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会议开了什么?

    鬼知道。

    我也没有心情去听那些烦人的报表,我只是在看那群权利拥有者在发布权利的能力。

    权利有一种迷人的诱惑感,能让人在呼吸之间就被他诱惑,像是磕了药一样迷恋,虽然我没有嗑药,但是,我感觉我会爱的死去活来的。

    整个会议不仅仅是说了薛毅的事情,不单单是他要吃下金马坊的夜场,还有其他的财务报告,比如,缅甸的赌场收入,比如老挝的赌场收入,比如东南亚的收入。

    所有的黑色收入,没有一样在内地进行,但是最终的消费场所,也就是把钱洗白的地方,却是在内地,那些纸醉金迷的夜场,就是洗钱的最好的地方。

    这里面的事情,我不知道,我也不在乎怎么运作。

    但是,不得不说,星辉是一个有头脑的黑路子,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黑路子不可怕,可怕的是他有文化。

    把所有的坏事,都做到外面去,但是把所有的钱,都带到自己家里来花,我现在终于知道,薛毅为什么要拿下那么多夜场,因为拥有的夜场越多,将来,你能帮公司洗钱的能力就越强,一瓶酒十几万,这个酒,不是白喝的。

    我正襟危坐的坐在会议室里,面对着这帮大佬,一个字都不能说,只能听着,很多人都百无聊赖,我知道我跟他们不一样,他们只是一群跟在别人后面混吃混喝的小弟而已,我不一样,我充满了向上的野心,虽然,我现在跟他们也没什么两样。

    会议结束了,所有的大佬都留在会议室,他们说家长里短,康波跟大土司也没有任何表面上的不快,都在又说有笑,很和谐。

    但是我们都知道,这只是表象,越和谐,这说明,当争斗起来的时候,就越疯狂。

    星辉的恩怨,我不知道,也不必要知道,大佬对我的关注,薛毅告诉我,听着知道就行了,还真的指望他们能记得我吗?

    没可能的,只有能用到我的时候,我才能被他们想起来。

    我很服气这句话。

    我站在楼下,薛毅跟大嫂走出来,我们都站在门口等着他们,薛毅看着我们,说:“最近一段时间,大家努力的把金马坊的地盘给我收了,不要惹事,老板说了,要安静。”

    我们都点点头,薛毅挥挥手,我们就准备走,但是薛毅搂着我的肩膀,说:“阿斌,太子爷的事情,你最好做一下准备。”

    我听着就看着他,我问:“什么时候?他很急用钱吗?”

    “是的,亏了十几亿,谁不急眼?我现在风头正盛,可以帮他挡着,但是有人盯着他呢,大土司现在没有动你我,你觉得他在瞄准谁?当然是太子爷。”薛毅说。

    我深吸一口气,很有压力,我说:“老板补不上来这十几亿吗?”

    “十几亿?阿斌,你觉得十几亿是多少钱?你知道星辉有多少市值?星辉的市值是一千多亿,但是,那只是市值,跟老板的个人身家是不一样的,他亏的十几亿,是所有股东的钱,如果他填不上……”薛毅说着。

    但是他还没有说完,康怡就走过来,脸色很严肃,说:“啊毅,我觉得,应该让大哥吃一次教训,阿斌,你回去好好休息,看你一脸都是伤,最近不要来公司了,店铺,找人照看,养好了伤再说。”

    他说完,就走到车前,我给她开门,我看着康怡坐进去,她脸色很不好,对于他大哥的事情,我觉得她并不是像薛毅那么上心,薛毅看着我,撇撇嘴,说:“有时候,我并不喜欢女人的小肚鸡肠还有女人的自以为是。”

    “上车……”康怡说着。

    薛毅没有说什么,直接上车,我笑了一下,看着他们离开,薛毅跟康怡是一对好夫妻,但是,他们显然有意见相左的时候,比如,薛毅觉得应该帮太子爷的时候,但是康怡却不愿意,这是因为,康怡心中有自己的想法,比如赌气,比如没有薛毅的大局观,在比如,她有更强大的野心,想要自己的哥哥掉下来,然后让薛毅爬上去。

    我捏了一下鼻子,刚要转身,但是却看到了苏秦,她朝着我走过来,我等着,我以为她会跟我说什么,但是没有,像是一阵风一样,推着大土司过去,我站在原地,恭敬的等着他们离开。

    大刀站在我身边,他很高,身上的西装,显得他十分的耀眼跟帅气,大鼻子又显得他十分的阴险,让人不敢靠近。

    “老弟,你有种啊,我喜欢你这种人,大土司把你交给我了,我会好好陪你玩玩的。”大刀笑着说。

    他说完就赶紧跑到车前,给大土司开门,我看着大刀,对于这个人,我不了解,对于星辉我都不了解,我像是突然走进了一个神秘世界,又在这个神秘世界得罪了很多人的小丑,显得有点茫然无措。

