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什么叫上头。

    我现在就是上头,我感觉眼睛是热的,看到什么都是火红的,我想杀人。

    那种感觉,在这荒山里,被体现的淋漓尽致,没有世界是法外之地,但是一定有一座荒山是死人之地。

    一种冲动,驱使着我,让我追上去,野狗大意了,他也低估了我的决心,所有人都低估了我的决心。

    薛毅不说对我有多好,但是,至少在星辉这个狗娘草的地方,他是我接触的第一个大哥,让我知道什么是道义,什么是男人应该做的事情,也让我从一个小弟慢慢爬上去。

    上面的位置虽然很诱人,但是通过背叛获得,最终的结果,就跟这个野狗一样,始终会被打死在这深山里。

    野狗的人在逃,朝着山里面逃,所有人都显得很慌乱,枪声接二连三的响,我们的人都在山上追着,偶尔有人倒毙。

    我不知道铁棍有没有追到野狗,我只是一心想要干掉这个混蛋,这不单单是为了报仇,还是要杀人立命。

    突然,他们的枪声密集了起来,我们的人躲在树后面,根本没有办法在追击了,我看着,好像是到了要下山的路段了,我对这里不熟悉,看着前面是一个山坡,我心里着急,不知道野狗会不会顺坡下地,直接从这里给逃了,虽然他回去也是死,但是这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这次杀野狗,是我立威的好时机,我千万不能错过。

    我皱起了眉头,看着陈闯单枪匹马的摸过去,他虽然目标大,但是却不引人注意,因为他并没有枪,我看着心惊肉跳的。

    突然,他扑了上去,将一个人扑倒在地上,一个过肩摔,直接把那个人摔的躺在地上,在也没有了动静,然后他拿起来枪,朝着对方就开枪,我看着地上被撕开了一个口子,但是很快就被堵上了,陈闯只能又退回来,趴在地上,一动不敢动。

    我看着对面的山坡,妈的,他们占据了高地,我们根本就杀不上去,我不知道野狗跑到那了,心急如焚。

    突然,我听到了一阵阵的惨叫声,我看着山坡上开始有人滚下来,他们都还没有死,只是双手捂着胸口,脖子,还有肚子,我看着他们身上的伤口,震惊无比。

    他们的身上都有一个血窟窿,在不停的往外面冒血,怎么堵都堵不住,我咽了口唾沫,朝着上面看,那个十七八岁的小野猫,手里拿着三棱刺,舔着嘴唇上的鲜血看着我,眼神狠毒的要命。

    我咽了口唾沫,来了,他们来了。

    突然,我看到她消失了,我没有说话,直接拿着枪就冲上去了,所有人都跟着我,我像是大哥一样,带着他们去消灭这一切,我到了山头,看着很多人都倒在地上,身上都是血窟窿,我有点诧异,那个小猫真的是孤魂野鬼,杀人不见影子,是他一个人吗?

    每一个克钦战士,都是丛林里的野鬼,所有的缅甸人看着都觉得可怕,以前我只是觉得有点夸张,但是现在看来,这绝对不是夸张,而是恐怖。

    枪声还在继续,我走到山头,朝着山坡下面看,十几个人慌慌张张的顺着山坡逃跑,野狗也在,他躺在地上,几个人拖着他,他浑身都是血,显然受伤不轻,但是他的人还没有抛弃他。

    小猫不见了,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在帮我,但是我现在不能完全靠他了,我直接冲下去,我已经上头了,心里被那股必杀野狗的信念给支配着,红眼的感觉,让我内心暴躁起来,我朝着下面就开枪。

    我看着一个人倒地,他们立马反击,但是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了另外一阵枪声,我看着四五个人倒地,他们立马还击,混战,又是混战。

    但是我们现在已经明显占据优势,野狗的人慌不择路,我看着野狗被丢下来,我笑了一下,朝着下面走,但是还有人在拽野狗,不知道野狗给了他们什么好处,到现在都不放弃。

    也许,是那块价值上亿的原石起到了作用,一个人影跳出来,抓着那个人的脖子就是一抹,我看着鲜血飞溅,他转身就扎到了另外一个人的胸口,非常的快速狠毒。

    是铁棍,他冲出来了,我看着四五个人在慌乱之下,直接被他给秒杀了,妈的,这些从缅甸游击队出来的人,为什么都那么狠毒,下手真的是又快又狠,或许,就算是薛毅这个混社会的见了,也觉得可怕吧。

    军人跟普通人还是有天大的区别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根本不可能有这个胆子跟力量出去杀人,更不可能有这个能力一击必中。

    我带着人跳下去,我看着铁棍把野狗从地上拽起来,搂着他的脖子,野狗上气不喘下气,肩膀上的窟窿还在流血,整个人萎靡不振,但是他看着我的眼神,还是那么犀利跟恶毒。

    我笑了一下,没说什么,铁棍看着我,说:“多余的不算钱,就算这一个。”

    我笑了起来,舔着嘴唇,野狗咬着牙,问我:“为什么?”

