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输赢,有时候,只是一线的运气,还有一丝的大意与小心。

    野狗大意了,或许,他以为自己胜券在握了,所以,他就失败了,对于生死战争来说,不到敌人最后一刻倒下来,千万不要松懈。

    车子回到了昆明已经深夜了,我们死了几个兄弟,没有带回来,因为没有办法带回来,这就是出来混的凄惨之处,有时候,你死在了外面,你就永远没有回来的可能了。

    这就是刀口上添血的日子。

    我们没有庆祝,薛毅回他的别墅,我回我的酒吧,我回到了春城,夜晚的春城很美丽,纸醉金迷,但是都是对面的客人,我的店里,只有三五个客人,有时偶尔会有人来取酒,生意惨淡。

    但是不重要,会有生意来的。

    我找了一间包厢,看着黄皮喝酒,把嘴里的血都给吐出来,他哭丧着,骂道:“妈的,为什么每次都是我?我鼻子又断了,操他妈的……”

    我笑了一下,看着黄皮,他这个人真的够义气,那个情况,谁站出来谁就会死,但是黄皮还是义无反顾的站出来了,所以他现在被打成了猪头。

    陈劲松拿着酒杯,喝了一口酒,说:“黄皮,放心,大哥不会亏待你的,这不是吗,每个人都能领十万。”

    “说的也是,嘿嘿,我草,野狗那个王八蛋,连一万都没有了,咱们要不要给他烧一点?要不然他在下面,也太寂寞了吧?”黄皮笑嘿嘿的说着。

    我们听着都笑了一下,我靠在沙发上,心里有点过眼云烟的感觉,之前,我们还在生死搏斗,没有一个人能笑的出来,但是现在呢?我们又坐在沙发上,喝酒,聊天,去取笑敌人。

    这或许就是成王败寇,所以,我绝对不能输,如果我输了,就是死,而我的下场就跟野狗一样,成为别人嘴里的笑谈。

    陈劲松一口喝掉杯子里的酒,说:“我先回去了,我家的小子还等着我呢,阿斌,你干的不错,以后,咱们一定能在星辉出人头地的,妈的,到时候咱们也是老板了,谁看到我们,都得叫我们一声大哥,好好干。”

    他说着就走了出去,我们没有送他,只是挥挥手,樊姐看着黄皮,说:“出去找几个妞玩吧。”

    “嘿嘿,谢谢樊姐。”黄皮兴奋的说着。

    他说完,就走出去,我看着他出去之后,樊姐站起来,走到我身边,站在我面前,眼神有点狠厉的看着我,我靠在沙发上,大开大合的,没有顾忌。

    她弯腰看着我,问我:“告诉我,你有没有想过要干掉大哥啊?”

    我笑了一下,我说:“如果有,我早就动手了,你有病。”

    “回答我,有还是没有,不要说那么多没用的,回答我。”樊姐狠厉的问我。

    我看着樊姐,我看到了她眼神里的狠厉的光芒,没有回旋的余地,我说:“说实话,有……”

    他听到我的话,朝着我脸上就狠狠的一巴掌,打的很疼,我看着她,他捏着我的脖子,说:“阿斌,你忘了吗?是我把你带进来的,你要是敢对大哥有一丝一毫的歪念,我一定会亲手弄死你的,我说道做到。”

    我看着她,直接抓着她的手,将她转了个身,一把拉到我怀里,她在挣扎,我死死的搂着她的脖子,她看着我,说:“放开我。”

    “你这么爱大哥啊?他爱你吗?”我冷冷的问。

    樊姐没有说话,只是冷如冰山的瞪着我,我知道她生气了,就叹了口气,我说:“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我经历的事情,你不知道,我需要做选择,也做了对的选择,我不想欺骗你,也不想欺骗我自己,所以,我把我内心的真实想法与决定,都告诉你,你应该理解我。”

    樊姐猛然转身,骑在我身上,他把我的头抱起来,说:“如果不是你说了实话,我早就弄死你了,我之前看到你,眼神里有犹豫,我知道,你肯定想过,我告诉你,不管别人给你多少好处,千万别做这件事,想想我,记得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做了什么,如果你敢背叛大哥的话,我一定会把你的手,你的脑袋,都砍下来的。”

    樊姐的狠厉,让我笑了起来,她看着我,说:“你笑什么?”