    我没有说什么,直接开车离开了星辉,大嫂叫我什么都不要做,但是我心里是非常抗拒的,我想要表现,我想要在大哥面前表现,在太子爷面前,表现,想要在公司很快的出风头,想要有表现欲。

    我没有回老街,而是去了健身房,我太弱了,身体素质弱不经风,让我觉得我像是一头小绵羊一样,被狼一撵,我就跑的喘不过来气。

    陈闯抓着我,高高的把我举起来,然后重重的摔下去,我感觉到了头昏脑涨……

    铁棍很不理解的看着我,问我:“你找一个专业的摔跤运动员跟你摔跤,我实在搞不懂,你是被摔傻了,还是你本来就是脑残?”

    我躺在地上,看着陈闯,我内心十分的不服气,我怎么都摔不动他,他像是一根柱子一样,挺立在那里,动都动不了。

    陈闯把我抓起来,很轻易的就提起来了,然后又重重的把我摔在地上,我喘着气,挥手,说:“不行了……”

    陈闯笑了起来,说:“大哥,你是我见过最不识相的人。”

    我坐起来,很不爽,对于陈闯,我还不熟悉,只是觉得他是个比较憨厚的人吧,所以,我让他摔我,他还真的不停手,铁棍走过来,从背后抽出来一把匕首,跟我小声的说:“打赢别人最好的手段,就是杀了他,枪是最快的,刀是第二。”

    他说着,就把匕首塞进我手里,我握着匕首,我说:“如果没有枪,也没有刀呢?我只能靠我的拳头。”

    “那就打他的喉咙,要害,不要蠢到跟一个摔跤运动员去摔跤,拿自己的劣势跟别人的优势去打?我不知道你这个高材生是怎么想的。”铁棍冷冷的说着。

    我脸色阴沉,我说:“那如果别人有几十上百个人,我只有你们两个呢?他能打十个?你能打几个?我还能靠谁?”

    铁棍笑了起来,说:“所以,这就是你要训练自己的理由?你的危机感很好,不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别人身上,你确实比我聪明,当年我一个人去果敢的时候,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别人身上,最后,成了孤魂野鬼。”

    我笑了起来,我说:“我现在也是孤魂野鬼,在几个月前,我只是个大学生,不懂世事,但是现在,我走进了黑道,虽然我现在有大哥在保护我,但是,我知道,如果我不能自己丰满我的羽翼,我会死的很惨,当我对大哥越来越有用的时候,他们就会盯我盯的越来越紧,我想要迫切的壮大我自己,但是,毫无头绪,我不知道该怎么去跟别人相处,该怎么像薛毅一样,对待兄弟,让他们死心塌地的给我卖命……”

    陈闯坐下来,说:“我们宿舍都喜欢聊一些黑路子,都会吹牛逼,今天那个来学校打架泡妞,明天谁混的多好多好,以前,我觉得我挺吊的,可以打十几个,不是问题,但是从缅甸回来之后,我才知道,黑路子完全不是我想的那样,一枪下去,你就是一头狮子,你也会被打爆了,这也让我认识到,现实跟想象的世界,差距有多大。”

    我看着铁棍跟陈闯,两个完全相反的人,一个在战争世界退出来的人,一个刚刚被我拉进黑路子里的人,我们三个,显得很局促,对于未来,都很迷茫。

    铁棍很成熟,他说:“我为了钱跟你,你给我钱,我就会帮你做事,对于我而言,我是个军人,我有自己的信仰跟操守,如果你想要找像我这样的人,我可以帮你,缅甸到处都是,但是,缅人都是刀口上添血的,他们的主要目的就是钱,一旦你没有钱了,他们就会寻找另外的财富,所以,你要么必须一直有钱下去,要么,不要用缅人。”

    缅人是一把双刃剑,想想那天在林子里的小猫,他真的心狠手辣,杀人对他们来说,只是战场上的例行公事,用他们,做一些黑路子,干净利索,但是,很贵。

    这世界,就是这样,你要么出钱,要么出力,我咬着牙,我说:“那就先用几个,帮我找几个靠谱的。”

    我说完就朝着铁棍扑上去,想要偷袭他,但是当我感觉到脖子寒凉的时候,我心里才知道,在身体素质这方面,我永远都比不上铁棍。

    他推开了我,我笑了起来,他对我无可奈何只有指着我,给我警告,我喜欢看着别人对我无可奈何的样子,就像是我今天看到会议室里的哪些人一样。

    今天的会议那些指点江山的大佬刺激到了我,我想要搞点事情,不想一直听从别人的安排前行,也不想有一天,会被他们弄的无可奈何!

    一句话,掌握自己的命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