毅,他已经消失在集市的街头。

    我抽出来一根烟,野狗走到我身边,也点了一颗烟,他很兴奋,说:“老弟,谢了。”

    我看着他,笑了一下,我说:“谢什么?你的运气。”

    “老弟,不用多说,回去,一定少不了你的好处,但是,今天要把事情做的漂亮点,知道吗?”野狗瞪着眼说。

    我看着野狗,没有说什么,直接走出了集市,我舔着嘴唇,心里很忐忑,不知道野狗到底准备了多少人,他这么有自信,一定准备了不少人,但是,在什么地方动手,什么时候动手,都很难说。

    这是两个坑,我们都挖了很深的坑,谁掉下去,谁就会死。

    我们走到了瓦城集市外面,薛毅打开车门,对我喊:“阿斌,上车。”

    听到他的话,我就要走过去,但是野狗搂着我,说:“薛老大,我跟阿斌有很多话要说啊,坐我的车拉。”

    他说着,就把我推进车里,我看着薛毅,他皱起了眉头,我知道他应该感受到了什么,他没有多说什么,直接上车。

    我深吸一口气,这次输赢,就看你我的默契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