    我说:“我已经不是那个阿斌了,你吓不到我的,而且,我可以告诉你,我终究有一天,我会比薛毅走的远。”

    我说着就把樊姐按在沙发上,直接去撕开她的衣服,她没有挣扎,反而解开我的皮带,整个人呼吸有点急促,我笑了一下,看着她,她也看着我,脸上露出一丝笑脸。

    我俯身下去,亲吻在她厚厚的嘴唇上,双手用力的去惩罚她似的霸占他的高山玉地,她闭上眼睛,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但是没有反抗,反而更加的快速,想要把我剥个干净。

    她是个急躁的人,是个具有侵略性的人,但是我现在不是之前的那个我,我学会了主动,让他陷入被动,我要用实际行动告诉他,我阿斌,不是那个借高利贷会吓到哭的阿斌了。

    我将她的一切撕裂,抚摸着那属于女人的一部分,侵占她的高地,她抱着我,发出女人应该有的叫声,或许经历过九死一生之后,我们都需要在某种情绪上发泄来安慰自己。

    昏暗的灯光下,她像是醉了一样,昂着头,把自己的一切都抛开,尽情的去享受,去体验女人的快乐,我也在不停的掠夺,攻城略地,把她的身体全部都侵占下来。

    但是我知道,樊姐的内心,一直有一个男人,他叫薛毅,虽然薛毅根本不爱他,甚至连多看她一眼都不会,但是他在樊姐的内心,是无可动摇的,不过我知道,我终究会有一天,会成为整个队伍的核心,我会取代薛毅,我会走的更远,爬的更高。

    这个野心,不是我自己养成的,而是薛毅给我灌输的。

    当一切都随着喘息而变得索然无味,两个人躺在一起,彼此拥抱着彼此,汗水将身体的凌乱融合,不舍得分离的最后温柔,都变成了吻,在对方的嘴唇上深深的吻着。

    她厚厚的嘴唇,是很诱惑,让人不想分开,她抚摸着我的脸,说:“你真的变了,当我看到你独当一面的走出来的时候,当我看着你,转身毫不犹豫给野狗一枪的时候,我就知道,那时候,你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阿斌了,你变了,我看着你冒着枪林大雨追出去的时候,我知道,你不但不是以前的阿斌了,而且,你还被野心给杀红了眼,我这辈子,从来都没有害怕过什么,也没有后悔过什么,但是我那一刻,突然有点后悔把你带到大哥身边。”

    我抽出来一颗烟,靠在沙发上,点着了火焰,把香烟点着,我抽了一口,我说:“人就跟这根香烟一样,在没有点着的时候,他就是一根烟,但是当他点着了之后,他会有很多的味道,让人欲罢不能,你看这个火光,你每抽一口,他就会亮一下,否则,他就会暗淡下来,我就是这个火光,我的存在,对于大哥来说,是个动力,但是我也会燃烧他,但是你知道我们最终的结果是什么吗?”

    樊姐看着我,摇了摇头,我说:“最终我们都会走到烟蒂这个位置,爬上最高的位置,最后,火会熄灭,烟会燃尽。”

    她听着的话,笑了一下,说:“你真的是个大学生,说话总是一套套的,我喜欢你的这句话,我喜欢你们都会爬到最高的位置。”

    我看着樊姐,我问:“那你呢?抽这根烟的人是大嫂,你算什么?你有为自己想过吗?”

    “没有,我是那烟丝,最终会燃烧成灰烬。”樊姐说。

    我听着就笑了,在她的胸口亲吻了一下,我说:“你挺性感的,像个女人样吧,说不定有一天,你会得到一些意外的惊喜,我觉得薛毅没有把你当女人,主要的就是,你根本就没有把自己当一个女人……”

    樊姐站起来,把裤子拉链拉上,很豪爽,她走到我面前,说:“我不在乎,我希望他好就行了,答应我,不要做错误的事情。”

    我抽着烟,没有说什么,樊姐转身就走了,她很潇洒,我喜欢樊姐这种女人的性格,想要了,就爬上来,不爽了,就走,不会粘着你。

    我吐着烟雾,我杀了野狗,没有帮助大土司,拒绝了大土司,我会有什么后果,这是我需要考虑的,但是不管怎么样,我觉得,薛毅一定会帮我的,我们一旦跟大土司打起来,谁都不能置身事外。

    老板,太子爷,整个星辉。

    我裂开嘴唇笑了一下,我想要搞事情,野心在我内心不停的旋转,形成一个风暴的漩涡。

    我知道,乱世出英雄,如果这个时候事情搞起来了,说不定,我就有爬上去的机会。

    烟头燃烧的越来越快,我看着即将燃烧到尽头的火光,我觉得,我就是这把火,但是我不想燃烧到尽头之后,就熄灭了。

    我要烧的更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