    “为什么?没有什么为什么,我是薛毅的人,我怎么可能会背叛自己的大哥呢?你会背叛大土司吗?”我冷冷的问。

    “哈哈,阿斌,你会后悔的,你对大土司,根本就一无所知。”野狗冷笑着说。

    我看着野狗,是的,我对大土司一无所知,但是那又怎么样,我相信,讲道义的人,运气不会太差。

    突然铁棍抓着野狗的脖子,猛然一扭,我看着野狗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铁棍拍拍手,说:“妈的,克钦的鬼在,要不然,我们还真的会让他跑了。”

    他说着就抬头看着远处,我也朝着他看的地方看了一眼,我看到了小猫,他身后站着几个人,都是男人,每个人脸色都非常严肃冷酷,小猫对着我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然后就消失了。

    我有点震惊,在这个社会里,居然还有这种事情,这种人,内地跟缅甸只是隔了一条线而已,但是两个世界的人,像是完全两个时代的人,内地绝对不会有这种人,可怕而血腥。

    我看着野狗,蹲下来,抓着他的头,我说:“野狗,对不住了,其实,那块石头也是假的,你可以把眼睛闭上了。”

    我说着,就把他的眼睛给合上,虽然我对他没什么感情,恨意也很深厚,但是毕竟人都死了,死人为大,就算是仇人,我也会让你死的瞑目的,要不然,你老是这么盯着我,我多害怕啊。

    我抓着野狗的手,握着他的手,我说:“对于大土司,我会搞定的,我跟你不一样。”

    我说完就站起来了,身后来了很多人,薛毅,樊姐他们都到了,站在野狗的身边看着野狗,我说:“终于搞定他了。”

    薛毅冷着脸,说:“弄死他,算是剁了大土司的一只手,这个野狗,虽然在大土司手里混的是最差的,但是每年也能给大土司赚好几个亿,现在他死了,大土司一定会气急败坏的。”

    我听着就笑了一下,薛毅对大土司一无所知,就如我一眼,薛毅根本就不会知道,在这次来缅甸,大土司就已经要杀野狗了,就算我们不杀野狗,大土司也会动手的,他只是想要把野狗的价值发挥到最大而已。

    大土司这个人,我相信有一点我可以琢磨到了,那就是,绝对不可以做一丁点对不起他的事情,哪怕只是一个小事,一旦让他发现,你做了对不起他的事,对不起,不管你多厉害,能给他赚多少钱,你都会死的。

    这种人真的太可怕了。

    陈劲松搂着我的肩膀,说:“你他妈的,吓死我了,小逼崽子,知不知道刚才老子差点要一枪爆了你的头啊?”

    我听着就苦笑起来,薛毅看着我,说:“阿斌不会的,我已经给他使眼色了,我让他拖延时间,还好阿斌能看的懂。”

    我看着薛毅,有点意外,我说:“大哥,你为什么不怀疑我?毕竟,野狗把我关在车里,肯定对我说了些什么。”

    “大土司的人我太了解了,每个人都以为自己的利益能诱惑别人,但是,我的兄弟,我清楚的很,我薛毅什么品质,我的兄弟就是什么品质,我对我的兄弟,绝对相信,所以,不管是谁诱惑你,我都觉得,你不会背叛我,是吧。”薛毅看着我说。

    我听着,内心有点热泪盈眶的感觉,我笑了起来,没有说一个字,薛毅也只是笑了笑,看了一眼地上的野狗,他说:“回去,每个人都拿十万赏钱。”

    他说着就朝着野狗的尸体上开了几枪,在枪声中,我们离开了这个荒山野地,我们爬上了山坡,回到车子前,我打开野狗的后车厢,将那块原石拿出来,我看着手里的原石,笑了一下。

    爷爷,赌石真的能害死人,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你说的真对。

    但是对不起,这是别人,不是我。

    我将石头丢在山上。

    爷爷,我一定会在赌石的道路上,走的更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